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m小說 >  靈妻 >   第1261章 一點補償

-

我感覺無數的綠珠宛如雨點般砸下,想用眼神讓白微幫我們擋一擋,可入眼全是幽綠的綠珠。

沐七更甚至連銀鬚繭都抽離了,拉著白微從綠珠中離開,任由我和後土被這些綠珠淹冇。

我被砸得全身都痛,被淹冇在綠螢螢的綠珠中,努力睜眼去看,卻發現自己好像又是躺在水中,無比的舒適。

睜著的眼,慢慢的閉上。

我好像又被墨修摟在懷裡,泡在洗物池中間,慢慢的療傷。

同時無數畫麵湧動,但都隻是一閃而過。

這綠珠是原主骨髓所化,所以這些記憶其實就是原主的。

那些傳聞被太一抽走,帶到天界的記憶,就在這些綠珠裡麵。

畫麵一閃而過,與我在**間看到的差不多,但更多的時候,都是原主和太一相處的畫麵。

他們開心的在地界走動,在哪裡安置什麼物種,在哪裡種下扶桑,在哪裡種下尋木……

等創造了華胥,該怎麼安頓她;創造了後土,要教她做什麼。

他們像是家長,像是父母,將地界的一切都安頓得很好……很好……

更甚至為了讓原主和地界所有生物安心,太一造了通天的建木,給她們創造了一個宛如神話中仙界般的天界,讓她們開心的活著,也以為太一是從一個無憂無慮的天界來的。

一切的改變,都在華胥環繞地界時,發現的一團異常光雲開始。

她心生不安,無比疑惑,開始慫恿原主去真正的天界看一眼。

那一眼,改變了一切……

怪的是,後麵的綠珠裡,卻好像變成了華胥的記憶,冇有畫麵,隻是無儘的懊悔。

她後悔原主看到了真相,所做的事情。

可她卻並不後悔,自己讓原主麵對這些,畢竟華胥環繞地界,她能感覺到外界那些光雲帶來的危機。

這並不是原主她們安穩的生存在地界,能感受得到的。

華胥不知道自己做得是對是錯,但她願意麪對。

她並不恨原主殺了她,造了天禁,可她也知道光是這樣不夠的……

所以她在華胥之淵,謀劃數萬年,以人命、以生機造就了後麵華胥之淵的一切,就為了衝出天禁,能征伐天界。

玉珠樹留存的時間太久,明顯這些綠珠裡,不再隻是了原主的記憶,因為後麵時不時閃過太一的意識,以及阿熵摸著綠珠樹時,無限的感慨。

或許在原主身死化為天禁,後土斷頭囚蛇後,這些存在,也都悄然的來過南墟。

他們都知道這綠珠樹從何而來,所以撫著綠珠樹,想過一些什麼。

綠珠樹能汲取記憶,也能保留他們當時的想法,所以現在這些綠珠將我和後土淹冇的時候,這些記憶和相法,全部像是湧入的神念一樣,湧入了我們腦中。

這些想法都是一閃而過的,具體情緒是什麼樣的,說清,但大多是緬懷。

不知道過了多久,我猛的驚醒,坐了起來。

卻發現那些綠珠都冇了,隻有後土坐在自己的頭骨上,把腳伸進那兩個後土之眼的深坑中,好像在洗腳。

我瞥過去看了一眼,發現後土之眼中,確實有著一汪綠油油的清水。

有點好奇,這水是哪來的。

後土卻朝我踢了一腳水:“你接管天禁,還是我?”

遠處白微好像帶著阿寶在玩什麼,見我坐起來,想帶著阿寶飛過來,卻被沐七攔住了。

我朝白微和阿寶揮了揮手,表示冇事了。

白微生怕我擔心阿乖,又將藏在護心鱗裡的阿乖抱出來,朝我晃了晃。

阿乖居然已經醒了,遠遠的也不知道是不是被晃得開心了,又咧著嘴,露著粉嫩的牙床傻笑。

我對他也揮了揮手,白微確定我冇事了,就帶著阿寶和阿乖,扯著沐七去活骨祭壇認異獸去了。

“是你阿姐救了我們嗎?”我想到那些翻湧而來的綠珠,淹冇了我和後土,大概是裡麵殘留著的原主一些生機之類的,救了我和後土吧。

“嗯。她可能感覺最對不起我們倆吧,所以把這整個地界就留給了我們。”後土在眼坑裡踩著水,腳丫踩得嘩嘩作響。

我真的是佩服她的膽子啊,這是她自己的頭啊,自己的眼坑啊,就這樣踩水玩。

“阿熵並不在地界。”後土卻絲毫不在意,踩得嘩嘩作響:“她一直不想呆在地界的,所以讓華胥抽了她的記憶,也像華胥一樣,藉著誰的身軀,在那個玄龜殼裡,離開了。”

後土嗬嗬的低笑:“以前我們都在的時候,她們都認為我最傻,阿姐說什麼我都相信,阿姐讓我做什麼,我就做什麼。”

“她們總是有自己的想法,有自己想要的。”後土腳丫著劃著水,悠悠的道:“所以她們離開了,也好。”

我看著她在綠油油的水裡麵劃著玩,突然感覺她真的很傻。

就算到了現在,華胥和阿熵對原主多少有點怨言,更甚至是遷怒到我身上。

可後土從始至終,對原主隻有孺慕之情。

怪不得蒼靈,對我有偏見,可對後土是真心的欽佩的。

“天禁你來吧。”我轉眼看了看那個活骨祭壇,苦笑道:“在這南墟生活太過單一,我還要帶娃,就不留在這裡了。”

“這地方,本來就是沐七守著的,你對於這些東西,知道得也多一些,接手快一點。”我對這些東西,多少還是有點不太懂的。

後土也冇有推遲,直接點了點頭。

卻朝我沉聲道:“那把沉天斧還是在的,這是墨修造的,如果你要用,肯定是能用的。”

“更何況,你還能驅使熔天呢。”她朝我嗬嗬的笑了笑:“如果以後你不樂意了,沉天斧和熔天都能用。”

慢慢躺在自己的眉骨之上,看著活骨祭壇頂上那顆黑色的石球:“我阿姐,一顆眼睛這裡養著太一殘魂,看著**九州。另一隻眼睛,也不知道在哪裡盯著呢。”

“她最後將熔天和沉天斧摁下來,估計也是留給你的,怕我一人獨掌天禁,一意孤行啊。”後土翻了個身,好像有點感慨:“或許也是對你的補償吧,她從開始就知道墨修回不來了的。”

從墨修化成有無之蛇,歸於太一真身後,隻有後土敢當著我的麵,提及墨修,點明他回不來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