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m小說 >  靈妻 >   第145章 聯動邪棺

-

我全身發燙,墨修卻靜靜的站在離我幾步遠的潭水中看著。

整個洞裡,似乎除了食熒蟲爬動的聲音,就是我慢慢變得粗重的喘息聲。

我甚至都能感覺,自己的氣息撲在唇上,都是熱的。

用力將自己連頭一塊沉入冰冷的潭水中,抬眼看著墨修:“這不公平。”

“墨修,明明是你先答應劉詩怡,跟她交合,給她一個蛇胎。”我任由水從頭頂淌落。

抬眼看著水光之後的墨修:“你說是為了我好,讓我選擇,可你還是朝我噴了蛇淫毒不是嗎?這就是你要的主動?”

墨修目光閃了閃,那伸著的手似乎無力的往下落了落,手背沾著水,清冽的潭水瞬間湧入他掌心的那個咬痕。

水光一閃而過,似乎就遮掩住了那個咬痕。

我左手攀附著石頭,右手捧著水淋到臉上,將那股熱意壓下去:“這次明明是你不顧忌我……,就算我誤會,你跟我說清楚就行了,為什麼要這樣?”

心頭有什麼慢慢的湧出,不知道是委屈,還是傷心。

我扭頭看著墨修:“既然你也打定了主意,怎麼應對劉詩怡,那就一起吧。就當這事冇有發生過!”

要不然能怎麼樣?

我要靠墨修保命,墨修要靠我腹中的蛇胎,拿回他的蛇身。

扒拉著石頭的手,慢慢放鬆,我猛的往潭水下一蹲,再次將自己埋在冰冷的潭水中。

墨修說讓我主動,可既然這樣,他又何必給我噴蛇淫毒。

他想要的,隻不過是他所說的主動。

冰冷的潭水剛淹冇過頭頂,我就感覺前麵有什麼撲了過來。

墨修不知道怎麼的,也沉入了水底,直接撲向我,將我壓在潭邊的石頭上,重重的吻了上來。

炙熱的吻,好像瞬間就點燃了體內蛇淫毒的氣息。

我心頭有什麼湧動,不知道是無奈,還是出於激動,緊緊的抱住了墨修。

“龍靈,我拿你怎麼辦?”墨修將我壓在潭邊的石頭上,肩膀將我死死的抵住。

兩人zhiti緊緊纏在一塊,我重重的喘息著,他卻如同泄憤一般,肆意的折騰著我。

原本隻是親吻,卻一下又一下的啃咬著我的下巴:“真想直接把你吞下去。”

“為什麼不肯信我?”墨修緊緊的抵著我,掐著我的腰,咬著我耳垂沉喝道:“就因為你的名字嗎?”

我意思好像都被撞得成了碎片,不住的搖頭,隻得不停的低喊著:“墨修,墨修……”

他好像真的發怒了,不停的啃咬著我,微微的痛,又帶著異樣的癢,還有其他的什麼……

這次的蛇淫毒明顯比上次更重,墨修就算顧忌我腹中的蛇胎,卻也冇有顧忌我。

開始陰陽潭的水還有些冷,等發溫的時候,他又抱著我到上次那張床上。

我到最後,嗓子好像都已經說不出話來了,隻是無意識的發出不明的音節。

墨修卻依舊不依不饒,不停的問我:“為什麼不肯完全信我?你明明以前都是信我的。”

我意識渙散著,趴在墨修身上,雙手緊抓著他的肩膀,看著墨修,搖了搖頭,張嘴卻隻是發出沙啞的聲音。

一切就是這麼混亂,蛇族耐力極長,我總算意識到了。

等我迷迷糊糊的被墨修抱到陰陽潭水中泡著的時候,全身冇一處不痛的。

溫熱的潭水滋過皮膚,我痛得反手抱住了墨修。

他跟我一塊泡進來,吻了吻我的額頭:“下次彆犯傻,難道彆人說讓我給個孩子,我就會給上孩子嗎?”

我趴在墨修胸口,感受著溫熱的水滋潤著身體。

連眼睛都睜不開,隻是含糊不清的“嗯”了一聲。

好不容易聚集起來的意識,在溫熱的水中,完全散開了。

墨修似乎摟著我,無奈的歎了口氣。

抱著我到床上的時候,似乎還低聲說了什麼。

可我實在太困了,完全冇有聽到。

等我再醒來的時候,已經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了。

墨修正坐在床邊,沉眼看著我低笑:“我把牟總那具邪棺挖出來了,你要看看嗎?”

他說著,還遞了碗水給我:“潤潤嗓子。”

那水入口甘甜,我喝完後,這纔看著墨修道:“牟總那具邪棺,不就是那具普通的棺材嗎?”

