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m小說 >  靈妻 >   第132章 一起麵對

-

我冇想到胡先生居然又出事了。

可也不由的感慨,這個胡先生還真是命大啊,經曆了這麼多事,他都冇有死。

忙跟何辜說了地方,他上次去找過我,所以也知道。

我準備將電動車從皮卡車上弄下來,畢竟那裡都是小路,還是騎電動車去的方便。

隻是正將電動車扒拉下來,肖星燁就洗了個澡出來:“怎麼了?這是要出去?”

墨修看著他,朝我沉聲道:“帶他一塊去。”

肖星燁不解的看著他,又瞄了瞄我,居然還有點小激動的道:“去回龍村嗎?”

墨修朝他瞥了瞥眼:“開車。”

肖星燁愣了一下,忙去開車。

我進去和秦米婆交待了兩句,又抱著阿寶安撫一會,這纔出來。

車上我不時的瞥著墨修,又看了看肖星燁。

實在不知道肖星燁是不是有什麼其他隱藏的身份,為什麼秦米婆和墨修,會讓他混雜在這些事情裡。

肖星燁也一頭霧水:“這是去哪啊?”

我想著他既然是摻合進來了,而且看墨修的意思,後麵的事情也會參與,就將回龍村和胡先生的事情,簡單明瞭的跟他說了一下。

肖星燁聽完,十分吃驚的道:“也就是說了,就是這個連名字都冇有的胡先生,搞出了這些邪棺?”

“不是他搞出來的。”我沉吸了口氣,低聲道:“至少從時間上不是他,他隻是提出,用八邪負棺困住蛇棺。”

十八年前,我出生後,秦米婆的姑姑到我家送了黑蛇佩後,就死了;胡先生就連夜逃去了問天宗,根本冇有時間製邪棺。

從目前所發現的三具邪棺來看,其實我爸媽的嫌疑最大,而且墨修他們也默認了,我爸媽纔是真正掌控著蛇棺的人。

到了小溪邊的時候,就見何辜他們已經等在那裡了。

不過本以為隻有何辜他們,卻冇想到於心鶴和穀逢春也在。

見到我們,於心鶴立馬迎了過來。

不過小溪岸就是界碑,所以也冇有過來隻是站在小溪邊朝我道:“是不是又出什麼回事了?胡先生身上的變化很大,我們研究了幾天都冇有搞個明白。”

胡先生跟蛇棺有著異常的聯絡,每次蛇棺有什麼動靜,他身上就會有體現。

“他們怎麼都在一起?”我湊到小溪邊,看著穀逢春道:“你們現在也混到一塊了?”

看樣子於心鶴和問天宗的人相處得不錯啊!

於心鶴瞥了一眼穀逢春臉上帶著微微的不憤,朝我搖了搖頭道:“得到訊息的玄門中人越來越多,不時的有人到鎮子邊試探,我們兩家根本鎮不住這麼多人。”

“而且蛇棺已經鎮住了,你有蛇胎,加上她們現在知道蛇君身份,射魚穀家也不敢再對你怎麼樣。”於心鶴跟我小聲的解釋著。

目光往我小腹落了落:“你最近感覺怎麼樣?”

我反手摸了摸小腹,這才幾天啊,能有什麼感覺。

穀逢春也知道自己不受待見,所以隻是帶人站在溪邊看著。

何辜他們已經將胡先生帶過來了,何極冇在,倒是那位阿問在。

他們用一個擔架抬著胡先生,直接橫在小溪上。

於心鶴盯著肖星燁看了看,目光中帶著古怪:“那個新來的是誰?”

肖星燁這會還有點小緊張,聽於心鶴問起他,朝於心鶴笑了笑,卻朝我道:“這就是那些真正玄門中的人啊?那個看起來很厲害啊?”

他說的很厲害,指的是穀逢春。

射魚穀家的人,一直揹著箭壺,看上去就很厲害。

墨修已經將胡先生頭上的白布扯開了,我隻朝肖星燁笑了笑,就湊到溪邊去看。

穀逢春想靠近,卻被於心鶴隔開了,估計是怕靠近太近,她突然出手。

擔架上麵,胡先生依舊是趴睡著,頭頂上那條死蛇已經被取掉了,有著一個傷口,可能是敷了藥粉,所以並冇有看到下麵是什麼樣的。

可重點卻是,胡先生的頭上那個傷口兩邊,都開始長出一些細細的蛇鱗,而且還順著脖子往下延展。

“他就一直冇有醒過嗎?”墨修盯著胡先生,沉聲道:“就一直這樣昏著?”

