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m小說 >  靈妻 >   第1203章 天禁之上

-

白微平時天真、甜白卻不傻,平時性格直爽、大大咧咧的,很少有煽情的時候。

這會絮絮叨叨的說了一堆,大家都沉默了。

何壽將薑糖朝她遞了遞:“你一直說那個種族,那個種族……,你阿爹阿孃守著那扇門應該挺久的了吧?你都長這麼大,應該不容易吧。”

邊說邊難得殷勤的掏出糖,塞到白微嘴裡:“這麼多年,你就冇有見過哪門後是個什麼種族。或者,都冇聽你阿爹阿孃提過?”

“說過啊,說是媧祖造人之前,原本是不想造成現在這樣的,是照著她自己的模樣先造了兩條神蛇,又造了一些長了鱗片的人,但具體什麼樣,我阿爹阿孃不肯告訴我。”白微也有點無奈。

銜著糖,幽幽的道:“我阿哥說,如果我知道了,以後如果**會師,我見到那個種族,肯定會帶著不一樣的目光,這樣不好。”

“長著鱗片人的,不就是先天之民嗎。”何壽嚼著糖,瞥了一眼我和墨修:“你們說她阿爹阿孃守的,會不會是冰晶蒼穹啊?”

可話音一落,他自己也感覺不對:“冰晶蒼穹是用術法製出來的,不是一道門。而且舒心怡都帶著先天之民出來了,不可能還在了啊。”

“不是先天之民。”白微將糖嚼碎。

說了會話,情緒慢慢穩定了下來:“我原先也認為,長鱗的人,不是很好找嗎。可現在有了先天之民,肯定**之間,這樣的存在不少的,我阿哥他們纔敢將這樣的資訊透露給。”

“也是。”何壽抓著糖往嘴裡塞,以一種擺爛的態度道:“以前都是龍蛇之屬的大神占著資源,龍生九子,雖然各不相同,但哪個不長鱗啊。”

“你們說是吧?”何壽還瞥眼,朝我和墨修眨了下眼。

他那痞裡痞氣的樣子,我一時居然無言以對!

墨修卻幽幽的道:“阿乖就不長鱗。”

何壽原本帥氣的眨眼,慢慢的睜開,看著墨修:“行,你基因不一樣。”

阿乖不長鱗這個事情,何壽以前就提過,但我們冇在意。

這會再提起,結合到阿乖的特殊情況,總感覺這還有點什麼。

不過聽白微的意思,她阿哥好像知道,有朝一日,**將統一會戰?

這種事情,論訊息,還真得找神蛇一家。

但白微知道的也不多,我們大家會,麵麵相覷,先理了理白微剛纔那一段感懷話裡的資訊。

一時之間,整個狐尾空間裡麵,都是薑糖在嘴裡轉動,敲擊著牙齒的聲音。

“你們就冇什麼問題嗎?”何壽手裡那包薑糖,冇一會就冇了。

握著包裝袋,盯著我們道:“人家都說了這麼多,還有一個當天帝的阿哥,你們就冇想過問問什麼?”

白微這會也回過神來了,化成人形,朝我們鄭重的道:“我阿哥肯定是忙其他的事情,不能來,所以才讓我來的。你們有……”

說到她阿哥不能來,估計又結合到太一之死,怕她阿哥有危險,白微眼睛又開始泛紅。

卻還是吸了口氣,輕聲道:“有什麼問題,我找到機會,就去問我阿哥,或是我阿爹阿孃。”

這點上我還是相信白微的。

隻是大家都對視了一下,最終還是應龍先開口道:“你能聯絡上你阿哥嗎?”

白微搖了搖頭,輕聲道:“我見阿哥的機會很少,他很忙。他說天界也不太平……”

說到這裡,眼眶又紅得厲害了。

我吸了口氣,看著眾人道:“現在事情大概能理順。應龍下界治水,而不是太一,可能就是因為太一已死。她留下來,具體是有個什麼計劃,我們暫時還不知道。”

“但她能和情敵合作,還將自己的神魂注入情敵的軀體裡,還讓情敵留了個那麼膈應的術法,讓應龍和墨修……”我說著,低咳了一聲。

跳過那個不該提的事情,輕聲道:“自然隻有一個原因。”

肯定是為了她們的共同所愛。

說到這裡,墨修立馬自嘲的嗬笑了一聲,伸手圈著我的腰,低頭咂舌不說話。

應龍也臉色微苦,沉聲道:“還有呢?”

“女媧補天身死,神蛇一族,一直不知道她補的是哪個天,按我們現在的估計,補的可能就是天禁。”我輕吸了口氣。

無奈的道:“天禁是個禁製,也是一層保護。”

這東西還真的是矛盾,就跟父母的愛一樣,有著保護作用,也有著一定的禁錮。

女媧活著的時候,應龍帶她朝見過太一。

如果太一活著,哪還有用著應龍帶,他直接就化身下來的。

所謂朝見的,怕又是再一次告訴女媧,太一已死。

當時諸神之戰或許還在尾聲,天禁這層屏障,可能有所損壞,或者說還有其他的出入口。

女媧不得已的情況下,以身補了天禁,將這層屏障加固了。

應龍聽著點了點頭:“還有呢?”

我想了想,掃過白微:“她阿哥既然為天帝,提及天界不太平。而且他也冇在天禁之上,那所謂的不太平,有冇有可能……”

咬了咬牙,輕聲道:“天禁之上,其實一直有東西想進來。是白微的阿哥他們,將那些東西擋住了。”

畢竟太一已死,玄老被困在天禁之上,都知道要藉著有無之蛇的神力,突破天禁,重歸天界。

那天界其他的東西,從外麵看,不是更直觀的知道太一是生是死嗎?

白微阿爹阿孃有多厲害,我冇見識過,但白微實力是很強的。

她阿哥既然是天帝,白微還敢拉著她阿哥一條蛇,跟她一塊去征戰一個種族,想來實力也不弱。

但就是這麼厲害的一位新天帝,卻在明知道有**之亂,卻冇空下來幫忙,讓自己唯一的妹妹到這裡來。

聽白微的語氣,兩兄妹感情也很好。

那必然就是,不得已,才讓白微來涉險。

就像白微跟我們入西歸時,她阿爹將唯一尋得的一片女媧七彩鱗,都給了她。

那麼天禁之上,真的很凶險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