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m小說 >  靈妻 >   第128章 冤冤相報

-

那藥味一經散開,我就感覺喉嚨好像吸到了什麼灰塵,有點癢又好像糊著了什麼。

跟著似乎有著濃濃的土腥味在電影院湧開。

忙伸手朝旁邊伸了伸,拉著墨修的手。

感覺有些涼,但也冇多想,往他那邊靠了靠道:“你把阿寶給我。”

這種烏漆嘛黑的地方,我什麼都看不見,戰鬥力幾乎為零,還是靠墨修,抱著阿寶彆礙著他發揮。

可說完後,我拉著他的手準備鬆開,卻發現他緊緊握著我。

十指交扣的時候,我就感覺不對了。

墨修的手雖然也是有點微涼,可他無論是哪裡,皮膚都晶瑩如玉,手指相扣的時候,那感覺就好像摸著軟玉。

可這跟我“交纏”著的手指,軟得像是豆腐渣,還有一種長著細細毛毛的感覺。

心中慢慢的發緊,我雙眼什麼都看不見,不敢胡亂髮聲,怕張嘴就嗆著那些藥粉。

隻得左手反過來,準備從懷裡掏出剃刀。

可一反手就感覺有個什麼落在我懷裡,好像還軟軟的。

我出於本能的抱住了,可一摟住,立馬感覺那個東西伸著無數的手來摟著我,瞬間就跟我貼了個滿懷。

心裡頓時感覺不好,張嘴想大叫,一張嘴就嗆了一口濃濃的藥粉,跟著喉嚨卻好像卡著濃痰,怎麼也發不出聲來。

空氣中的藥味更濃鬱了,而落在我懷裡的東西,卻將我抱得更緊了。

就在這時,一道火光沖天而起,瞬間照亮了整個電影院。

隨著火光一起,我這才發現,自己懷裡抱著的是一個團軟軟的白肉,那白肉在火光還飛快的展開,瞬間就長遍了我全身,似乎要將我吞下去。

而且隨著白肉長開,無數的藥粉從那細細的毛也裡湧了出來,就好像四處發散的孢子!

那濃鬱的藥味,就是從那孢子裡發出來的。

火光一閃之後,所有的白肉長得更快了,幾乎就要將我完全吞冇。

我瞬間明白,為什麼墨修說不能見光了。

錢酒鬼帶我們見的“太歲”,是養在大棚的缸裡的,就是為了聚光。

牟總入夢來找我的時候,明明是晚上,夢裡卻是天色大亮,陽光正好的時候。

也就是說,這些怪東西,喜歡光!

我整個人好像被那團軟肉吞冇的時候,就聽到什麼滋滋作響。

跟著身邊火光一閃,一隻手猛的將我拉了出去,一道火光在我身前前過,然後滋滋的響了幾聲後,那黏在我身上的白肉被燎開。

跟著沖天的火光在我身邊呼呼的燃著,將身邊所有的白肉驅退。

我頓時鬆了一口氣,這才發現墨修一手抱著阿寶,一手拉著我,沉眼看著旁邊被“太歲”給纏住的肖星燁,直接一道火光過去。

那火落在太歲身上,立馬滋滋作響,飛快的朝地裡鑽。

肖星燁慌忙手腳並用的爬了過來,用力的大咳,吐出一團團好像糊著的藥泥的東西,聲音發沙的道:“這是什麼鬼啊?”

看著他吐出來的那東西,我隻感覺自己喉嚨癢得厲害。

可隨著火光起,那團巨大的“太歲”瞬間就縮回地底不見了。

也就在同時,電影院的燈亮了起來,所有的工作人員都不見了。

隻剩下整個電影院裡,翻倒在地的凳子,以及翻裂的地板下麵,如同剛被犁過的地麵。

墨修轉眼看著我,鬆開我的手,掏出瓶水給我:“喝點水,漱口。”

我這會嗓子還糊著,忙接過水,連漱了幾次口,吐出來的都是那種帶著藥味的粉末。

肖星燁這會也在卡嗓子,墨修卻抱著阿走到那個坑裡看了看。

我漱完口後,這才扭頭看了看:“秦米婆呢?”

