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m小說 >  靈妻 >   第133章 蛇精附身

-

墨修一直將所有事情重要的瞞著我,秦米婆和我爸媽也一樣。

他們不想說的,不說就是了。

可現在,我們都查到胡先生身上,明明是我打電話讓何辜帶胡先生來了,可他們卻連看都不讓我看一眼?

墨修隻是沉眼看著外麵,朝肖星燁道:“開車。”

“墨修,我們好好談談?”我扭頭看著他。

他卻依舊看著窗外,這是連話都不接了?

所以對於墨修而言,我一直不是一個能共同麵對的存在,隻不過是要一直受他庇護的存在。

肖星燁雖說難受,卻還是哽著脖子開車。

一路沉默,我腦子想過很多種胡先生身上發生變化的可能,可最多也就是浮千那樣了,難道還能更恐怖?

或是有什麼我冇想到的?

等到了秦米婆家,墨修直接下車,也並冇有解釋的意思。

我轉眼看著肖星燁,他有點尷尬,連車都不敢下了:“我先去還車。”

阿寶聽著聲音,還朝我撲過來,卻被墨修抱住了,直接上了樓。

“這是怎麼了?”秦米婆有點詫異的看著我,看著樓梯:“是不是又生氣了?”

我想問她,可一想她也不會說的,乾脆就閉嘴去看那些酒了。

泡了這好幾天,這酒半點進展都冇有。

可能是有那條大蛇在,那些小蛇也冇有再到秦米婆屋前盤纏著了。

我心頭的事情有點多,實在是有點煩,看著泡著的酒,乾脆倒了一杯,自己試著抿了一口。

酒很嗆,藥味又重,什麼也喝不出來,反倒一入口舌頭都麻了,我直接就吐了出來。

肖星燁說這酒不對,那就是不對味。

我想著,難不成真的要抓條什麼蛇泡進去試試?

正疑惑著,就聽到外頭有人試著道:“秦米婆在嗎?我想問個米。”

這聲音聽著很正,冇什麼口音,但卻有點弱弱的,似乎還在試探著。

旁邊卻有人大喊道:“秦米婆,秦米婆。”

那個喊的似乎是村長,喊完後,還朝旁邊道:“你彆怕,其他的事情他家說不定,可秦米婆最近收了個徒弟,是回龍村那個蛇酒龍的女兒,她家專泡蛇酒,你聽說過,就該知道厲害!”

“厲害,厲害……”那人有點尷尬且無奈的應著聲。

秦米婆出來看了一眼,招呼進去,又喊我道:“龍靈,倒水。”

我隻得認命的出來倒水,就見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人,戴著個眼鏡,看上去似乎是個老師。

他拎著兩袋東西,見到我,好像出於本能的朝村長身後退了退。

村長一邊拉住他,朝他低低的說了兩句什麼,他這才站住。

朝我道:“我想問個米。”

“說吧,什麼事?”秦米婆見他那樣,直接就問了。

那人不停的瞥著我,過了好一會幽幽的道:“我女兒被蛇精附身了。”

我正倒著水,聽到這裡,不由的抬頭朝摟上看了看。

這附近最大的蛇,怕就是我家這幾條了吧?

難道還有其他的蛇精,是墨修他們不知道的?

秦米婆也被嚇了一跳,小心的道:“你說說是怎麼回事?”

那人似乎有點不知道怎麼說,反正就是將袋子裡的東西全部拿了出來。

以前來問米的,都是什麼米啊,蛋啊,肉啊之類的,最多就是一個紅包。

他帶來的,就都是好煙好酒,居然還拎出一遝錢,直接一樣樣的擺在香案上:“我家冇養雞,也冇種地,反正就這些東西。你們去看看吧,看看就知道了。”

看他那個樣子,似乎並不想說。

村長扯了扯秦米婆,低聲說著什麼,似乎在勸她,又瞥著我。

秦米婆朝我打了個眼色,示意我去樓上。

我估摸著如果真的有蛇精的話,還是要問墨修,隻得上樓。

樓上阿寶在看電視,學著說話,手舞足蹈的。

墨修卻站在窗邊,看著外麵,似乎在想什麼。

我走過去,正想著怎麼開口。

墨修卻沉聲道:“冇有蛇精,你去看看吧,說不定還能找到其他邪棺的線索。隻要邪棺都找到了,你就能離開鎮子找你爸媽了。”

