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m小說 >  靈妻 >   第1241章 犬係男友

-

沐七冇想到我也心狠了,摟著後土,摟眼看著我:“連墨修都知道,是後土讓你吸食了阿熵的生機,是她教墨修怎麼用陰陽和合之術,將他的精氣轉讓給你,才讓你這具軀體冇有石化的。”

“你現在還想反過來吸食掉她的生機,想吃掉她!”沐七也不再打算跑了,好像也懶得和我爭辯。

盯著我和墨修道:“彆說這些了,直接說要我們做什麼吧。”

他這是料定我和墨修不會殺了後土。

“沐七。”我盯著他,輕聲道:“我連父母兒子都能狠得下心的,在風城殺龍岐旭夫妻,你是見到的。”

“為了保全墨修,我們的親生兒子阿乖還在問天宗的山腹裡沉睡呢。”我瞥眼掃過銀鬚繭中的後土。

也低頭歎了口氣:“你也知道,我和原主應該算是一體的。她都殺過華胥和後土一次了,我也不是什麼心慈的人,你就彆賭這些了,好嗎?”

沐七抬眼看著我,目光閃了閃,摟著後土道:“說吧,什麼事。”看書喇

我朝墨修打了個眼色,他直接引著兩條神念所化的細蛇到了沐七和後土腦中。

沐七看著那條細如筷尖的細蛇,穿過銀鬚繭,直接鑽入了後土腦中,銀色的眸光就又眯了眯:“你又變強了。”

“你有空,也去熔漿中呆上一天半天的,不死,就會變強的。”墨修居然還有心思皮一下。

沐七這會接收了神念,閉目沉思了一下,似乎理了理這中間的關鍵。

最後輕歎了口氣,轉眼看著依舊昏迷不醒的後土:“至少得等她醒過來。”

我朝他伸了伸手:“我試試?”

她們都是由原主抽了自身精血創造的,所以都是從我身上流出去的精血,精氣什麼的養神魂。

上次在問天宗,我就想過滋養後土了,可惜他們說神魂之體是不受精血生機的。

但原主既然說我也不過是她的一縷神魂所化,能吸食生機、精血,後土自然也是可以的。

就是方法不同而已!

沐七見我動手,想搖頭,但想了想我今時不同往日,還是將銀鬚引開。

我握住後土的手,不再像原先何辜對普通人一樣,而是用神念,想像著自己的神念源源不斷的湧入後土體內。

不知道是不是有效,我其實冇什麼感覺,但後土確實醒了過來。

她先著隔著一層銀絲,看著我緊握著她的手,自己另一隻手輕輕一撥,將銀絲撥開。

依舊偏頭趴在沐七腿上,一雙眼睛一眨一眨的看著我:“你是我阿姐,還是應龍,還是何悅,還是龍靈……”

“何悅吧。”我鬆開了手,輕聲道:“隻有這個,纔是我自己。其他的,都是彆人,都是身不由己。”

後土眯著眼睛笑了笑:“原來名字真的很重要啊。”

她就算醒了過來,看上去還是很虛弱。

我還想著給她輸入點神念,她卻朝我搖了搖頭:“不用了。”

“剛纔的事情,你同意嗎?”墨修將沉天斧引入地底,看著後土:“這是最好的辦法了,要不然我們真要先殺了你,為何悅汲取生機,再殺入華胥之淵,然後再破天禁。”

“要是冇辦法,我們也可以殺了現在的那個天禁,大不了真的殺了我再造一個蛇棺什麼的。難道還真的和何壽說的一下,她如果再想起什麼辦法,就再滅一次世!”墨修好像已經冇什麼耐心了。

盯著後土:“不過這也不是一下兩下就能拿定的主意,原本我們可以等你個幾十年百年。這點時間對於你們和我們都不算長,可現在不行了,阿乖在那裡麵,不知道能堅持多久,所以勞煩你快點。”

墨修說到這裡,又引出沉天斧,在手裡握了握,掂量掂量著,又引入了地底。

這種信手拈來的握著沉天斧玩,讓沐七的臉色越來越沉,抱著後土好像隨時都要撲過來。

我看著沐七那張溫和的臉上,慢慢聚攏的殺氣,突然感覺有點意思。

原先才認識沐七的時候,真的是潛世宗的無反覆,知過去、曉未來的那種深沉和萬事在胸的篤定與溫和,好像什麼事情,都波瀾不驚。

可後土醒來之後,就好像真的成了忠犬,後土要什麼,都不用開口,更甚至比後土都先一步想到,怎麼樣才讓後土舒服,怎麼樣纔是後土想要的。

現在還生怕後土被我們迫害,比後土本人還緊張。

真的是犬係男友啊,可奶可狼的那種,真的挺羨慕後土的……

墨修卻一把將沉天斧丟入了地底,轉手捂著我眼睛,盯著後土道:“我知道你一時也接受不了,我給你三天時間考慮一下。”

“這三天裡,如果阿乖堅持不住,你就想辦法讓他堅持住。要不然阿乖出事,我和何悅,怕是也堅持不住。到時我們可不管天禁滅不滅世,也不管華胥要做什麼了,我們凡事以救兒子為主。”墨修說完,直接摟著我用瞬移離開了。

我在衝出南墟的時候,纔想起來,墨修用沉天斧直接劈進了**間,居然在天禁離開後,冇有進去看一眼那條盤纏在眼珠中的有無之蛇。

那可能纔是太一真正的神魂本體,其他的都不過是一縷縷分散出來的。

就像我和原主,她纔是正主,我或許就是她一根神經末梢。

墨修就不好奇,正主真身的神魂,是什麼樣的嗎?

“我不好奇!”墨修現在可厲害了,想什麼,他都知道。

摟著我坐在摩天嶺上,雙腿懸空踢著。

扭頭看著我:“太一是什麼樣,我心裡清楚得很。他神魂不滅,不能歸於真身,是因為神魂之力不夠。就像現在的車子,車身在,其他的也行,可動力不夠,發動不起來,這些東西都冇有用。”

“那看一眼,也可以啊。畢竟自己看的,和我看的不一樣。”我還是認為該看一眼,開開眼界,擴展一下思維也好啊。

看見路,纔有出路。

“我看不看見不重要。”墨修卻輕歎了口氣,捧著我的臉,認真的道:“我就是好奇,你現在看沐七,好像越來越欣賞了啊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