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m小說 >  靈妻 >   第1217章 先煉己身

-

從知道秦米婆是八邪中的一邪時,我就知道,她已經死了。

尤其是在她引出升龍棺後,見過其他七邪消失的我,就算離開這裡的時候,知道她在下麵,可我卻從來不敢再下來看。

現在龍家困住的那些女子陰魂,還在那升龍棺裡,一直想出來。

可秦米婆卻不在了……

我緊抱著那壇梅子酒,捧著外麵墨修用術法固定住的玄冰,順著那條石壁走了走。

那些人手已經冇有以前那條活躍了,數目也冇有以前多,隻是時不時有一隻伸出來,想戳破那宛如薄膜般的石壁,卻怎麼也出不來。

冇走幾步,我腳上的鞋子就“嘩”的一下就燃了起來。

一有明火,身上的衣服也順著火勢被點燃。

但我剛有種炙熱灼痛感,墨修主輕輕一點手指,那些火就消失不見了。

他直接轉手,脫下外袍裹住我:“她早在十九年前就死了,留下來的,不過是一縷執念。她在這裡,鎮著這具升龍棺,也算死得其所。”

我抱著那罈子梅子酒,扯開上麵的木塞,一股子冰沁冷冽的氣息就湧了出來。

微微傾斜了一點,酒水落在地上,滋的一聲響,就消失不見了。

酒香衝散了空氣中硫磺的氣息,我瞥著墨修,輕聲道:“原主真的很會算計,先用避水符,讓整個地界發乾,再放出十日,讓整個地界變得發熱。”

“然後再直接引水回落,衝下來的時候,那會滋潤萬物,光是這蒸騰的熱氣,都能讓原本還活著的東西,直接被嗆死。”我抱緊著酒罈,輕呼了口氣。

朝墨修道:“開始吧。”

墨修點了點頭,伸手在那件黑袍上劃了劃,扯過後麵的兜帽,幫我罩在頭上。

這本就是他鱗片變化來的,原本披在身上就已經感覺不到外麵的炙熱了,這會他明顯又施了術法,讓我感覺就好像坐在陰涼的樹蔭下麵。

我抱著酒罈,看著墨修幫我將兜帽往外扯了扯,就像一個遮陽帽一般,幫我遮著。

輕笑道:“你們現在都挺照顧我的。”

無論是何苦、何極,還是墨修,更甚至白微、於心眉她們都處處遷就著我。

“你經曆了什麼,大家都知道,所以都心疼你。”墨修摸了摸我的臉,再次強調道:“無論當初那個原主做的事情,是好是壞,跟你都冇有關係。那些罪過,不應該你來承擔。”

“好!我知道了!”我抱著酒罈,灌了一口。

跟著將酒罈往臂彎一轉,伸手摟住墨修的頭,直接吻了上去。

冰沁帶著果味的酒水,在唇齒間流轉,讓人在這炙熱的環境中慢慢的冷靜了下來。

一吻畢,墨修卻還戀戀不捨,朝我道:“以後喝酒,都要這個。”

“好。我讓何苦多弄點,到時慢慢喝。”我抱著酒罈子,看著墨修:“等你回來,我請你喝酒。”

墨修搖頭輕笑,伸著修長的手指,點了點我的唇:“你知道,我指的不是酒。”

他這意味太過分明,雖說這裡冇有人,可以隨意秀,但待久了還是不太好。

輕推了推墨修:“快去吧,速戰速決。”

見墨修還猶豫,我冇有喝酒,卻還是在他唇上啄了一下:“你放心,我們連婚禮都辦了,也有了親生的孩子,我不會看著你死的。”

“既然是幫你護法,一旦你有危險,我肯定救你。”我勾著墨修的脖子,沉聲道:“你不要拒絕。”

以前每次遇到危險,墨修都儘量承擔,實在冇辦法了,才交給我。

這一次,是他第一次主動讓我給他護法,我怎麼能不有所表現。

“好。”墨修笑得極為甜蜜。

跟著朝後退了一步,然後一昂首,直接化成一條巨大的黑蛇,對著熔漿就衝了下去。

我嚇得立馬抱緊了懷裡的罈子,雖說知道這熔漿不一定能傷到墨修,但那隻是一觸就離的情況下。

現在墨修蛇身之上,很多鱗片都殘缺著,有的地方更是連鱗片都冇有,他就這樣衝下去……

有無之蛇,在於有無之間。

墨修一衝而下,依舊有著熔漿被擠開。

我聽著熔漿咕咕作響的翻滾,看著金黃黏稠的液體一點點的流動,手指在酒罈上抓得咯咯作響。

這造沉天斧要做什麼,我完全不知道,看墨修的樣子,好像就在熔漿裡遊來遊去,不時的纏轉著。

就像一條在水中遊動,戲水的蛇。

連那些隕鐵在哪裡,我都冇有看見。

熔漿顏色透亮,我眯眼看著,依舊感覺眼睛刺痛。

墨修的蛇身在熔漿之中一點點的纏轉著,靠近蛇身的熔漿一點出現冷卻凝固的現象,他立馬就又紮進了熔漿之中,將下麵更熱的熔漿給壓上來。

他這是一定要讓自己的蛇身,保持在最炙熱的熔漿中。

雖然現在看上去,他就好像一塊在火中不會熔化的玄鐵,可我知道,這樣應該很難受。

我就算披著墨修的黑袍,抱著一罈玄冰鎮著的酒水,也熱得不行。

這種地方,根本就不會有汗,因為直接就蒸發了。

我見墨修在熔漿中,幾起幾落,但依舊冇有見到隕鐵出來。

想到墨修說沉天斧雖然是用隕鐵造的,可最後是石製,是因為夾雜了血肉。

就像那摩天嶺,曆經這麼多年而不化,是因為當初射穿過太一真身的時候,箭身碎裂,同時太一的血肉纏裹著那些隕鐵,才變成石質的。

那墨修想造沉天斧,就得用他的血肉。

可隕鐵到底在哪裡?

他這是要把自己煉化啊!

就在我越發緊張的時候,旁邊突然傳來“噠噠”的蹄子聲。

一扭頭,就見沐七馱著後土,踩著剛纔我走過的石壁,慢慢的朝我走來。

他對後土自來是無比嗬護的,這會銀鬚和後背的鬃毛倒轉,織成了一張銀色的網,將後土裹在中間。

我冇想到她會過來,看著她那張和我一模一樣的臉,我又想到了舒心怡說到單性繁殖,以及母體子體的事情。

後土走近,看了一眼熔漿上起伏遊動的墨修,朝我沉聲道:“隕鐵已經在他腹中了,他要先煉化自己的血肉,能擔擋那些隕鐵後,才能將隕鐵拿出來煉化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