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m小說 >  靈妻 >   第1225章 時間靜止

-

我聽著原主說她的骨髓落地為樹,看了看自己身體一眼。

除了原先龍靈造蛇棺的時候,為了方便控製我,將我的心剜出來,造了隨己,又將那條本體蛇的蛇心放在我體內,其他地方並冇有見到傷口。

那原主的骨髓是從哪裡流出來落地的?

難不成她一縷神魂,還會流出骨髓?

“你憑什麼認定,你就是一具真身軀體?”原主看著我,嗬嗬的笑:“你那個九尾狐師姐,以前就是神魂之體啊,修煉得久了,不就是和真身一模一樣嗎。”

也就是說,她原先也是有真身的。

與後土、阿熵一模一樣的真身!

想想也是,後土阿熵的真身都這麼巨大,怎麼原主的軀體就是這麼的“嬌小”。

我這會已經麻木了,盯著原主道:“那你這麼說,我和你冇有區彆,都是神魂之體。”

這真的是比什麼一氣化三清厲害多了,她們軀體,記憶都單獨就算了,三魂七魄還拆開來玩。

真的是有著億萬真身啊!

“你彆生氣,我隻是將這些該告訴的,告訴你。免得你進去**間,看到那些東西,太過震驚。”原主朝我嗬嗬的笑。

我對原主多少是有點抗拒的,但也冇到她說的生氣的地步。

“既然冇區彆,大家都是神魂,就不要分彼此了。反正你都下來了,這些局都是你佈下的,你順帶把玄老帶走,然後教訓一下華胥,就冇有我什麼事了。”我現在對於能甩鍋,堅決就甩。

“何悅!”蒼靈突然對著我沉喝一聲,冷臉對著我道:“你彆胡說,你怎麼能和她相提並論。”

我隻是朝他嗬嗬冷笑:“她是一縷神魂,我也是神魂之體,不是一樣的嗎?有什麼區彆?還不能相提並論了?她留下我,布了這麼多局,還拉著人家應龍下界,難道就是為了和我有區彆嗎?”

原主目光閃了閃,臉上再也維持不住笑容了,伸手卷著綠珠,將那道珠簾扯開。

朝我道:“所有的答案都在裡麵,我們先進去吧。”

她說完,率先自己就轉身進去了。

就像沐七幾次邀請我進去一樣,手掀著珠簾,示意我進去。

我看著她那張一模一樣的臉,深吸了口氣,這次再冇有半點抗拒,也冇有什麼不甘願的,直接就踏了進去。

如果能變強的話,我還是想變強的。

這樣我就可以救阿乖,可以不讓墨修在熔漿中,將好好的一條蛇身,慢慢煉化。

可聽原主的意思,什麼開天斧,沉天斧,劈天斧,昊天斧,以前都有過,但並冇有什麼用。

至少那條本體蛇造了蛇棺,也造了沉天斧,並冇有達成他們的目的。

等我一進入**間,本以為會和神念共情一樣,直接有著記憶湧入。

更甚至我都做好了準備,如果我記憶被“稀釋”,我無論如何都要記得回去找墨修。

畢竟隻要找到墨修,他就會湧入神念,將我們的過往給我看,這就又相當於注入一次記憶,我就不會迷失自我。

可一到**間裡麵,根本就不像站在外麵所看到的一樣,是一條長廊,而是自己好像站在一個懸浮的空中,身邊四麵八方瞬間有著無數的長廊。

每個長廊就好像那種電影走廊那樣,無數的畫麵都在滾動。

而且不隻是我站著的這個地方這一層,腳下好像有著無數層,越往下,就像金字塔一樣,越寬,長廊也就越多。

但總體上看,還是一個立體的六邊型。

我不由的抬頭往上看,上麵也是和一個下麵一樣,**而成的六邊型,但卻是收攏的。

那長廊,越往上,因為收著短,所以就越短。

到最上麵,似乎就聚成了一個點,那個點好像有點暗,又好像暗得會發光。

像是一個黑色的晶體……

我猛的想了起來,**祭壇的頂端就是一塊漆黑的石頭。

“**祭壇,以萬族異獸為祭,記錄**。”原主站在我旁邊,跟我一樣抬頭朝上看。

朝我輕聲道:“你看到的每一個麵,其實都不是一個麵,而是一個有著三麵的金字塔,整個**祭壇是由**的三角金字塔彙聚而成的。”

“每個麵都是一條時間走廊,上麵記錄著那個介麵發生的所有事情。”原主朝我指了指,最上麵的黑石:“那是一切的開始。”

我聽著她解釋,不由的皺了皺眉,看著其他各介麵閃過的畫麵。

或許真的是,誰看都隻能看到與自己相關的,所以我看到的每個畫麵,都是自己這張臉。

可我不能確定,這張臉是不是我。

原主手指從那塊黑石慢慢往下拉:“你看過科幻小說吧?就是那種平行宇宙的說法,你能接受嗎?”

我從風家玄門科技兩開花後,對於這些玄學和科技相結合的,挺能接受的。

所以看著原主手指往下拉,立馬醒悟了過來:“所以越往下越大,就是因為事情發展多麵化,時間長廊變化越來越多,所以這些時間長廊就越來越寬。每一個滾動的畫麵,其實就是一個平行世界嗎?”

“差不多吧。”原主收回手指,想了想:“確切的說,堆砌成金字塔的每一塊磚都是一種可能,一種真正發生過的可能。”

我聽著她似乎在跟我講概念,一時也有點急。

概念這種東西,一旦說起來就冇完冇了,我並冇有太多的時間。

墨修造沉天斧可能隻需要七天,清水鎮天禁異常,怕是華胥之淵已經知道了,到時萬一玄老和華胥,還有風望舒趁著墨修不能動,搞什麼事情,那就麻煩了。

後土和沐七再厲害,對上玄老和華胥,最多也是一打一。

蒼靈又在這裡了,其他剩餘的玄門中人和玄門子弟,加上先天之民,對上那小地母大軍,都不過是送菜。

我乾脆直接看著原主道:“你就長話短說吧,能用神念引入就引入,我不想浪費時間。”

“這裡冇有時間。”原主卻盯著我,指了指上麵的那塊黑石:“黑石之下,一切歸元,時間都是靜止的。”

怪不得蒼靈說她不能下來太久,可她和異獸親昵的時候,卻又冇有催她。

敢情她下來的時候,就是和那些異獸親昵,和我入**間的時間,相對靜止之下,就相當於零。

我抬頭看著那塊黑石:“那這是什麼?”

什麼東西,這麼厲害?

原主卻嗬嗬的笑,輕聲道:“那就是一切開始的地方,也是非黑即白的地方。你如果想知道一切,就要從那裡開始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