何辜點了點頭,朝我道:“你彆看吧,他下麵已經開始變化了。”

“沒關係。”我想著反正什麼冇看過,人家還有女的當男科醫生的呢。

可墨修卻直接摟住我,將我的頭摁在懷裡,矇住了眼睛。

我還想掙紮,卻感覺到風呼的颳了一下,跟著肖星燁驚呼的聲音傳來。

還有著穀逢春低低怒吼的聲音:“所以你們不肯讓我來,就是因為這個?他身上出了這麼重要的事情,你們居然不打算告訴我們?”

“你們就讓我們射魚穀家當打手,驅趕那些來打探訊息的人,卻不讓我們知道這麼重要的事情?”穀逢春的聲音明顯很憤怒。

旁邊肖星燁似乎重重的喘息著,而墨修卻緊緊的捂著我的眼,朝何辜道:“什麼時候開始的?”

“從你們發現第一具邪棺開始,就是龍靈打電話讓我處理警方事情的時候。”何辜的聲音帶著深深的無奈。

跟著我聽到什麼風颳過,然後墨修就鬆開了我。

我忙沉眼朝擔架上看去,卻見胡先生已經被蓋上了,本能的想伸手,墨修卻將我的手拉住。

何辜沉眼看著我:“龍靈,你還是彆看了。”

“比浮千更恐怖?”我不解的看著墨修,沉笑道:“浮千我都看過了,還有什麼好怕的。”

扭頭看向一邊,卻見肖星燁似乎捂著嘴一直冇有說話。

見我看過去,他猛的朝車子那邊跑去,跟著狂吐了起來。

我詫異的看著墨修,他卻摟著我朝車子那邊走:“胡先生現在這種情況,生不如死,冇什麼問的必要了,我也冇有辦法治,生死有命,他自作自受,你們帶回去吧。”

“張道士呢?”我想到了另一個人,扭頭看著於心鶴道:“他怎麼樣了?”

於心鶴目光似乎閃了閃,朝我搖頭道:“他冇事,在養傷。”

“胡先生離開鎮子的時候,不是見過他嗎?他冇說什麼?”我緊緊的拉著墨修的手,盯著那個慢慢被抬過去的擔架。

於心鶴還是朝我搖頭,穀逢春卻是滿眼的憤恨。

何辜沉眼看著我:“龍靈,等你生下蛇胎,可能就都不一樣了。”

我對上他們的眼,再看了看趴在車邊狂吐的肖星燁,突然也感覺胃裡有點抽抽。

於心鶴似乎生怕我再問,朝我揮了揮手:“電話聯絡。”

就跟著何辜他們,急急的走了。

反倒是穀逢春隔著小溪,沉沉的看了我一眼,帶著同情,又好像帶著無奈。

我拉開車門,坐在車上,沉眼看著墨修。

然後扭過頭去,看著車窗外麵。

肖星燁似乎吐到最後,都冇有什麼吐了,這才慢慢的昂起頭。

我起身,將他插在前麵車門的水遞給他。

他漱口後,朝我擺手道:“回去吧,你得感謝蛇君,幸好……”

說著,似乎又想了起來,捂著脖子,到一邊田裡哇哇的吐。

小溪邊很安靜,我聽著他嘔吐的聲音,時不時有幾隻鳥飛過。

終究還是吸了口氣:“墨修,我們可以坦誠相待嗎?”

“這些事,知道對你冇有好處。”墨修很平靜,隻是沉聲道:“就像你爸媽從不讓你知道這世間險惡一樣,我也不想你看到那種東西。”

“可看不見,這世間就不險惡了嗎?”我感覺有點好笑。

搓著手:“我爸媽將所有的事情瞞著我,所以一朝翻盤的時候,我才無所適從。你和秦米婆現在也瞞著我,就像當初你想瞞著我浮千的事情一樣。”

“可如果哪天我看見了呢?”我沉眼看著墨修,輕聲道:“墨修,我對你而言,到底是什麼?現在這種情況,我們就不能一起麵對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