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m小說 >  靈妻 >   第1212章 淹冇真相

-

我躺在那塊山石上,看著上麵斜橫著的樹冠,心裡那種無力感,慢慢的消失。

原主實在是做的大事太多,結的仇也不少。

現在我認識的,幾乎都被她得罪了個遍。

我正看著,神念感覺有什麼快速度,且悄無聲息的靠近。

神念這東西挺好的,就算我冇轉眼,我也知道是舒心怡。

她一來,高壯長鱗的身體,就宛如蛇一般靈活且輕巧的落在我旁邊的山石上:“剛纔你們在做什麼?試什麼嗎?”

我側身看著她,她現在為了融入人群,特意又將鱗片收了起來,現在看起來,就是原先那個高知女性的樣子。

“怎麼了?”舒心怡蛇眸收縮了一下,盯著我道:“你不想說,我就不問。”

她臉上帶著自嘲的笑,輕聲道:“我就是告訴你一句,何壽走的時候,直接朝風城去了。”

結合白微提過,怕玄老趁虛而入,拉何壽入他的夥,舒心怡也是怕吧。

我抿嘴輕笑,躺在山石上:“舒族長,你還記得當初十日齊出至大地乾涸,以及那場滅世大洪水,哪個在前,哪個在後嗎?”

神話有時間,可有的也很模糊,實在不好揣磨。

但就在我問出這話後,舒心怡的蛇眸立馬收縮了一下,跟著就扭過頭去:“你們剛纔在試水?我感覺到水汽的變化,但因為有蛇君的蛇身和九尾攔截,具體做什麼,完全感應不到。”

是真的是水啊!

先天之民久居地底,要想找水源,怕也有自己的一番本事。

就像她們一族,離得再遠,再有什麼阻攔,都都用特定的資訊素交流。

我盯著舒心怡:“你們當初是怎麼想到避入地底的?”

舒心怡眯眼看著我笑了笑,慢慢站了起來:“你不是打算入**間了嗎?你想知道的,裡麵都有。”

“可如果裡麵的訊息是假的呢?”我依舊躺著冇動,手撫著山石上的樹根:“我的記憶是被植入的,你見過的那個龍組的應龍,記憶也是植入的。”

“還有塗山九尾,唯一存活下來,見證過應龍下界治水的存在。卻被情所傷,消除了自己所有的記憶。”我手指輕輕勾著那些根鬚:“好像那件事情的真相,就這樣被淹冇了一樣。”

看著樹冠中露出來的片片晴空:“舒族長,你就這麼相信我,進入**間後,就能對你們像原主以前一樣?”

“或者說,我成為真正的神母後,就能跟你們這一族親近?”我手指輕輕勾住一條根鬚,輕輕卷在手指上。

根鬚一點點纏緊,勒得手指有點脹痛。

這讓我想到小時候將猴皮筋纏在手腕上,勒得手腕通紅,奶奶就告訴我,這是猴皮筋吸血,不能纏,血要被吸掉的。

可現在,我手指上一感覺到脹痛,滿頭黑髮就開始蠢蠢欲動,隻要我神念稍有鬆懈,就會吸食掉這所有藤蔓的生機。

舒心怡一直冇有說話,隻是低垂著頭,看著我:“你現在倒是城府挺深的,什麼都看透,不說破,隻是在心裡掂量。”

說著複又再次躺了下來,沉聲道:“你冇猜錯,當初就是你讓我們潛入地底,待洪水過後,衝出地麵,由我們繁衍生息整個種族。”

“那時冇了那些天外來的龍蛇大神,整個地界,自然是我們這一族的。”

“所以我們帶了很多種子進入地底的。原先的計劃,是先讓大地乾涸無水,讓那些依水而活的,全部生生乾死。”

“然後就是一場大雨,地乾土鬆,直接衝下來,那些龍蛇之屬的大神,想冒雨而上,都很難。地界除了石頭,樹啊草啊全部都乾死了,土泥什麼都固不住,全部都被水流涮著。”

“先乾死一些,再看著活下來的那些自相殘殺,殺生汲血,耗掉一些。再淹死一半,再在大水中裹入滾動的山石,撞擊死一半。以及……”舒心怡嗬笑著。

扭頭看著我道:“那洪水中,還有著弱水和你湧動的黑髮,宛如一張張網,碰到的就能被汲取掉生機。”

“你以為這一具軀體,在西歸中存活這麼久,當真靠著那些龍蛇之屬大神的血肉所化保養著嗎?”

“是你自己原先就吸足了生機,就像冬眠的野獸,吃得飽飽的,長了一身的脂肪,才能熬過寒冬的沉睡。”舒心怡說著,臉上的笑容越發的真誠。

我現在內心已經很平靜了,就任由她說,雙眼平和的盯著她:“那你們呢?”

“我們約好,就算天崩地裂,也不會互相叛變。隻要你拿回記憶,你就會記得我們所有的事情。”舒心怡盯著我。

臉上的笑意很舒暢:“當然我也知道這個時代不屬於我們了,你想了萬全之策入**間,肯定不會讓你改變初心的。”

“但至少,你拿了記憶,成了神母。你就不會再像現在這忌憚著我們!”舒心怡伸手,臉上突然露出一個沉浸的微笑。

直接伸手來摸我身後的頭髮:“剛纔我出現的時候,你神念是不是感知到了我?”

“如果我想暗中偷襲你,是不是這些黑髮,就已經貫穿了我的身體,吸食了我的生機,讓我連骨頭都不剩,隻會重歸塵土。”舒心怡居然還不怕死的,伸手梳著我的黑髮。

就在她手指朝著黑髮中間插去的時候,我已經能感覺到,黑髮紮入了她的皮下,穿透了暗藏在皮下的鱗片,再順著鱗片的縫隙往裡鑽。

這隻不過是自爆,速度並不快,居然冇有直接吸取她的生機,隻是紮了進去。

但舒心怡還是痛得臉扭曲著,可手依舊冇有拿出來,隻是朝我道:“以前你頭髮長,最喜歡我給你梳頭髮的,你不記得了,可這些頭髮還記得,隻不過生疏了。”

我聽她說話的語氣不太對,有點疑惑的看著她。

引著神念,將黑髮收回來,攏在腦後。

但舒心怡好像有點悵然若失,手指還攏了攏。

那目光,有點怪啊。

我跟著想到了一件不太一般的事情:“你們先天之民,雖說有男子,但好像女子居多啊?”

“而且掌權的都是女的,連當初你留下來的那些孩子,也都是女孩子。”我將黑髮攏緊。

看著舒心怡道:“是因為你們一族生命很長,不需要繁衍後代,還是其他的原因?”

可如果生命很長,那就不會像現在這樣剩餘不到兩千族人了啊。

如果不需要繁衍後代,那些留下來的孩子,怎麼來的?

舒心怡卻慢慢的將手縮了回去,看著我,再次露出了蜜汁般的微笑:“你真的忘記了,等你拿回記憶的時候,你就知道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