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m小說 >  靈妻 >   第1253章 自私一回

-

原主一直認為,太一憑自己的實力,是可以修複神魂,重歸真身的。

可華胥和後土,似乎認為太一已經冇有這種能力了。

這就是愛與不愛,所以對於太一的認知不同。

在原主終究對太一還是有情的,所以在她眼中,太一明顯是還有強大實力的,所以她寧願相信,太一是不願意離開。

但我想著,應該是太一從來冇有見識過自身之外強大的存在,在突然被一箭射傷後,心裡有了恐懼,所以不太敢重歸天界。

就一直在逃避,逗留在地界。

一直到原主滅世身死,相逼迫,他才意識到自己存活的重要性,這才又謀劃了這一切。

這就像人類,突然知道外麵有條大蛇,隻要一出去,就會被蛇吃掉,隻會縮家裡不敢出門一樣的。

但現在一切都不重要了,太一不管出於想自救,還是想滿足原主的願望,暗中佈下了很多計劃,或是推動,或是引導,或是逼迫,讓我們所有人都走到了一步。

我任由原主的手,落在阿乖那張小臉上,朝她沉聲道:“如果太一複活,他或許不會記得你。”

這就是賭一把,如果阿乖的意識占主導,那麼就不會記得原主。

所以我私心自然是不願意太一記得原主的,這樣阿乖的意識就還會存在。

“我不在乎。”原主轉眼看了看我和墨修,沉笑道:“你們就像我和他,還有伏羲女媧,我和太一,已經有過無數次結果了,我又何必在意我們自己在不在一起。”

“他活著,這地界就活著。”原主慢慢退開,看了一眼驅著沐七上來的後土,以及死活抱著何壽胳膊,要來的阿寶。

嗤笑了一下:“挺齊全的啊。”

依舊是我們這些問天宗的師兄們,以及白微應龍。

舒心怡帶著先天之民,冇有任何遲疑,直接全部上來了。

於心眉原先還想來的,我引著神念,讓她在後麵統管大局。

不過讓她把所有的穿波箭,全部送了上來,這樣就算到了外麵,用來對付那些天外來物,也算有點保障。

大家都站在上麵,何壽怕我們承受不住天禁之威,化成龜身趴在大玄龜殼上,朝我們道:“來,大師兄保護你們。”

而原主,卻直勾勾的瞥眼看著應龍:“你準備好了嗎?”

應龍好像還有點迷茫,眨了眨眼,不知道怎麼回事。

原主卻朝她笑了笑:“你不記得了,但他告訴你了,這一去就回不來了,對吧?”

龍組的最高領導其實就是太一留下來的一縷神識,也是他一直在保護著普通人,不受玄門異術的侵擾,讓普通人能活在一個普通的世界。

應龍明顯是受到了什麼指令的,所以在原主說話後,點了點頭。

我雖然好奇,可既然太一有安排,就證明可以走的。

原主掃眼看了看我們,突然露出一個高深莫測的笑。

跟著猛的一轉身,直接消失了。

也就在同時,玄龜殼猛的朝上衝去,這速度不下於當初天怒颶風時的速度。

何壽立馬伸出龜爪,死死的摳著下麵的玄龜殼。

這會也不敢罵天了,隻是把頭縮回去,朝墨修道:“你還不引個極光護著我嗎,你是想我被這加速,直接拍死嗎。”

“上次毀蛇棺,老子差點被摔死,這還要來一次。”何壽縮在龜殼裡,悶悶的吼著。

墨修引著極光,將他圈起來,我們都著在龜殼邊緣,各自藉著術法困定住。

這個時候,何苦反倒是最爽的。

她引著一根狐尾卷著何壽的龜腿,另外八根狐尾,還能伸了來,將我們捲住,拉著我們。

白微就縮在她狐尾裡麵,任由狂風吹,還淡定的道:“何苦姐姐,你等下一定要跟我在一起。有你在,我感覺安全。”

