Com小說 >  靈妻 >   第1200章 天覆地載

-

墨修說的時候,語氣太過嚮往,我一時不知道,他就是有感而發,還是……這就是他的願望。

不過這一耽擱,後麵的何苦和應龍,走得再慢,也跟了上來。

我和墨修也不好意思再摟摟抱抱了,他直接拉著我的手,走到賣孔明燈的攤子前:“來兩個。”

旁邊何壽立馬低咳了一聲,扭頭看了看我和墨修:“人家情侶都隻買一個的,你們就許一個願,世界和平,就可以了。乾嘛要買兩個啊,浪費錢!”

說著還走過來,推了墨修胳膊一下:“憑你們倆的本事,是不是隻要世界和平,其他願望都能實現。嗯?”

那賣孔明燈的老闆,立馬嗬嗬的笑出聲,瞥著我和墨修:“那哪個是拯救世界,忙得腳不沾地的英雄?”

我瞪了何壽一眼,直接從那一遝錢裡抽出兩張,遞給老闆,指了指我們幾個:“一人一個,就他……”

手指定著何壽:“冇有!”

何壽立馬瞪我,可我直接就拿著孔明燈,和墨修往河邊走了。

“何悅,我是你哥!”何壽還在後麵跳腳,大吼道:“你信不信,回去我打斷你的腿!”

不過那老闆忙道:“兩百呢,她不是冇讓我找錢嗎,有你的份,還得找零錢給你呢!”

何壽這才反應過來,一個勁的誇人家老闆好。

我和墨修聽著後麵的訊息,相視一笑,墨修朝我笑了笑,拿出一支筆給我:“寫吧。”

墨修的願望,估計就是剛纔說的那個了。

我看著孔明燈,率先寫了個“願”字。

一時也不知道自己能有什麼願望,以前我願望挺多的,都是些想做的小事情。

可蛇棺事發之後,我慢慢的除了應對這些突發事情,慢慢失去了對自我的規劃,全是被推著走。

捏著燈裡放著的油性筆,我瞥了一眼墨修,終究還是接著寫下了:天同覆,地同載,盛世長安。

“那你還不如寫,世界和平呢。”墨修看著我寫的,輕笑一聲。

手指輕彈,幫我將燈點燃。

可就在我將油性筆遞給他的時候,他卻一彈手指,將他那盞也點燃了。

那上麵並冇有寫什麼,旁邊白微立馬湊過來:“墨修,你怎麼不寫?寫個世界和平也好啊,不寫多浪費。”

墨修嗬笑了一聲,輕輕一彈手。

道道黑氣湧動,居然還真用神念在孔明燈的一側,寫了個“世界和平”。

何苦搖頭苦笑,何壽因為在許願這事上,給我們指了明路,一臉得意。

隻有應龍,有點恍然的看著我那盞燈飄遠,又看了看她寫的。

扭頭朝我道:“你寫的燈,很正式啊。”

“天同覆,地同載,有什麼正式的?”白微滿臉不解,輕聲道:“不就是《弟子規》嗎?天下大同,天地無私。”

“就何悅經曆的這些事情,這不是最好的願望嗎?比世界和平還高一個等級呢!”她說著,還不忘朝何壽那邊低吼了一聲。

墨修卻不由的握緊了我的手,苦笑道:“世人以為的常理,一旦不是常理,纔是災難。”

應龍也露出迷茫,看著自己的孔明燈,朝我道:“你很正式的寫了個‘願’字,後麵還點了兩點冒號。”

“而且我發現,你在冇有想好之前,就寫了那個‘願’字,點好冒號後,再慢慢想著落筆的。”應龍瞥眼看著天上飄著的孔明燈。

朝我輕聲道:“你看這上麵,這麼多孔明燈,有誰很認真的寫這麼一個‘願’字的?”

應龍的目力應該不錯的,我聽著她說的話,不由的眯眼朝天上飄著的孔明燈看去。

果然大家都是和墨修一樣,直接將願望寫上去的,而且大部分都是詩詞歌句。

寫那個“願”字,實在是因為,習慣使然。

刷題刷多了,看到題目,不管會不會寫,先把“解”、“答”寫了,後麵再慢慢寫,總冇錯的。

剛纔在想願望的時候,也是習慣性的寫了個“願”字。

這本冇有什麼,應龍卻刻意點明,而且眼中目光蕭索:“記憶的影響真的很大啊。”

我這纔想起來,她情況也跟我一樣。

她的軀體是應龍的,神魂還不知道是誰的,可記憶卻是被植入的。

或許她的記憶纔是龍組那個真正的應龍,隻不過某個特定的時候,啟用了她這具軀體,就像當初龍岐旭夫妻啟用了我一樣。

我瞥了一眼何苦,她這會在孔明燈上,寫了一首《塗山歌》。

直接一揮手,一道清風浮動,托著那盞孔明燈,就扶搖直上,連旁邊河麵上的燈,都借風而起。

等看著孔明燈升起,何苦這才朝我道:“要想看到應龍為什麼留在地界,自然得用她為引。”

“所以你有一點猜錯了,可能會拿回記憶的不隻是我,可能還應龍。”何苦語氣帶著幾分刻意的俏皮。

我瞥眼看著應龍,突然明白她為什麼這麼正式的問我,記憶對人潛移默化的影響有這麼大嗎?

她其實算一個特工人員,很多潛意識的動作,就是從記憶深處所來的,身體本能的反應,會比大腦更快。

如果她的記憶變成了應龍,那她,可能完全不是現在的自己。

我和何苦,至少都還在這些事件之中,應龍卻是活在普通人中的。

如果記憶拿回來,她就會脫離原先的圈子,更甚至……

連我們的圈子,她都融入不進來。

畢竟後土對於天外來物,對於應龍,是真的打心底裡抗拒的。

說不定,原主也是同樣的抗拒。

或者說,太一之妃的那個應龍還有其他的計劃。

我很明白這種心思,畢竟無論是以前沐七又是引誘,又是逼迫我入**間,我都是抗拒的。

就算是現在,我不得不入**間,還是想找蒼靈,學那空無之術,好保證自我意識的完整。

應龍有這種擔憂,很正常。

當下推開墨修一直與我緊握的手,朝應龍笑道:“沒關係的,其實現在情況對我們很有優勢啊。我們已經有辦法,讓我進入**間後,還能保持清醒。”

“就算要檢測,也可以從彆的點測試。這不是後土還在嗎?我從後土那裡找幾段記憶,就可以了。”我看著應龍那張明明五官精緻,卻帶著英氣的臉:“我們會好好解決的。”

她是下來治水的,已經是功德無量了。

現在既然她是一個普通人,我自己也嘗過被強行逼迫的滋味。

己所不欲,勿施於人。

而且現在看到那段過往,對我們而言,或許也不一定是好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