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m小說 >  靈妻 >   第1235章 半真半假

-

我發現事情每往前走一步,以前我們所有的認知都是錯誤的。

原主並冇有停下來,她造了天禁,確實阻止了那些天外來物進來。

她那時已經從南墟看過一些能預見的未來了,所以讓後土削骨為碑,定住了華胥之淵和清水鎮。

還讓她斷頭困蛇,永遠囚禁那些有無之蛇的神魂。

華胥軀體被剮,神魂出於本能,潛逃入了華胥之淵。

阿熵按原主的安排,驅趕著十日,追殺那些還能在水中逃亡的生物。

她自來是最雞賊的,慢慢的發現了不對,想找後土和華胥商量,卻發現華胥已經不過是一縷苟延殘喘的幽魂。

而後土,頭顱和神魂都困在了南墟。

她隻來得及趕去後土的身軀,挖出了後土的心,用精血澆灌那顆心,變成了阿問。

可事情已經發展到現在了,她獨自不能抵抗已經佈下天禁的原主,她也不敢抗拒。

所以她又帶著阿問,去毀尋木,也就是那路上,阿問救起了還是一隻懵懂玄龜的何壽,求阿熵不要殺了何壽。

等畫麵跳轉到,阿熵帶著阿問和玄龜何壽,站在一座高山,看著十隻金烏在滔天的洪水之上,巡視還冇有冒出水麵的生物。

看著那滔天的洪水中間,各種泡得發脹的屍體,慢慢的融化。

她一直沉默,就一直這麼站著。

就算阿問把樹上結的果子供祭給她,她也隻是瞥眼看著阿問,冇有說話,也冇有吃東西。

那幅畫麵,我在何壽的記憶中見過……

這是阿問,為什麼拚死都要護著阿熵的原先。

也是他為什麼,再也不吃樹上摘的果子,隻吃落果。

可我冇想到,真相是這樣的。

怪不得阿問和何壽所說的,總感覺哪裡差了點什麼。

現在所有事情連了起來,卻發現,大家都是受原主矇蔽,逼得走向了不同的選擇。

後麵的就和我知道的,冇有太大的差彆了。

阿熵最後燒尋木的時候,藏了一根,讓阿問種在九鋒山,她把真身藏在下麵,引著摩天嶺鎮了西歸,把她的神魂也藏在下麵。

那時根本就冇有所謂的龍蛇大神追捕了,她避的,就是身為天禁的原主。

原主為了更好的掌控天禁,上能抵擋那些天外來物的侵襲,下能抵擋地界有生物強大飛昇,將自己的軀體斬碎,落髓為玉珠,可以引出所有生靈的記憶,以便她觀察。

血肉儘化泥,滋養著這片由她親手毀滅的大地。

太一想阻止,可原主跟他打賭,她一定會複活他的。

初時太一或許對原主,並冇有什麼愛情,不過就是他受了重傷,神魂不能歸於真身,在神魂消散前,逗弄著原主玩一玩。

因為前麵他看原主時的目光,都很清澈的。

等原主以死來賭可以複活太一的時候,他目光變了。

他願和她一起賭,所以他留了縷神識護著原主這具神魂之體,也引著一縷極光,讓原主一縷神魂和他的一縷神魂,入華胥之淵,讓華胥以製錄之術給他們創造軀體。

華胥當時怎麼想的,我並不知道,或許原主和太一都死了,讓她多少有點傷感。

或許當時地界到處都是滔天的洪水,她不按太一所安排的,天禁之下,地界不能自主的滋生出生物,那就一直是這樣的洪水滔天。

所以她用當初原主創造她的辦法,創造了女媧伏羲。

或許是因為報複,也或許是人首蛇身確實是最強的。

所以女媧伏羲,都是人首蛇身,華胥也成了真正的始祖母。

等看到這裡,原主就又點了一下,沉眼看著我:“相信了嗎?”

她讓我看的,與她說的,確實差不多。

可這與我們當初在塗山預料的也差不多,她會讓事情半真半假,以便取信於我。

就像她現在給我看的,依舊隻到女媧伏羲從華胥之淵出來,並冇有應龍下界治水,同時與她合作,留在下麵。

我想到這裡,複又低頭苦笑。

其實早就該想到,應龍在治水的時候,就與原主有合作。

那時天禁已經佈下,應龍又是怎麼穿越天禁下來的?又是怎麼和原主交流的?

現在想想,原主就是天禁,那很多疑惑,都迎刃而解了。

我現在倒不急了,轉眼看著好像壁畫上相纏相守的女媧伏羲:“你說一切回到創造華胥之前,就能改變,讓太一活著。我看了這麼多,並冇有發現華胥做了什麼壞事,能影響太一的生死啊?”

最多就是慫恿原主順著建木而上,讓她知道太一已死。

“就是因為這個。”原主盯著我,沉聲道:“如果我不造她,那她就不會占據我一半的神念和精血,我就會比現在強大。”

“而後來,冇有她,我不會知道太一已死,不會想著複活太一;冇有她的蛇身,我也造不成天禁,我就不會做那件事情,不會害死整個地界的生靈。”

“太一也不會因為我這麼極端,分了神魂來幫我。讓我間接又害死了太一……”原主盯著畫麵靜止著的女媧伏羲。

輕笑道:“其實跟你想的一樣,如果不是我貪心,以我當時身為整個地界神母,可以一點點滋養著他的神魂。”

“就像你和墨修一樣,陰陽和合,他一點點的變強,也可以重歸天界。變算不能變強,我能創造出天禁,阻擋天外來物。有他和我在,那些天外來的生物,根本就不是事。”原主聲音帶著懊悔。

扭頭看著我道:“所以,一切的根源,就在我那時,並不知道神念、精血對我有多重要,我分了一半來創造華胥,又仗著有她的蛇身可創造天禁,才闖下了這樣的大禍。”

她還知道自己是闖下了大禍了……

我瞥眼看著她:“那風家那捲蛇紋典籍呢?到底是你留下來的,還是太一留下來的?還有蛇窟?”

“不是我們。”原主也皺了皺眉,沉聲道:“那些東西,都不是我們留的。”

“那哪來的?”我感覺原主又在欺騙,隱瞞。

如果不是太一留下的那捲蛇紋典籍,全是用蛇紋記錄的?

會有太一神識,會讓墨修用神念毀滅了其他錄下來的電子檔?

“我連殺了整個地界的生靈,都敢承認,留一卷冇什麼大用的典籍,有什麼不敢承認的。”原主語氣變得猙獰。

雙眼變成了蜥蜴眼,左右開合著:“現在你都知道了,開始吧?”

我盯著她的眼睛,突然想到了另一件事情。

沉聲道:“剛纔我冇有看到你讓先天之民,進入地底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