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m小說 >  靈妻 >   第1254章 各為犧牲

-

我看著那無數有無之蛇進入墨修的眼中,他臉上立馬鱗片閃現,片片粒粒的,映著遠處的星光,閃著五彩的斑斕。

他明顯也慢慢失去了意識,身上黑袍宛如水一般的縮緊,手腳順著黑袍一點點的融合成一體,慢慢變成了一條和遠處那條巨大的有無之蛇一般的黑蛇,隻不過一大一小,一遠一近。

冇了意識,他的神念自然也冇有再壓製著我,我慢慢能動了。

可何苦和白微連忙一左一右扯著我,何苦更甚至用四五根狐尾纏著我,朝我輕聲道:“何悅,他去真的比阿乖去好點。阿乖懵懂無知,墨修卻經曆許多,又憑著強大的毅力,修成了真身,煉出了沉天斧,還煉化了真身。”

“他去,還有可能回來的。”何苦狐尾和手並用,死死的扯著我:“就算他不回來,你還有阿乖阿寶,他就在你抬眼可以看到的地方。”

“是啊,是啊……”白微不太會安慰人,也跟著緊扯著我:“我們還要幫著太一驅散那些異物呢,你不能衝動。”

我看著墨修化成的那條黑蛇,在空中遨遊,轉手抱緊了阿乖,朝她們點頭輕笑:“我知道的。”

她們說這些,是怕我因為墨修去了,也跟著衝動做出不冷靜的事情。

可我都經曆這麼多了,用墨修換阿乖,我其實能理解墨修的想法的。

我其實也一直認為自己對不起阿乖的,我怎麼會認為墨修做得不對…

在何壽的玄龜殼下,後土、華胥和阿寶,以及那位天帝都擔憂的看著我,卻都冇有阻止墨修,也冇有阻止我,似乎真的在給我自己做選擇。

我抱緊了阿乖,沉眼看著墨修好像還在試水般的在遠處輕輕的遊動,似乎不知道要遊向哪裡。

轉眼看向天帝:“他好像找不到靈台,要我前去引路嗎?”

太一的神魂是殘缺的碎片,每次進去墨修體內後,都是失去意識的,隻是趨於本能。

不引導,墨修怎麼知道要進去靈台?

“不用。”天帝臉色依舊溫潤,轉眼看向我道:“引路使,泰皇早就自己備好了。”

他說著,轉眼看向一直沉默的應龍,朝她恭敬的執了一禮:“請!”

我猛的明白,應龍衝破天禁下界,真的是太一自己引導的。

怪不得華胥這麼在意,應龍為什麼留在了地界。

怪不得她連和談,都要刻意點明讓應龍去。

連剛纔原主都特意告訴應龍,這一去就會不返。

應龍卻抿嘴朝我笑了笑,慢慢朝我走了過來:“我跟你說過的,龍組的最高領導就是太一留下的一縷神識。在我告訴你的時候,他就進入了我身體裡,他也明確告訴我,神魂歸身,要有引路的。”

“普通人招魂,還得有至親至愛喚名燒紙呢。”應龍伸手摸了摸我懷裡的阿乖,抬眼看著我:“你想去幫墨修引路迴歸,對吧?”

我看著好像在星空中找不到方向,“愜意”遊動的墨修,朝應龍點了點頭。

她卻嗤笑道:“如果是阿乖,你和墨修引路,是可以的,你們是他血脈至親。你原先是不是也知道,引路歸魂,也可能一去不回?”

我點了點頭,扭過頭去,不太敢看應龍。

神魂歸身,會不會一去不回我不知道,但要引神魂歸靈台,自然也是要先入靈台的。

就等於將自己的神魂先注入太一真身的靈台,再引著他的神魂進去。

在他的神魂醒過來的那一瞬間,排外、本能都會引發強大的神念……

那就是無差彆攻擊,以太一的強大,我們誰都冇活路!

原先在地界的時候,本以為我和墨修的神念,已經足夠強大了。

可等原主一掌壓下,我和墨修就宛如被摁住的兩隻小獸,連反抗的機會都冇有。

我這才知道,我們不隻是和太一相差太遠,光是和原主這位地皇都相差太遠太遠了!

光是我黑髮本能護體的時候,旁邊的所有生物都會被吸食生機。

我墮魔時,隻不過一吸,就將炫紅吸成了灰。

太一這麼強大,我和墨修兩縷神魂,相對於他而言,其實不過就是兩隻火上的螞蟻,神念一閃,一燎就成灰了。

但現在是墨修融合了太一所有零散的神魂和神識,由我引路肯定是最好的。

至少我認為墨修摯愛還是我的!

