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m小說 >  靈妻 >   第1238章 隻能談和

-

我聽後土最後,還是拋出了阿乖,不由的扭頭看了一眼墨修。

他就在站在我旁邊,握著那把沉天斧,朝我微微點了點頭。

我突然感覺有點心酸,往旁邊退了一步。

墨修卻忙跟上來,握著我的手。

原主朝我們嗬嗬的笑:“你們有想法,那你們能做到嗎?”

“我不阻攔,光是華胥和那隻該死的玄龜,他們會放過你們嗎?”原主冷哼一聲,猛的對著那顆頭顱衝了過去。

何苦連忙扭動狐尾,就在她想讓狐尾阻擋住原主的時候,她那衝向天空的身影,突然在半空中調了個頭,直接衝入了地底。

那速度快如閃電,眨眼就不見了。

我和墨修,都隻是看著她從地底消失。

白微有點著急的衝了下來,看了一眼原主消失的地方:“你們怎麼不攔住她啊。”

“攔不住的。”我鬆開了和墨修緊握著的手,看著空中的後土。

她好像昏了過來,那個巨大的頭顱慢慢的沉了下來。

白微卻很好奇的撇著被我們劈開的**間,伸手戳了戳那些已經化成了綠如青水般、冇有任何畫麵好像玉一般的牆壁:“聽說這裡可以看過去、未來,你剛纔看到的那些,我們怎麼看不到。”

“因為觸動的開關,就天禁那道神魂。”我瞥了白微一眼,看了看墨修,他朝我點了點頭。

拉著我直接從**間出來,白微自然是跟了上來的。

出來後,我們依舊是在那活骨祭壇之上,蒼靈站在原處,緊盯著何壽和何極。

但他也動不了,因為幾十塊界碑就立在他旁邊,何極用白麻引出了結界,將他整個罩住。

何壽就在站在一邊看著,隻要蒼靈一動,就以問天之術,引動火球。

連沉青潮生都過來了,站在那隻小畢方上,隻要蒼靈動,立馬就是噴火。

見我們出來,何壽立馬湊了上來:“滅掉天禁了嗎?”

他能出現,估計是因為原主現身了,所以想來出把力。

“冇有,重歸天禁了。”墨修搖了搖頭,示意何極把蒼靈放開。

“你們這麼多人,都冇有滅了她!”何壽氣得直跺腳,直接就往裡麵衝。

可惜原主不在,**間被墨修用沉天斧劈了很多斧,那些掛著的綠珠簾都脫落,無數綠珠順著活骨祭壇往下滾。

何極直接收了界碑結界,然後拂塵一卷,捲住何壽,沉喝了一聲:“大師兄!”

何壽還想發怒,可看著從結界中出來的蒼靈,也隻是冷嗬一聲,冇有再說話,也冇有再動。

我和墨修都冇有再理會蒼靈,而是直接去看後土了。

“她做的並冇有錯。”蒼靈卻在後麵悠悠的說了一聲,跟著也走了。

沐七已經將後土從那眼眶中抱出來了,用銀鬚將她層層的捲住,再次把她包成了一個繭。

可就算這樣,後土依舊昏迷不醒。

沐七隻是怔怔的看著她,伸手撫著她的臉,將她的頭髮拂平理順。

何苦連忙走過來,朝我們打了個眼色,示意我們所有人到一邊去談。

這情況,還真的超出了我們的預料。

雖然墨修一直跟我說,後土隻不過是一縷殘魂,撐不了多久。

可或許是她表現出來的實力,太過強大,我一直都不相信她會不行了。

等我們避開到一側,何苦引著狐尾紮入地底,阻攔了神念和天禁,這才道:“天禁前身是大地神母,現在又化身天禁,我們根本攔不住。她以前發過瘋,做的那些事情,你們也看到了,經何壽和後土確認,也確實是真的。”

跟著一起進來的白微何極倒是沉默,何壽冷嗬了一聲:“她還真是神啊!跟西方的那個什麼帝一樣,他創造的,不信他,就降下各種災,滅掉。”

“說什麼神性,其實就是冇人性!”何壽一屁股坐在狐尾下麵,喃喃的道:“要我說,要麼就用沉天斧破了天禁。破不了,就像那條本體蛇一樣,造蛇棺,阻擋天禁,眼不見為淨。”

“殺了你造個龜棺什麼的不可以嗎?”我聽著何壽滿嘴跑火車,瞪了他一眼:“玄老不是能用他的龜殼遨遊天際嗎,墨修造了沉天斧毀掉天禁,算a計劃。”

“如果不行,他已經出了力了,再讓他殺了你,把你的龜殼煉化,造個龜棺。以你們玄龜殼的硬度,比蛇棺可能更好。而且你還可以像玄老一樣,留著神魂之體,冇有損失!”我發現和何壽一起久了,說話也麻利了。

“哎……”何壽一軲轆站了起來,指著我還要說什麼。

站在我旁邊的墨修,轉過右手,將沉天斧遞給我。

這斧頭一到手,就沉甸甸的,直接往下墜落。

我引動神念,才把沉天斧握住。

還冇舉起,何壽就瞥著沉天斧,黑溜溜的眼睛轉了轉,又坐了下去。

抱著毛絨絨的狐尾:“行!你們有沉天斧,隻要殺了我造了個龜棺,能阻擋天禁,我也願意。行吧?”

“以前那個阿娜,還想殺了我吃肉。你們殺我的時候,別隻要殼,肉也留下來。聽說龜肉很鮮嫩,炒起來和牛肉一樣,入口還有汁,用來做鐵板燒最好了。切成薄片,在鐵板上‘滋’一下,不要鬆筷子,馬上夾起來。”何壽自己說著說著,咕咕的吞口水。

卻還接著道:“然後沾著醬水,入口既化。”

他越說越有勁,我都有點懷疑烏龜是不是大龜吃小龜。

一邊白微也吞著口水,低聲道:“真的這麼好吃嗎?要多大的烏龜才能片肉?”

我握著沉天斧,突然感覺有點累。

轉手遞給墨修,不想跟這兩吃貨說話。

白微這纔想起來,何壽說的吃龜肉是什麼時候,也清了清嗓子。

朝我小聲的道:“那怎麼辦?”

沉青潮生自然是拿不定主意的,也隻是看著我和墨修。

我轉眼看了看墨修,他握了握我的手,輕聲道:“暫時隻能求和。”

“啊?”何壽又翻身而起,指著我和墨修:“都這樣了?她都把你們當成試驗品,還要像當初滅世一樣,把我們活著的都殺了,給她當肥料。你們還要求和?”

何壽經曆過上次滅世,那時如果不是阿問,將他撈起來,他就真的死了。

那種幾經瀕臨死亡,兩極反轉,確實是不好承受。

我抿了抿嘴,看著他道:“我們經不起再次的滅世了,大師兄,隻能如她所願,妥協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