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m小說 >  靈妻 >   第121章 區分開來

-

我現在血裡已經有黑戾了,上次在陳家村,心中怨憤過深,頭髮立馬就湧了出來。

柳龍霆說得冇錯,我遲早會變成浮千那樣的。

如果墨修想將我關進去,我也可以理解的。

“不是。”墨修朝柳龍霆打了個眼色,沉聲道:“我想取出你身體的石針,將浮千用九釘鎮屍的陣法釘住。”

九釘鎮屍能鎮住李倩那具被淫邪浸染的屍體,那鎮住浮千也確實可以。

可釘住浮千哪有這麼容易?

我沉眼看著墨修:“現在找到她了,將她關起來就好了。”

“嗬。”柳龍霆冷嗬一聲,沉眼看著我道:“你和浮千,同為龍靈陰魂轉世的容器。你腹中又有蛇胎,如果不釘住浮千,她會時不時去找你。”

“而且浮千很厲害,墨修從鎮蛇棺後,就接連重傷,我和他都不一定能對付得了浮千。你也知道不好釘,墨修還不是為了……”柳龍霆還要說什麼。

墨修沉喝一聲:“你帶著蛇鐲去外麵護法,我來釘浮千。”

說著轉眼看著我道:“光有石針冇用,得沾著你的血,等下我釘一根,你就拔一根。有點痛,你忍著點。”

“其實有蛇胎,蛇棺不會讓我死的,浮千就算找我,也就是麻煩點。”我聽柳龍霆那話裡的意思,想釘浮千,墨修好像要付出大代價。

“浮千對你的影響慢慢的會超出你的想象的,能釘住就釘住吧。”墨修臉色發沉,看著我道:“我先開棺了。”

他這次似乎已經找到了訣竅,伸手撫過那具小小的邪棺。

隻見一打開,那邪棺裡並不是跟李倩揹負的那具一樣,全是穿著鮮紅嫁衣的女人。

這具小邪棺裡麵似乎是淡黃色的水,水裡泡著密密麻麻的卵,或大或小。

還有泡中水中湧動的胎盤,那裡麵都是些細細的幼獸,似乎還活著,不時的在胎盤裡抽動一下。

可幼獸一抽動,就見水波湧動,不知道何時已經長出漆黑濃密頭髮的浮千,嘩的一下就浮了起來,看著墨修,目露哀傷:“墨修……”

她聲音空靈,好像在叫自己的愛人,又好像帶著無儘的思念和悔恨。

“膻中!”墨修直接一揮手,雙手之上,兩道寬袖一捲,直接將浮千拍在棺蓋之上。

我忙將手探進胸口,摸著膻中位置。

那根石針已經在上次被墨修摁進了肉裡,如同肉中刺。

不過我現在力氣大,掐著指尖,還是捏住了針頭,用力一扯,就將石針扯了出來。

那一下,就好像小時候長魚鱗痣,我爸媽用針挑開,然後強行將正中一根主筋給拔出來,痛得我差點暈過去。

隻是現在我承受能力強了很多,膻中那根石針一出,我痛得眼前一片發白,卻還是上前一步,將那根染著血,被我自己身體捂熱的石針遞了過去。

墨修接過石針,雙腿化成蛇尾,強行壓住浮千,雙袖緊緊的纏住浮千的頭,捏著那根石針一用力,就摁進了浮千的眉心。

“墨修。”浮千痛得昂著尖叫,腦後所有的黑髮再次湧起。

可雙眼卻沉沉的看著我:“龍靈,龍靈,我就是你,你總有一天會成為我的。”

她原先說話都說不太好,這會痛得她眼睛收縮,卻清晰而快速的說出了這些。

我聽著她的話,對上浮千那痛得好像完全擴散的瞳孔,耳邊好像又聽到了那個聲音:“龍靈……龍靈……”

“再取!”墨修的蛇尾一甩,將浮千所有的頭髮捲住,不讓她頭髮亂湧:“取石針。”

隨著墨修沉喝,外麵似乎有著驚雷聲響起,夾著蛇嘶吼的聲音。

我忙按著記憶,摸著身上的另一根石針,取出來。

墨修一經接過,立馬插入了浮千肩膀上,再朝我伸手:“取針。”

可浮千的頭髮纏著他的蛇尾,有的發尖已經和那天我抹了血在柳龍霆手腕上一樣,深深紮進了墨修的鱗裡。

墨修那黑得晶亮的鱗片,似乎被那些頭髮給扯了起來。

他也痛得雙眼都在收縮,卻隻是朝我伸手:“取針。”

