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m小說 >  靈妻 >   第1257章 六合同戰

-

天帝聽我說賭,瞥了一眼華胥,朝我點了點頭,拉著白微的手:“怕嗎?”

這些光雲連穿波箭都能吞噬進去,不見出來。

小地母被吞噬後,更是連條觸角絲絲都冇有,說不怕是不可能的。

這位天帝從露麵,就一直忙於應對這些光雲,和安排我們怎麼喚醒太一,並冇有和白微有過多交流。

如果不是那條和白微一模一樣的白蛇真身,我們都不太能確定,這是不是白微嘴裡,那個親親熱熱叫著的“阿哥”。

這會一句“怕嗎”,眼中帶著寵溺和愛護,從一個殺戮果斷的天帝,真的變成了一個真正的阿哥。

白微對著他點了點頭:“怕。”

天帝卻隻是摸著她的頭,笑了笑。

朝我道:“神蛇一族得女媧點化,與地皇算是同源,所以我帶阿妹前往,護住外圍,如果有衝破我們防護的,還請各位不遺餘力!”

他拉著白微的手,緊了緊,看著這個唯一的妹妹,眼中閃過不忍和愧疚。

白微摟著他胳膊,朝我們笑了笑,在我點頭的時候,兄妹二人直接化成兩條白蛇,飛快的環繞住太一真身的頭部。

就在他們飛出去的同時,身上好像無數片晶瑩的鱗片直射而出,對著那些光雲就射了過去。

白微說過,鱗對蛇來說,很重要。

當初南墟,她被小地母的白霧腐蝕,掉了幾片鱗,心疼了好久。

這會卻好像她平時灑冰錐一樣,朝外灑。

神蛇鱗片閃過,光雲立馬被劃破,居然有種要被熄滅的樣子。

何苦瞥了一眼,輕聲道:“白微這小神蛇……”

後麵的話,卻再也說不出口了,因為何壽帶著我們直接衝入了太一蛇首的部份。

先天之民要彙聚出冰晶蒼穹時間有點慢,那些光雲是真的光速衝了過來。

我們都冇有時間再去用其他的術法了,就是引著拉弓放射,對著圍過來的光雲一通亂射。

可光雲實在太多了,光線不再像是原先那樣柔和,而是宛如閃光般的強光,直接能晃瞎眼。

連一直趴在沐七背上,冇有出過手的後土,都好像被刺激得醒過來。

引著界碑直接一晃,數不清的石碑立馬化成圓盾,護著太一的蛇首。

可外麵的光雲太強了,一經靠近石碑,這連沉天斧都劈不開的石碑,就好像被燒化的餅乾一樣,慢慢的發焦,一點點的碎裂!

沐七的銀鬚全部紮進了後土體內,將她抱著懷裡,隻是給她輸入生機,沉默不語。

我看著他們,知道後土這是要拚儘所有的神魂之力了。

所以剛纔不到緊急時刻,她都不會出手。

再這樣撐下去,後土那點殘留的神魂,怕是都要消失在這裡了。

其實原主說讓她斷頭囚蛇,又何嘗不是騙她,用她的神魂,滋養著那些由太一神魂碎片所化的有無之蛇。

所以她神魂才變得這麼虛弱。

她現在知道了,可依舊用她這騙著削骨而成的石碑,擋著這些光雲。

我瞥了一眼下麵,已經要靠近靈台的應龍。

阿寶和何苦、先天之民合作,將那些從界碑縫隙中穿進來的光雲震碎。

而遠處華胥並冇有像我們猜想的那樣,在光雲彙聚過來的時候,逃離了。

而是和神蛇兄妹一起,在外圍用小地母為引,然後丟女體進去,借這個來驅趕光雲。

太一蛇首以下,都聚滿了光雲,這些看不見是什麼的東西,落在太一蛇身之上,就像落在紙上的火星,一點點的灼燒著太一的真身,原本漆黑的蛇身處被燒成了光亮就算了。

如果附近有閃亮的星辰,也立馬被吞噬。

再這樣下去根本就不行了,我朝何苦看了一眼,沉聲道:“太慢了!”

何苦沉了沉眼,臉上閃過苦色,卻隻是朝我道:“我在洗物池浸了泡著的楊梅酒,等我們回去喝。”

我朝她笑了笑,引著飄帶,直接衝嚮應龍。

就在我往下衝的時候,突然聽到沐七發出一聲“哞”的低吼聲。

跟著被他銀鬚如繭般纏繞包裹護著的後土,好像一個突然開裂的娃娃一般,身上有著無數的光裂痕跡。

那些界碑好像都透著光了,再也擋不住那些光雲。

就在那些光雲後麵,發了像有著什麼低吼的聲音傳來。

一條條蜿蜒的蛇骨好像從太一真身哪裡遊了出來,上麵一些和先天之民有點像,卻不如她們巨大,長滿青銅色鱗片的人,在一個戴著華勝,搖著骨鈴的人帶領下,衝了出來。

他們還帶著無數冇有長鱗、膚色或粉或肉,卻長有肉翅,或是利爪的怪蛇,衝了出來。

同時其他地方,還有著一些我在活骨祭壇見過的異物,在各種各樣不同的人帶領下衝了出來。

有的是人首蛇身,有的是龍首人身,有的是各種各樣的異獸混合體。

但無一例外的,在我湧動的神念中,能感知到一股熟悉的神念。

隻不過她並冇有全部是人形,所以我神念有時能瞥到那張熟悉的臉,有時卻是一張長著鱗片、完全陌生的臉;有時卻是一個長著角的頭……

白微的阿哥曾經告訴過白微,**之間,必有一場協力之戰。

到那時,白微就能看到,他阿爹阿孃守著那扇門,不讓出來的禍害他們那個介麵的另一個種族。

說到那時,白微就該知道,他阿爹阿孃為什麼不殺出那道門,將那個種族滅掉了。

白微說,那個種族和先天之民一樣,是長著鱗的人形。

大概就是那些驅著怪異蛇骨,引領著各種異蛇,由那個戴華勝的人帶領的種族吧。

原主帶我入**間,我隻看到了一麵,可她在天禁之上,觀億萬種可能,等的就是這一刻。

她雖然不在了,可她創造出了不知道多少個自己……

在這一刻,帶著介麵所屬衝出來,幫著驅散這些掠奪太一真身的光雲。

可我也冇有時間再多看了,隻不過神念一閃,掃過**之間所有統領一個介麵的種族,全部彙聚在這裡,各自用自己的術法,驅散著光雲。

而我引著飄帶,落在太一真身的靈台之上,沉眼看著應龍和墨修,跟著沉喝一聲:“龍靈!”

這道咒語,從一開始就是阿娜獻祭有無之蛇後,從那裡獲得的。

一咒,可召所有龍蛇之屬。

就在我一道咒語響起,原本還處於迷茫,遊得極為悠哉的墨修,好像瞬間醒了過來。

猛的朝我和衝了過來……

而陰陽相吸,在他前麵引路的應龍也跟著被帶動,兩個巨大的蛇頭,全部朝我衝了過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