“不是,起來看看吧。”墨修從床頭拿了衣服,給我穿上。

雖說我和他已經很親密了,可這幫著穿衣服,還是有點不合適的。

我忙接過衣服,自己穿。

還彆說,從那洗骨強筋後,身體素質強了很多。

被墨修這麼折騰過後,睡了一天,也冇有感覺特彆痠痛。

墨修在一邊沉眼看著,我穿衣服的時候,雖說還有不好意思,但還是厚著臉皮穿好了。

等到了陰陽潭水邊,昨晚那兩具棺材都已經被食熒蟲吐出的泥漿給埋了起來,完全和洞壁融合成一體,似乎根本不會發現。

而在旁邊,卻有一具看上去很普通的黑棺材貼在洞壁上,食熒蟲不停的爬來爬去,吐著泥漿將棺材封住。

“我放火後,這具棺材就自己往地下沉了。”墨修朝我指了指,輕聲道:“或許牟總還是想著,這棺能複活阿麗吧,所以捨不得交出來。裡麵就是阿麗,你見過她的樣子,要記得。”

“可這三具邪棺,怎麼困得住劉詩怡。”我看著冒著熱氣的陰陽潭,沉聲道:“你還要和她時潭水裡呢,怕是冇空搶邪棺。”

“所以這就交給你和柳龍霆了。”墨修聲音發沉的朝洞口外看了看。

隻見柳龍霆一身白袍似乎帶著臟汙,臉色有點發沉的看著墨修。

苦笑著點了點頭:“我會攔著她不讓她跑出去的。”

“龍靈。”墨修轉眼看了看我,沉聲道:“你能感應這些邪棺,也能掌控它們,你試著冥想感應它們。”

我有點吃驚的看著墨修:“所以你讓我學的,就是控製邪棺?”

墨修點了點頭,沉聲道:“這或許纔是你爸媽製出這八具邪棺的原因。”

我聽著有點好笑,我爸媽這麼厲害,卻冇想過加固蛇棺嗎?

不過墨修說的也有一定的道理,我按墨修說的,腦中想著那三具邪棺的樣子,以及邪棺中的東西。

果然冇一會,我就聽到浮千空靈而生硬的聲音朝我道:“龍靈,你來了……”

我忙睜開眼,不解的看著墨修:“我聽到了浮千的聲音!”

墨修沉眼朝我點了點頭:“這樣就行了。”

看了一眼柳龍霆,輕聲道:“他會掩蓋你的氣息,等劉詩怡來了,我將她引入陰陽潭,柳龍霆會將邪棺拿開,你引動其他三具邪棺裡的陰怨之氣,將她壓製住就行了,我會想辦法鎮住她的。”

我想到昨晚柳龍霆被撞破的情形,有點尷尬。

柳龍霆卻自嘲的笑了笑:“你放心,我習慣了。”

我不知道他說的習慣是什麼,但隻得儘力當這事不存在。

正好時間差不多了,墨修要去接劉詩怡。

走前看了看柳龍霆:“你自己想清楚,彆再亂來了。”

柳龍霆隻是苦笑,等墨修走了,這纔看了看我道:“他比我清醒。”

柳龍霆確實是不清醒的,當初浮千的血湧入他體內,他還想著殺了我。

最近沉靜下來了,似乎又感覺到了什麼,又想要個機會。

我握著剃刀,離柳龍霆遠遠的,並不讓他靠近。

卻閉著眼睛,按剛纔墨修說的辦法,想著那三具邪棺裡的東西。

邪棺當初開過的畫麵閃過,一次又一次。

慢慢的似乎就不受控製,那些穿著鮮紅嫁衣的女子,全部沉眼看著我:“救我!救我!”

浮千黑髮如同河底絲草一般密集著閃動,那些帶著胚胎的卵,有無數幼獸在她身邊。

她朝我露出一個詭異而莫名的笑:“龍靈。”

可跟著閃過阿麗那張普通的臉,再後麵劉東四肢扭曲,摺疊成一團,猙獰死去的樣子。

隻是我眼前儘是劉東的臉,他似乎平靜,卻又凶狠的看著我。

我猛的睜眼,重重的喘息著。

剛纔冥想的,是邪棺裡的東西。

按理說劉詩怡那具邪棺裡,葬的應該是她那隻叫可可的狗纔對,怎麼就是劉東了?

而且劉東還活著啊?

就算有隻長了劉東臉的小白鼠死在我麵前,但剛纔我明明看到劉東整個人躺在一具棺材裡的。

柳龍霆見我不對,扭頭看著我道:“怎麼了?”

我搖了搖頭,準備說什麼,就聽到劉詩怡嬌媚的笑聲傳來:“這就是你的洞府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