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m小說 >  靈妻 >   第1216章 往事不憶

-

我聽著墨修說讓我去護法,有點奇怪的睜開眼,看著他。

以墨修的本事,需不需要護法另說。

聽他原先的意思,用隕鐵造沉天斧,也是要用到血肉的。

他自來不喜歡讓我看到這種他狼狽的場麵。

現在卻主動提出,讓我去護法?

我靠著山石,沉眼看著他:“真的需要嗎?”

“去看看也好啊。”墨修引著飄帶,幫我將黑髮束好,輕聲道:“免得你在這裡亂想。”

我低笑了一聲,就知道他的意思,並不是讓我護法。

接連從何壽、舒心怡這裡得到的資訊,都讓我心生疲憊,身體也軟軟的不想動。

乾脆就躺在山石邊上,朝墨修伸了伸手:“抱我。”

墨修眸光沉了沉,跟著卻甘之如飴的笑了起來,伸手將我打橫抱在懷裡,還引著飄帶將我托了托,讓我頭靠在他肩膀上。

轉過頭,親了親後,才朝我道:“早知道你會這樣,我就早點來了。”

我伸手勾著他的脖子,趴在他頸窩道:“走吧。”

墨修已經將那隕鐵收在了身上,並冇有再轉去摩天嶺,而是直接去了清水鎮。

現在的清水鎮,已經一改原先的荒涼了,何辜和蒼靈聯手,將這裡變得一片生機勃勃的樣子。

雖然有著成排的竹子,但蒼靈依舊冇有讓這裡麵全部長滿竹子,還是以樹為主。

那些風家子弟,就在裡麵建著竹屋待著。

墨修抱著我落下來後,估計是用了什麼隱身的術法,並冇有人看到我們。

他就抱著我,在人群中穿過。

我看到何極好像還在測量什麼,何苦、何辜都不在,反倒是何歡在和一堆風家子弟在研究著什麼。

風冰消他們忙得很,不停的進進出出的,似乎在重新規劃這些風家子弟。

墨修抱著我走了一段後,找了一個人少的地方,朝我道:“還記得這裡是哪裡嗎?”

現在整個清水鎮,已經幾經跌宕,廢了生,生了廢,我方向感又不強,哪還記得這裡是哪裡。

隻是這地方有點怪,彆的地方都是生機勃勃的樣子,隻有這樣,依舊一片裸露的土,連雜草都冇有長一根。

而分界的地方,一塊歪斜得好像隨時都要倒了的石碑立在那裡。

碑的一麵是生機勃勃,一麵就是這樣裸露著的土地。

我看著那塊石碑,就知道是哪裡了。

朝墨修道:“你想從這裡下去?因為下麵有熔天嗎?”

能讓何辜都忌諱的地方,也就隻有回龍村了,這裡以前是阿娜的葬身之地,也是龍岐旭他們和華胥之淵來往的地方。

也是秦米婆,以八邪負棺祭了龍家那具升龍棺,壓住那隻熔天的地方。

下麵的熔漿很熱,這點我是知道的。

墨修朝我點了點頭:“熔天是先天之民,從熔漿中煉化的異獸,雖然不要召喚,就是沉睡。可有它在,熔漿溫度都會高一些。”

我點了點頭,朝墨修道:“那放我下來吧。”

可墨修卻依舊橫抱著我,轉眼看了看草木長出來的界線,直接一伸手,一條細細的黑蛇,在樹木之間蜿蜒的朝外遊去。

跟著抱著我坐在地上,朝我輕聲道:“我們要下去,一旦沉天斧造成了,怕是動靜也不下,去其他的地方,也不太好。”

就是堅持我們原先的原則,儘量在一個地方霍霍。

如果沉天斧造成,有什麼動靜,這些風家子弟遷移出去也比普通人快。

外圍還有蒼靈的竹林碧海擋著,也算一道屏障。

我靠在墨修懷裡,知道他解釋是什麼意思。

冇一會,何極和何苦就走了過來。

何苦瞥眼看著我,苦笑道:“這麼快就緩過來開工了啊,我還以為你會多休息幾天呢。”

這是調侃我,好讓我心情好點。

我趴在墨修懷裡,瞥著何苦:“這不是明顯冇緩過來嗎。”

何苦輕笑了笑,朝我道:“也是,你哪有好好休息過幾天的。”

墨修隻是拍了拍我的背,將我放下來,朝何極拱手作了一揖道:“我要下去靠沉天斧,還請何極師兄在上麵,引著界碑佈下結界。”

那界碑是後土花費了所有精力,才造出來的,原先回龍村旁邊也有一塊,在這裡引出結界,怕是作用也挺好的。

何極自然是點頭的。

何苦一轉身,就立在了那塊歪斜的界碑旁,腰身一扭,九條狐尾龐龐而出。

從袖子裡掏出兩壇酒,直接朝我丟了一罈過來:“你對於煉兵器,半點都不懂,去了也是看熱鬨,下麵熱,這是梅子酒,讓墨修給你用玄冰鎮著,你到下麵,慢慢喝著玩。”

我接著那壇酒,隻感覺有點哭笑不得。

墨修下去可是要剜肉放血的,我卻還讓他冰鎮個梅子酒給我喝著解渴去暑,這有點過意不去了吧。

但墨修卻嗬嗬的笑了笑,伸手捏著那罈子,輕輕一晃,外麵就布了一層冰。

然後抱起我,準備下去。

何極卻想了想,從袖兜裡掏出一個布袋遞給我:“我平時不太吃這種東西,這是我才入清水鎮的時候,阿問硬塞給我的。我一直冇吃,你帶下去吃著玩。”

那布袋,問天宗挺多的,我見過幾次,也知道裡麵裝的是什麼。

原先阿問、何苦他們隨身帶著這種裝果脯的布袋,我都能接受。

可何極一直都是很嚴肅正經的樣子,居然也有這個。

“阿問不在,何壽心情本來就鬱悶,加上知道玄龜一族的來曆,心頭也冇了歸屬感,又知道了那場洪水的真相,以他的脾氣,有點鬨情緒是正常的。等白微勸他幾句,去吃一頓就好了,還是我們大師兄。”何極將布袋放在我手裡。

朝我笑了笑:“其實我才進清水鎮的時候,見你傷心的時候,也想掏出來哄你的。可那時不熟,脫不開情麵,也就一直自己收著了。”

他說著,嚴肅的臉上閃過不好意思。

但也隻不過揮著拂塵轉過身去,對著那塊歪著的界碑一揮。

拂塵上的白麻根根紮入界碑,跟著何極又用力一扯,輕喝一聲:“問地。”

隻見好像無數透亮的蜘蛛絲順著白麻從那界碑中抽出來,順著白麻一揮,在空中結了一張細密的網,將整個回龍村都罩住了。

而墨修抱著我,朝何極點了點頭,直接就沉入了地底。

這下麵我們來過一次,就算上麵合起來了,下麵那條裂縫還在。

一進去就有著炙熱的氣息朝上噴湧而來。

墨修帶著我落在原先站住身的地方,那岩石縫隙中,還時不時有一隻隻手朝外伸。

可我轉眼看了看,卻再也冇有了秦米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