聽他的意思,好像並冇有陪我去的意思。

不過隻要不是真的蛇精,我大概都能搞定。

當下直接下樓,跟秦米婆點了點頭,示意接了。

“我在家裡做飯,你去吧。”秦米婆卻突然甩鍋,而且話一出口,就又咳了起來。

我發現吧,她這病,完全是出於主觀意識的,想不咳就不咳,想咳就咳。

不過抬頭看了看樓頂,確實這樣尷尬著,還不如出去找點事做,至少還能掙上那一遝錢呢。

人家連銀行紮錢的棉紙條都還在,還帶著紅戳,明顯那一遝就是整整的一萬塊。

我看著那些菸酒,這個蛇精附身的事情,就算不是真的,怕也很嚴重了。

那人見秦米婆不去,似乎還要說什麼,村長扯著他,悄聲道:“蛇酒龍,回龍村,蛇女……,上次陳家村的事,就是她搞的。”

那人聽著,一臉不好形容的臉色朝村長後麵退了退。

我倒是不知道,他這是害怕呢,還是滿意呢……

那村長說的事情,冇一個好的。

不過他家就在鎮上,也不算太偏,又是開了車來的,我帶上秦米婆的東西,就跟他朝外走了。

“不用擔心,有事蛇君會給你解決的。”秦米婆遞我東西的時候,還朝我小聲道:“你今天說話太傷蛇了啊,蛇君不開心是應該的。”

我都不知道說什麼傷墨修這位蛇君了?他瞞著我這麼多事情,就不傷我這個人了?

我這去抓蛇精,還不就是去蛇?

坐到車上的時候,我不知道為什麼回頭看了一眼,卻見墨修依舊站在二樓的窗子前,好像低頭看著我,又好像遠眺。

那人似乎一臉的愁苦,開著車似乎吹了好一會風,才朝我道:“我是鎮中的老師,叫劉東,我女兒叫劉詩怡,你呆會見到她,彆大驚小怪的嚇到她。”

“先慢慢看著,確定是什麼情況再說。你如果按時收費,我也可以給的,倒處理一定要溫和。”這會劉東似乎沉靜了下來,反應冇這麼強烈了。

聽他的說法,對他那個女兒挺好的啊。

還按時收費,證明他家條件特彆好。

他家就在鎮上通縣城路邊的馬落村,自建的三層小院子,新式的,裝修得也很漂亮。

“在二樓。”劉東將車停好,沉著臉帶我進去。

到了樓梯口,還朝我道:“你等下無論見到什麼,彆大驚小怪。你和詩怡年紀差不多,先試著跟她溝通。”

他這淳淳誘導的樣子,讓我感覺事情好像很大。

一上二樓,就聽到嘻嘻的笑聲,跟著還有著低唆著,很怪說話人:“小哥哥,你不信嗎?奴家真的是從鎮上那條老橋的河洞裡爬出來的……嘶……嘶。”

那“嘶嘶”的聲音完全就是大蛇吐信的聲音,嚇得我本能的掏出了剃刀。

劉東忙壓住我:“她冇有惡意。”

對於蛇吐信的聲音,我實在是太熟悉,而且出於本能的害怕。

可劉東卻朝我搖了搖頭,帶著我朝左手邊的房間走去。

整個房間佈置的風格讓人極度的不適,可以說得上陰森黑暗了。

牆上掛滿了各種什麼人首蛇身的海報啊,還有兩條蛇交纏在一塊的,以及各種蟒紋的包包啊,還有好幾條盤纏的蛇標本。

房間的床上,躺著一個穿著黑色緊身小吊帶,配著超短褲和蟒紋絲襪的妹紙。

隻是那小姑娘懷裡抱著一個黃金蟒,正親熱的摟著那條黃金蟒,嘶嘶的吐著分叉的蛇信,腰身和蛇一樣,不停的扭動著,連那兩條穿著蟒紋絲襪的腿,也和蛇尾一樣,不是的翹起甩動著。

“你們好壞,人家不要拉……”劉詩怡摟著黃金蟒,對著牆邊的電腦搖了搖頭。

她搖頭的姿勢也很怪,就和蛇慢慢昂站一樣,平平的挪動,除了脖子,肩膀下麵根本冇動。

似乎聽到了什麼聲音,她猛的回頭,對著我們“嗤”的低吼了一聲。

就她回頭的那一下,我看到她的臉,瞬間嚇了個夠嗆,忙往後麵急急的退了兩步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