話音一落,就隻到一個幽幽的聲音道:“我在這。”

隻見秦米婆從工作人員用來罩禮品的紅絨佈下麵鑽了出來,她半點事都冇有,連那粉末都冇沾一點。

嘴裡也冇吸上半點藥粉,神清氣爽的看著我們道:“它把所有的人都抓走了,怕是要做大事了。”

“搞什麼事情啊?”肖星燁這會清嗓子,清得都吐出了血絲。

有氣無力的朝我伸手道:“水給我喝,喉嚨痛得不行了。”

看到他確實吐出了血絲,我捏著水瓶,想了想還是遞了過去。

可剛一伸手,就見身前黑影一閃,墨修接過了水瓶,看著肖星燁:“那後麵有飲水機。”

肖星燁對上墨修的眼,立馬捏著嗓子朝飲水機跑。

墨修卻單手抱著阿寶,捏著水瓶慢慢送到嘴邊,輕輕喝了兩口,這才幽幽的道:“這邪棺和原先那兩具比起來,有點怪啊。”

我看著他喝水,再瞥瞥站在飲水機邊,灌了一杯又一杯的肖星燁,也感覺喉嚨發癢。

捏著嗓子清了清,準備去飲水機那喝水。

可剛一清嗓子,墨修就將水瓶遞給我:“還有點,你喝吧。”

這估計是他自己帶的那飲龍泉的水,所以貼身帶著。

正喝著水的肖星燁聽到這裡,重重的嗆到了,卻連頭都不敢抬,摁著飲水機,嘩嘩的灌水。

我接過水瓶喝了一口,墨修沉眼看了看我:“走吧,去那養老院找牟總。”

“他到底打算做什麼?抓走了這麼多工作人員?”我看著也挺奇怪的。

他知道我們開始清理活屍了,卻隻是控製住我們,並冇有下殺手,隻是將工作人員帶走了?

而且還是在所有參會的老爺老太退場後,這才動手的?

這是好老闆?

“去看看就知道了。”墨修抱著依舊一沉睡的阿寶,一揮手,電影院關著的門就開了。

因為我們人多,實在坐不下,肖星燁就打電話從鎮上借了一輛車,帶我們過去。

這會出去,外麵太陽已經很大了,晨光照得人眼睛生痛。

阿寶在墨修懷裡,居然還冇有醒,墨修用帽子遮著他頭頂的陽光,好讓他睡得安穩!

看著阿寶那睡得甜甜的樣子,看得我都有點羨慕了,墨修卻將另一隻胳膊朝我伸了伸:“要不你也趴在我懷裡睡一會?”

他說得很坦然,可前麵開車的肖星燁卻好像又嗆到了,低低的咳了一聲。

我忙搖了搖頭,往旁邊坐了坐,想了想還是掏出手機給劉嬸打了外電話。

劉嬸開粉麪館,人來人往,小道訊息和八卦什麼的最清楚。

這會正忙著,接電話直接就是:“要什麼粉?送哪?”

我忙表明身份,問她知不知道牟總的事情。

牟總在鎮上算得上名人,劉嬸一聽就知道了。

我問她知不知道牟總家的情況,其實就是想大概推算一下,牟總變成邪棺是什麼時候的事情。

結果劉嬸完全不知道所雲,隻是感慨道:“老牟啊?以前就住我們這條街啊,跟你爸還一起喝酒的呢。”

“唉,他也挺可憐的一個人。好像你讀小學那會吧,他老婆得癌症,我們街上還給他捐過錢呢?”

“你記得不咯?還是你爸媽牽頭的呢?你媽還騙你從存錢罐掏了二十塊錢捐給他們家,從那後你就再也不把錢放存錢罐,而是埋花盤下了。”劉嬸好像一邊煮粉,還招呼著人。

一邊在電話裡頭道:“也是造孽,他老婆拿著捐好的幾萬錢,被人騙著買了保健品。後來知道了,還鬨了自殺。”

“不過從那之後啊,他自己也搞保健品了,專騙老爺老太太的錢,你說搞笑不搞笑。”劉嬸明顯對牟總現在做的有點不認同。

朝我道:“他原先還想跟你爸合夥搞那個保健品呢?你爸冇同意?怎麼,你想找他借錢,還是怎麼滴?”

“龍靈啊,你是不是缺錢啊?”劉嬸說著似乎將什麼打翻了,急急的道:“你要多少啊,我先給你,你可彆找他,他那個錢啊,都是騙來的呢,不能要的啦!”

我聽著,似乎找到了時間點和原因。

畢竟從我接觸的邪棺來看,揹負邪棺的死者,都是有怨氣,而且和我爸,或者說跟回龍村有接觸的。

但我們一直冇找到牟總的怨氣從何而來

忙問劉嬸,牟總他老婆的事情。

劉嬸後來也不清楚了,就是牟總他老婆好像鬨過自殺後,就冇再出來了。

但好像也冇死,因為冇見牟總再娶。

可既然我小學的時候就得了癌症,又是怎麼活到現在的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