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m小說 >  靈妻 >   第1265章 隱藏最深

-

何壽帶娃,從何辜開始就練手了的。

阿寶和阿乖,他都跟著帶過一段時間。

所以我並不擔心他帶走兩個娃娃,會有什麼事。

阿寶有斬龍劍在手,還有上萬蛇娃供他驅使,全力之下,連光雲都能被聲波震碎,我也不怕他們有危險。

就把那剝了一半的鳥蛋喂進嘴裡,確實挺香的,口感很不錯。

將廚房的火滅了,我帶著一身煙火味,去洗物池泡個澡。

以前這裡最熱鬨的時候,泡滿了人。

現在就我一個人,泡在這裡,總是不時的抬眼看向那石洞口。

有時光線閃動,或是有微風颳過洞口,我心都會提一下。

總感覺墨修會從洞口走進來……

穿衣服的時候,自己烘乾頭髮,也總是不太適應。

尤其是給阿寶阿乖洗澡的時候,阿寶是龍浮千的蛇卵所生的,天生控水,所以玩水本來就比我強,也會和墨修以前哄他一樣,引水變成這種小動物,哄阿乖。

還要讓我給阿乖製錄各種動物,要可愛的,要萌萌的,要活的……

我已經冇有神唸了,製錄出來的,也不過是死物。

阿寶跟我說了一次後,見我冇製錄出來,也知道問題出在哪裡。

可他想把他以前擁有過的,全部再給阿乖。

所以他就打了白微,然後找了明虛……

給阿乖製錄了一整套玄冰的十二生肖,還有《白澤圖》上的所有異獸。

阿寶現在知道男女有彆,阿乖雖無鱗,但終究是墨修的孩子,不會溺水,所以很多時候都是阿寶帶阿乖在洗物池泡著,讓我去忙,或是去看書,他幫我照看阿乖。ABC小說

有好幾次,我不放心,悄悄的躲在外麵,總能聽到阿寶拿著那些製錄出來的十二生肖,哄阿乖,還跟他說:“以前阿爸都是這樣哄我洗澡澡的喲,現在阿爸不在,阿哥就陪你玩。阿爸很好的,他現在天上看著我們呢。”

“來,這是小龍,龍……吼……”阿寶還會拿著龍蛇,對著阿乖嘶吼,逗得阿乖咯咯的笑,浮在水麵上,手腳亂蹬。

阿寶總是這麼懂事……

知道冇有誰會跟阿乖提及墨修,也不敢在我麵前提起來,就用把墨修跟他相處的點點滴滴,再次了用來和阿乖相處。

他總認為自己是哥哥,墨修不在了,他就要照顧好阿乖,更甚至照顧好我……

我泡在洗物池裡,手在水中撥動了幾下,慢慢學著墨修的樣子,手腳放鬆,平躺在水麵上,就這樣看著上麵水嘩嘩的流下來。

幾次我因為身體發僵,慢慢朝下沉,嗆著水。

我總幻想著,墨修會出現,把我撈起來。

可最終都隻是我自己手腳撲騰著,浮上水麵。

至於更危險的事情,我是不敢再做的。

我有阿寶阿乖,還要掌控著沉天斧和熔天,免得後土步入原主的後塵,掌天禁而肆意滅世;或是華胥有朝一日,重歸地界,冇有誰能製衡她。

所以我最大的限度,就是讓自己在水裡嗆上幾口水,想著墨修感覺到我有危險,突然出現。

有時我想著,自己可能對墨修的愛,也就隻有這嗆的幾口水這麼多吧。

所以我不會像小說電視裡那些殉情的女子一樣,隨著墨修而去,或是直接去太一真身裡麵找他。

我居然還能帶著兩個娃娃,把他們養得挺好,天天陪他們嘻嘻哈哈的玩。

但他消失了四十七天,我卻感覺無論是巴山,還是清水鎮,好像哪哪都有他。

或許,終究是以前太過形影不離了!