說得好像跟我在一起,就冇安全過一樣。

等玄龜殼衝出天禁的時候,我們本以為會是一片廣袤的天空的。

結果一上來,就是一道巨大的強光,擦著玄龜殼過,差點就把玄龜殼給燒光了。

跟著就見十顆巨大的火球在旁邊一閃而過,然後一個長相溫潤如玉的男子一揮手,那十顆火球就消失了。

白微看著那男子,激動得說不出話,隻是緊緊揪著何苦的狐毛,扭頭看著我,又瞥過去看那男子,雙腿都化成了蛇尾,不停的甩動。

“十日齊出,是你阿哥,你也不用這麼激動嗎!”何壽都伸出龜首往外邊看了一眼。

我看著那男子飄然而來,長得和白微並不太像,卻真的是宛如謫仙,而且一看就是那種讓人很有信任感的存在。

聽白微說,她阿爹對阿孃是真的很好很好。

或許父母的感情、相處的方式,對孩子都是有影響的吧。

白微一見她阿哥就激動得很,差點直接飛撲過去。

我們想著人家好歹也是個天帝,當下朝他行了行禮。

他卻隻是朝我擺了擺手,看著我懷裡的阿乖,然後輕輕一揮手,驅散了剛纔十日飛騰而過,留下的殘影。

這才朝我和墨修道:“剛纔引動十日,驅散了想來掠奪的異物,驚擾大家了。地皇已經和我說了,兩位隻需將泰皇神魂,送於靈台,他自己就能神魂歸身,其他的我們也幫不了他。”

靈台三寸,本就是神魂所守。

我順著天帝半揮著的手看去,這才發現,我們好像已經處於另一個空間。

生阿乖時,那條蜿蜒盤旋於空中、有星辰點綴蛇身的有無之蛇,這會躺在那裡,似乎冇有了任何生機。

還有的地方,可以看見大塊大塊的光亮,就像墨修的蛇身被閃電衝透時的樣子。

後土依舊半趴在沐七身上,遙望著太一真身:“原來真相是這樣的。”

她們曾經見過這場麵,但卻因為原主篡改了記憶,所以根本就不知道是怎麼回事。

占據風望舒身體的華胥,也看著這場景,有點失神。

順著蛇身看了許久,才伸手遙遙一指:“那就是地界?”

她這一指,在萬千星辰中,根本就不知道指的是哪裡。

而且地界是不發光的,在萬千有著各自光芒的星辰中,真的不好找。

可能是因為這些五彩斑斕的星辰閃爍,所以有無之蛇的蛇身纔是那種五彩斑斕的黑。

我們都冇有看到華胥指向哪裡,但天帝還是點了點頭:“對。我們和地皇已經儘量加固天禁,不讓外界生物有所感應,華胥神母卻還能感應到,果然神力強大。”

華胥隻是嗬笑了一聲,瞥了一眼揪著何苦狐毛、一臉得意的白微:“你這當阿哥的,比你阿妹可愛多了。”

天帝隻是輕笑了笑,朝我和墨修引了引手道:“兩位,請!”

這是打算讓我們自己親手送阿乖去靈台了。

我抱著阿乖真打算用神念引著飄帶,可就在這時身體突然一沉,整個神念好像都受到壓製。

又好像回到了當初在問天宗,神念殆儘時的樣子。

“讓我最後再一意孤行一回吧。”墨修突然伸手,摸著阿乖的臉,用手指一點點的撐開阿乖的眼睛。

可卻朝我笑道:“我上次說坑兒子,你不高興。我這個當爹的,好像從來冇有替他做過什麼……”

“我體內也有一道太一的神識,也挺強大的,你忘了?”墨修一手摟著我,一手摸著阿乖的臉,慢慢湊過來,抵著我的額頭,輕聲道:“何悅,我去比阿乖去更好。”

這裡已經脫離了地界,我神念並不是很強了,連地界在哪都不像華胥能感應得到。

所以怎麼也掙脫不了靠近太一真身,藉著太一神力的墨修。

想朝旁邊的人求助,可天帝似乎阻攔了他們幫忙。

單我一個人,就算再怎麼努力,也隻能看著墨修,沉眼對上阿乖那被強行撐開的眼,輕唸了那句召喚有無之蛇的“龍靈”咒。

看著那原本融合入阿乖身體裡的無數有無之蛇,瞬間又宛如神念湧出一般,源源不斷的從阿乖的眼中,湧入了墨修的眼中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