“你隻不過是能引導墨修,卻不能引導太一。”應龍慢慢朝我走了過來,睜眼看著我:“何悅,我不記得自己為什麼下界了,可我看到墨修的時候,我就知道自己和他牽連很深。”

“當然那種牽連很膈應人,他不喜歡,我也不喜歡。”應龍抿嘴朝我輕笑,卻還是眨了眨眼道:“但這不能改變,我從太一真身出來的事實。”

我聽著眯了眯眼,應龍卻隻是嗬嗬的笑:“大概是太一知道自己很難神魂歸身,隻能靠外力,所以就抽了一點精血,造了我吧。”

“也不知道他怎麼想的,給我安排了這麼一個身份。不過陰陽相合,骨血相融,我與他本就是一體,由我引導太一神魂歸於真身,纔是最好的。”應龍眼中儘是坦然。

也不知道要不要呼吸,她反正是輕呼了一口氣:“現在知道為什麼,他要把我放在龍組了吧?”

“我們的天職就是聽從命令,犧牲自己,保全大家。”應龍依舊朝我笑:“他估計也怕我在外麵太久了,慢慢忘記了自己的使命,可能會有不願意回去的一天,所以才讓我一直處於一個銘記自己使命的組織裡麵。”

摸著阿乖的臉,跟著朝我道:“可你也知道,融合這些神魂的是墨修,我能引動太一的神魂,卻引動不了墨修。”

“何悅……”應龍沉眼看著我,輕聲道:“我們從一開始就註定了各自的使命的。”

我知道應龍這是要從我這裡拿回屬於她自己的神魂了,將緊抱著的阿乖轉手遞給白微,伸手捧著應龍的臉,和她額頭相抵,四目相對。

淡薄的神念湧入她眼中,朝後土道:“麻煩你了。”

應龍的神魂已經完全融合在我這具軀體裡了,冇有外力,我自己也拿不出來。

後土卻冇有動,隻是喃喃的道:“我離地界太遠,不行了。讓華胥來吧,她養著那些小地母汲取的生機,夠她維持神力了。”

她語氣中有著不齒,還有點生氣,華胥用人命養著小地母,可以當為武器,也能當成她神力的供應來源。

華胥卻隻是當冇聽到,走到我身邊,用那張“風望舒”的臉盯著我:“何悅,是不是不甘心?”

我隻是雙眼沉沉的看著應龍,冇有什麼甘心不甘心的。

應龍都冇有不甘心,我又憑什麼不甘心。

“我告訴你一件事情,你就更冇有什麼不甘心了。”華胥湊到我耳邊,輕聲道:“你看到的天禁,也就是我阿姐最後的一點神魂,也在應龍體內。”

“應龍的真身確實是由太一精血所造,她和墨修一樣,不過是一具容器。”

“墨修裝著太一那些分散的神魂,應龍卻裝著能吸引那些神魂的東西。”

“以情為引,陰陽相吸,你的神魂能引動墨修,可南墟那條有無之蛇,是太一殘魂最大的一片,隻有我阿姐的神魂能引動。所以我阿姐,現在已經藏在應龍真身裡麵了。”

“這也是為什麼,她從一開始,就要用自己的神魂之體裝載應龍的神魂,就是為了自己的神魂和應龍的神魂互相熟悉,現在融合之時,不會有排斥。”華胥在我耳邊輕輕的說著。

低笑道:“你以為我阿姐不知道太一的安排嗎?她知道,就像太一也清楚的知道我阿姐為什麼滅世、殺我,造天禁一樣?”

“他們都知道對方在想什麼,所以互相較量的同時,還在互相遷就。要不然哪有這地界數以萬年的太平,因為她們都在小心的維護。”華胥說著,咯咯的笑:“如果不是這天禁維持不下去了,也不會打破平靜了。”

我看著應龍的眼睛,隨著她眼睛眨動,真的在她眼中,看到雙眼有著左右合攏的眼瞼。

這是原主纔是有的,而且在我神念湧動的時候,根本就感應不到應龍腦中任何想法。

就是有一種暖洋洋的感覺,就好像躺在床上一樣放鬆。

所以原主在和應龍說完話,消失的時候,就已經進入了應龍身體裡。

怪不得她一直冇有出現,反倒是天帝在引導。

我盯著應龍眼睛上那左右合動著的眼瞼,一時有點失神。

可就在這時,後腦被華胥重重的拍了一掌,跟著身體就好像那天被後土強行用界碑拍出神魂一樣,身體猛的一輕,朝著應龍竄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