阿寶阿乖離開的那一晚,我冇有按何壽的設想追去清水鎮,他們也冇有人再來打攪我。

我從巴山一隻老白猿那裡,要了一大竹筒的酒。

其實也不知道是什麼酒,就是盛夏的時候,他們摘了很多野果,吃不完,就全用竹筒、木桶封堆著,任由果子發酵,釀出來的雜果酒。

有著濃濃的果香,具體什麼果味,完全是隨機的,可度數也高。

我拿著竹筒的時候,在外麵封了一層冰,微微鎮了一下,然後拿了個兩個竹杯,上了摩天嶺,對著如蛇如練的星河,喝了一晚的酒。

於心眉說入了秋,摩天嶺上夜風寒,我喝著冰鎮果酒,卻越喝越熱。

坐在摩天嶺邊緣,有時總有一種想直接撲下去的衝動。

或許我撲下去時,墨修就會從天而降,一如原先很多時候,將我抱在懷裡,護著我……

可我冇有勇氣跳下去,我怕自己摔不死,反倒摔傷了,他卻冇有出現。

又怕自己摔死了,阿寶阿乖冇人管,以後墨修哪天回來了,我卻不在了。

我以前了無牽掛,現在全是牽掛,似乎這天禁之下,所有能動的,不能動的,我都要守護著。

我喝了一晚的酒,看著夜空中,星河中的星辰越聚越多,宛如一條點綴著無數是星光的黑蛇。

再慢慢看著星光逐漸黯淡,那條黑蛇如消散的影子一般,消失在空中。

一晚上喝了一整竹筒的果酒,我半點醉酒的意思都冇有,我還神清氣爽的,帶著阿寶阿乖的衣服和要用的東西,更甚至是還拿了他們要看的書,還把阿貝和於古月也一起帶到了清水鎮。

既然都是小孩子一起玩嗎,阿貝和於古月當初也是於心鶴托付給我的,也得一起啊。

清水鎮裡的風家子弟已經全部搬走了,蒼靈冇有再露麵,一直呆在那片圍繞著清水鎮的竹林中。

阿寶帶著蛇娃,在裡麵吃筍,也在裡麵和於古月一起對練,有時還會和沉青一起,對打。

阿乖阿貝兩個小的,隻能坐在編的竹簍子裡,見他們打得熱火朝天,啊啊的叫。

小神蛇從南墟出來後,也會時不時加入進去。

她大這麼多,又是神蛇,在阿寶不用蛇娃的情況下,沉青、阿寶、於古月全部上,都不是她的對手,讓小神蛇一時自認為天下她第一,天下她阿哥!

每次都是何壽,或是蒼靈看不下去,一下子給她打趴下,然後就又是一團混戰。

我暗中找蒼靈談過,他依舊是那幅對我愛理不理的模樣,也冇有認為自己做錯了。

他總認為原主做的是對的,畢竟他是空心的,從天界下來,就是守護太一神魂、複活太一的。

我也冇有對他報太大的希望,隻是讓他守好清水鎮。

同時讓他對那些先天之民體內的竹根多一點關注,既然這些東西是他和後土同意放入先天之民那些孩子體內的,我也希望他們不要太過了。

畢竟舒心怡她們,還是和華胥一起征戰天界的。

熔天也是需要這些先天之民的孩子,以秘術飼養的。

其實後土和蒼靈掌控著先天之民這些孩子,又何嘗不是在暗中製約著熔天。

大家互相製衡,可誰也不點明,還要裝出一幅情深意重的模樣。

蒼靈表示,隻要先天之民那些孩子,不禍害外麵,那些竹根就會像當初清水鎮居民體內的人麵何羅一樣,不會有任何感覺。

而我隻要不危害原主,不害天禁,不影響太一真身,他也不會對我做什麼。

他說這話的時候,竹林裡無數竹葉飄蕩,劃過那些阿寶阿乖他們這些在竹林裡玩的孩子身體。

果然,蒼靈還是藏得最深的那一個,也是最厲害的那一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