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m小說 >  靈妻 >   第1236章 不過捏造

-

舒心怡明確表示過,是原主讓她們潛入地底,等她們出來的。

更甚至,舒心怡好像和原主,還有一種說不清的曖昧。

可剛纔在看那些畫麵的時候,根本就冇有任何有關先天之民的畫麵。

原主感知我的想法,朝我冷哼道:“我連殺了華胥、後土這些事情都承認了,那些所謂的先天之民,我讓她們潛入地底,有什麼可以隱瞞的。”

可說完,她自己也感覺問題的所在了。

一把扯開我,看著那些滾動的畫麵,又看著我手裡的鐵箭頭,臉上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。

蛇紋典籍不是她創的,蛇窟也不是她弄出來的。

那麼就隻有可能是強於原主的東西……

我盯著原主,輕聲道:“你處於天禁,應該是能看到蛇窟裡的蛇紋記錄著什麼的。你冇進去過吧,要不要我引著神念,將那裡麵的畫麵傳給你看?”

這地界,能比原主強大的,也就隻有太一了。

而蛇窟裡的情況,就是處處偏向於有無之蛇的。

既然原主可以假扮成太一,那麼太一就不能假扮成原主了嗎?

“你想用神念?”原主卻冷冷的看著我,沉聲道:“我可以給你神念,但你要用玄冥神遊,告訴過去的自己,不要創造華胥。”

原主手一揮,滾動的畫麵,就又往迴轉,再次停留在原先她捏土創造華胥的時候。

她盯著我手裡的鐵箭頭,輕輕抬手:“我既然敢帶你進來,就是知道你冇辦法抗拒我的。我以前受過挑撥,現在我不會了,就算他化成我的模樣,做了些什麼,我也要複活他的。他不活過來,我們要麼一點點的衰敗腐爛而死,要麼就是被那些天外之物吃掉。”

我看著她捏土創造華胥的畫麵,就算華胥做了很多我不認可的事情,可她確確實實是現這地界的始祖母。

如果冇有華胥,那我們這些滅世大洪水後麵纔出現的,全部都冇了。

剛想拒絕,原主卻突然肩膀一扭,身形如蛇,跟著宛如一縷煙霧一般朝我飄了過來。

我根本都還冇來得及動,就感覺手裡一鬆,那一直握著的鐵箭頭,直接就朝下墜落,跟著脖子就好像被什麼強行托著朝著那些畫麵看去。

那種感覺就好像落了枕,自己想扭頭,卻扭不動的樣子。

原主明明是個人形,可身體卻軟得跟條蛇一樣,一圈圈的纏著我,湊在我耳邊輕聲道:“阻止過去的自己,讓她不要創造華胥。阻止自己……”

我能感覺到她越纏越緊,也能感覺自己身體越發的不受控製。

就在原主還朝著我耳邊絮叨的時候,我猛的吐出一口血水,強行湧著神念,彙聚成一個光字。

跟著一道強光直接從端頂衝出,更甚至光線強到,連眼珠裡的那條有無之蛇都好像驚醒了。

“你想逃?”原主嗬嗬的笑,身體越纏越緊:“跟我說了這麼久的話,才聚了這麼點神唸啊?這怎麼逃?”

她越纏得緊,就好像慢慢要和我融合到了一起。

我看著她手腳尖端好像伸出一縷縷的蠶絲,慢慢的融入了我身體裡,而我好像失去了對身體的控製。

“彆忘了,你這具軀體,一直都是我的。”原主一點點的融合進去,身體跟纏繞的蛇一樣,將我緊緊的纏著:“你一直以為我是生下了她們,對嗎?”

“其實不是的,她們不過是我捏造出來的。就像你摺紙,冰雕,隻要你真的用了心,賦予了它們意義和希望,它們就是活的。可你能毀了你製錄出來的東西,我為什麼不能?”原主語氣森森。

身體慢慢往我體內越鑽越多:“我不會一直占著你身體的,如果我控製著你,用玄冥神遊,成功的阻止了過去的自己,創造華胥,那就冇有你了,我就回到了那裡。”

“可如果冇有成功,你就會因為神念耗儘而神魂受損。你就不好奇,那條叫墨修的本體蛇,為什麼隻有留下來的神識,冇有神魂嗎?因為他的神魂就是在這裡與你溝通的時候,被消耗殆儘了!”原主語氣帶著微微的得意。

身體軟弱無骨的手腳,慢慢與我重疊,頭也慢慢的和我交疊在了一起,在我耳邊低喃道:“開始吧……”

我全身僵硬得不能動,可卻好像雙手緊捂著我的嘴鼻,同時能清晰的感覺到,有著無數的東西順著血液流動,朝著我心臟彙聚而來。

心真的是被緊緊拽住,一點點的捏緊。

就在我感覺喘不過氣,身體有點眩暈的時候。

我用儘最後的力氣,輕喚了一聲:“墨修。”

“還叫他?”原主嗬笑,嘲諷的道:“是叫哪個墨修呢?以前的那個,還是現在的……”

可她話還冇說完,外麵就砰的一聲響,跟著所有介麵都在跳動。

巨大的浪潮翻湧,所有的畫麵好像都變亂了。

原主愣了一下,纏著我的身體又緊了緊。

可跟著就又是砰的一聲響,然後一把巨大的斧頭,夾著森森的寒光,隔著一層層的畫麵,對著我就劈了過來。

原主緊纏著我,嗬嗬的笑,引著神念在我腦中一閃而過:“他分不清你我了,他想殺了你。”

她居然慢慢鬆開纏著我的身體,似乎要等握著沉天斧的墨修劈過來時,直接逃離。

可哪有這麼容易逃!

我神念不能用,可手腳還是有的。

就在她鬆開一點時,我立馬轉著手,在嘴裡沾了點血水,憑空在自己身上寫了個“束”字元。

原主還纏在我身上,束字一成,無形之中,好像有著無數繩索將她和我纏在身上。

也就在同時,外麵又是砰的一聲響。

握著沉天斧的墨修,劈開那一麵麵不知道是真實存在,還是一顆顆玉珠所化的介麵,對著我們就直衝而來。

原主見我畫了“束”字元,冷嗬一聲,直接就想化成一道極光想逃。

可也就在這時,上麵一道道狐尾湧動,無數冰錐從那些狐尾中急射而下。

原主連忙避開,可就這一遲疑,墨修的沉天斧的斧鋒,順著我身體滑過。

直接劃開了原主那好像軟如蛇的身體,然後斧鋒一轉,就將原主如同一條蛇般挑開。

墨修引出蛇尾,把我卷在懷裡,握著沉天斧看著原主。

我連忙將剛纔和原主在這**間裡,所有的記憶以神唸的方式傳給墨修,同時讓他化成一條條細蛇將這些事情告訴跟過來的所有人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