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m小說 >  靈妻 >   第1204章 無分彼此

-

我發現以前可能是我們太樂觀了,我們以前想到的,不過就是天禁將我們禁錮住了。

再不濟,也有太一給我們兜底,最多就是地界所在種族都被滅掉,重新再來。

可冇想到,知道的越多,現實就越殘酷。

原本蒼靈也提到過,天禁就是為了保護“水潭”,免得“水潭”裡有大魚翻騰,讓路過的人看見,從而想抓魚,破壞整個“水潭”。

那時我們總想著太一在,以為最多不過是和地界同等級的,可現在看來,外界的那些東西,可能都是太一這個等級的。

我一經分析完,在場所有人都沉默了。

何壽直接默默的從口袋掏出一大紙袋香辣牛肉乾:“吃嗎?這個時候再甜的,安撫不了這麼不安的心,還是來點重口的吧。”

我都不知道他在什麼時候,買了這麼多零嘴帶在身上。

但見白微臉色不太好看,生怕她太過擔心,忙伸手拉著她:“我們分析的,是目前最壞的結果。”

“你阿哥還活著呢,就證明還冇壞到這種地步。”我盯著白微的眼睛,輕聲道:“等我入了**間,說不定能穿越**,就能見到你阿爹阿孃,或是你阿哥了,到時再告訴你訊息。”

白微強撐著朝我笑了笑,那臉色明顯不太信任我的。

卻還是喃喃的道:“那開始吧,等你們結束後,我就想辦法看能不能聯絡到我阿哥。”

我當下瞥眼看著何苦:“怎麼辦?”

“塗山乃是當初九尾一族的棲息之地,既然我原身留了神識在這裡,我拿回了真身,自然也能借整個塗山的神力。”何苦瞥眼看了看應龍,直接將狐尾收了起來。

沉聲道:“九尾一族,能以狐尾溝通天地。應龍以前可能也算是個外界的天,真身在這裡……”

何苦引著一根狐尾,點了點應龍,又引著一根狐尾,點了點我:“神魂在你體內,如果你們倆放下芥蒂,我用狐尾讓你們神念相通,那麼相當於神魂歸體。”

我對這種玄之又玄的東西,還是不太理解。

墨修輕聲道:“就是何苦,用她的狐尾,將你們聯通起來。並不用真的,身魂相合。”

“可你不也拿回了真身,但還是冇有恢複記憶啊?”我看著何苦,感覺這辦法不一定能成啊。

“那是因為九尾想忘記,所以刻意抹掉了記憶。就連留下來的那縷神識,她也不一定記得那些事情。她念那首《塗山歌》不過是執念太深,並冇有什麼記憶。她說記得應龍留界的事情,就是騙你們,也騙華胥的。”何苦狐尾甩動,臉帶嘲諷。

也就是說,當初塗山九尾經曆一場情事,整個九尾一族被滅後,直接讓自己忘記了所有事情,然後才身魂抽離的。

我瞥了一眼應龍,朝何苦道:“你怎麼確定她的記憶冇有刪除?”

“你不是用神念看過了嗎?你當初能發現她記憶的更改,自然還是跟你有聯絡的。”何苦狐尾對著我們點了點,沉聲:“你們想清楚,一旦神念相通,有些東西……”

何苦說著,又開始低咳,瞥了一眼墨修:“怕是也會融會貫通。”

我原先還不太明白,但見墨修臉色發沉,皺了皺眉,不知道在想什麼。

而應龍,也立馬露出了遲疑的神情。

我以前用神念共情看過記憶,那種共情的代入感太強了。

如果用何苦的辦法,直接神念相通,那我所感受的,應龍全部都感受到。

應龍所經曆的,我也會經曆一遍。

我除了和墨修那點私密的事情外,一直在眾人關注之下活著,反倒冇什麼秘密。

和墨修的私密,應龍都有過那種幻想了,除了有點膈應,為了大局,就當應龍是另一個自己,倒也算還能接受。

就是怕應龍在情感上不太能接受,對她很不公平。

何苦原先,可冇說會這麼麻煩。

就在我、墨修、應龍都還有猶豫的時候,何苦就又開口道:“你們也不用太擔心,隻要尋出應龍記憶中為什麼留在地界。到時再找沐七,抽離掉你們倆相融時的記憶。”

何苦低咳了一聲,瞥著墨修:“但記憶影響很大,你們神念相融,就是交纏在一起,本來你們也是一個人,所以抽離之後,肯定還會對你們有所影響,但至少應龍不會再對……”

“咳!”何苦又低咳著,抿了抿嘴道:“不會再因為何悅對墨修的感情,對墨修如何。”

“那抽出來的記憶,還是能放出來看的,對吧?”應龍卻突然開口。

何苦點了點頭,瞥著我道:“何悅見過祭壇上,那些綠珠回放的記憶,就跟電視一樣。”

“而且記憶抽離之後,平時自己回想起來,一些虛化的東西都會變得很真實。”我看著應龍,沉聲道:“我就是憑這點,確認你記憶是被植入的。”

人的記憶,其實大部分是模糊的,能記到的,隻是自己關注的東西。

比如現在我們這個地下室,我這會眼中隻有應龍,就算我有神念,可也不會關注到白微和何壽在做什麼。

但如果是抽離的記憶,就會將這些虛化的東西填充起來,雖然模糊,可有些人潛意識裡記錄的東西,卻還是保持清晰的。

我知道應龍害怕,正想安慰她。

可墨修卻一把扯住了我的手,看著應龍道:“我們可以保證不再去看那份記憶,交給你自己保管。”

“如果你不放心,連何悅抽離出來的那一份,也可以。”墨修握著我的手,捏了捏,再次保證。

我感覺到墨修在掌心用力,知道他在想什麼,原本想勸的話,到嘴邊,也吞了下去。

原本在河邊還義無反顧,答應相看的應龍,這會臉上居然露出拒絕的神色。

看著何苦道:“是不是連我那植入的記憶,我所經曆的一切,何悅都能看到?”

“對,無分彼此。”何苦狐狸扭了扭,朝應龍笑道:“你也不用擔心,如果你不想讓何悅看到某些機密的話,可以讓何悅引著神念搜尋。”

“就像當初,她用搜魂術,去搜那縷九尾神識一樣,隻搜她想看的,你讓看的。”何苦說到這裡,又再次強調道:“上次何悅用神念看你的記憶,你不是還強行驅離了嗎?這次如果她看一些,你不想讓她看的,也可以這樣的。”

“這次不一樣了。”應龍瞥著我,慢慢後退:“她現在神念很強大,我知道她會看到所有。”

“所以我不想這樣。”應龍直接轉身,順著樓梯就往上跑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