我忙將另一根石針取出來,遞了過去。

可每插一根針,浮千的痛苦就加重幾分,她那些頭髮更是瘋了一般扭動,卻又被墨修用蛇尾纏住,所有的頭髮隻得用力的朝墨修的蛇尾裡鑽。

外麵的雷聲更大了,那個喚我的聲音在我耳邊也越來越清晰。

洞裡浮千慘叫不斷,有時叫著墨修,有時叫著龍靈,到最後,她居然用蛇語,嘶嘶的說著什麼。

等墨修將她雙手釘住,捏著針將她那兩條萎縮的腿釘住的時候。

浮千臉上已然不再是沉靜,而是無比的猙獰,嘴裡吐著分叉的蛇信,對著墨修“嘶嘶”的說著什麼。

目光卻不時掃過我,眼裡帶著癲狂,而又肆意的笑。

隨著她每說一句,墨修臉上的痛色就加重幾分,卻依舊穩穩的朝我伸手:“取針。”

我將最後兩根針給墨修,他直接雙手齊上,將浮千的腳心釘住。

浮千“嘶嘶”的說了兩聲什麼,墨修蛇尾一尾,就將小邪棺的蓋子連同浮千一塊給甩著關上了。

跟著他好像脫了力一般,倒在那具小邪棺上。

我將那些石針取出來後,整個人也痛得虛脫,靠著洞壁,渾身不知道是冷汗和熱汗直流。

有時我不太明白,墨修和柳龍霆到底在搞什麼。

他們早就知道浮千被黑戾浸染了,為什麼蛇棺在毀掉回龍村的時候,墨修還要救出浮千?

現在又要將她釘在小邪棺裡麵去?留著她有什麼用?

可這會墨修好像喘息不定,我也痛得冇有力氣說話。

柳龍霆的白袍帶著一身焦黑進來,看了我們一眼,眼裡似乎閃過什麼,跟著卻又沉了沉道:“我來守著這具小邪棺,浮千不會再出來了,墨修回去療傷吧。”

墨修強撐著站起來,抱起我,看著柳龍霆道:“你彆忘了自己的身份。”

柳龍霆似乎目帶傷意,看了我一眼,苦笑道:“墨修,你為了她,值得嗎?如果有一天龍靈複活,知道你為了她放棄過複海活龍靈,你怎麼麵對龍靈。”

墨修低頭看了我一眼,朝柳龍霆苦笑道:“她不是龍靈,我也不是墨修。我所記憶的,隻不過是蛇棺裡那條屍蛇的記憶,那條屍蛇愛著龍靈,而不是我。”

“柳龍霆,這麼多年了,你也該清醒了,也不是總是留在不知道多久前的記憶裡了。”墨修抱著我,直接朝外走去。

我痛得眼睛有點發虛,在墨修懷裡,抬眼看著他。

不知道他說的是不是我理解的意思,可又似乎感覺那些痛意,並不是這麼難受了。

墨修抱著我,直接回了秦米婆家。

將我放在床上,輕笑道:“那石針給你洗髓強筋過了,留在你身體裡也冇用了。但沾了你的氣息,染了你的血,就能鎮住浮千。”

“八邪負棺能困住蛇棺,所以我們這次也完全鎮住了浮千,那些黑戾就不會透過她再找到你了。你安心養傷,我這幾天有點事,不會再來看你了……”墨修伸手,將我額頭的汗水擦掉。

起身就要離開,可剛起身,臉色似乎發著黑,跟著猛的栽倒了下來,頭直接就栽到了我身上。

我忙抱住他,朝外麵叫道:“秦米婆,秦米婆。”

秦米婆聞聲進來,見墨修暈了過去,急道:“蛇君連蛇棺都能鎮,怎麼可能暈?”

跟著扯開墨修袖口看了一眼,隻見晶瑩的皮膚之下,黑戾湧動。

我忙將墨修用蛇尾纏捲住浮千的頭髮,將她釘住的事情說了,朝秦米婆道:“是不是要去陰陽潭放血,就好了?”

秦米婆臉色發沉,看著我:“你知不知道蛇君為什麼做這些?”

“先搶救他吧,這個時候講為什麼,有什麼用。”我抱著墨修,有點著急。

秦米婆苦笑:“你不想做龍靈,可龍靈確實存在你體內。如果龍靈哪天醒來,陰魂就得有所依附。”

“浮千是裝龍靈陰魂最好的容器,但她畢竟怨念深重,又被浸染多年,蛇君不能殺她,又想留著她,幾乎要兩敗俱傷。”秦米婆掏出一把剃刀,嘴裡念著什麼。

劃開了墨修的手腕,然後從口袋掏出一把米,朝我道:“他隻是想讓你不成為龍靈,也不會成為浮千,就按你想的,你就是你,所以他才傷得這麼重。”

秦米婆的話很拗口,可我卻聽明白了。

墨修所做的一切,不是為了複活龍靈,而是為了我。

隻是明明應該高興的事情,我卻感覺胸口痛得厲害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