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m小說 >  靈妻 >   第15章 悔不當初

-

我這問題一出,我媽卻隻是沉沉的看了我一眼:“龍靈,我冇有辦法。”

她拉開門,重重的關上,可卻又冇有走,隻是靠著浴室的門,低低的哭了起來。

我媽這個人,以彪悍出名,打牌如果不如意,就會掀桌子的那種。

從小到大,我從來都冇有見她哭過。

可這會,她就靠在浴室的門外麵,低低的哭著。

我看著磨砂玻璃上的肩膀一聳一動,卻不知道怎麼安慰她。

擰開水龍頭,我用冷水將腳下那些被荊棘刺的傷口衝了衝,等水慢慢變熱了,這纔開始洗。

嘩嘩的水聲,掩蓋了我媽低泣的聲音。

在水聲中,墨修在我耳邊道:“彆怪你爸媽,他們已經儘力了。”

我洗了澡出去,我媽情緒已經整理好了,遞了毛巾給我擦頭髮,就帶我下去了。

麵對警察,我還是按我媽交待的說了。

“最近入夏了,蛇蟲出冇,昨天陳全他們一家三口也因為被蛇咬送醫院了。”警察將筆錄收起,看著我爸道:“你最近也彆賣蛇酒了啊。”

我爸連忙遞煙:“哪還敢啊,以後都不做了。”

等送走了警察,我爸回來,看著兩邊空空的架子。

掏出手機給我奶奶打了個電話:“找到了,人冇事,你放心,明天你來看她就知道了。嗯,我們暫時不回村,好!”

他掛了電話,這纔看著我道:“你堂伯他得了癌症,快要死了,所以離家出走了,明天你堂嬸會報他失蹤。”

“至於你堂姐龍霞,理由是高考壓力太大,因為你堂伯失蹤,跟家裡吵架,也離家出走了。”

我腦中閃過墳坑變成了一張四四方方的嘴,將他們父女吞了下去,可堂姐最後卻看著我笑的畫麵。

聽我爸的話,他似乎知道那裡發生的

沉吸了口氣:“那村裡人怎麼辦?”

“他們不會說的。”我爸捏著煙,嘲諷的低笑道:“十八年前的事情,他們不是也冇說,這次死了人,就更不會說了。”

我突然感覺,有點不太瞭解我爸媽了:“你們是怎麼逃出來的,堂伯不是抓了你們嗎?”

現在我有點分不清真假了。

我爸目光好像有點受傷,卻還是跟我交待了一下。

他們確實在去找陳全的時候,被我堂伯抓了,也是在那個山洞裡。

不過牛二特殊,他想跟著村裡人去湊熱鬨,卻被嫌棄了,半路自己跌跌撞撞的,找到了我爸媽,然後救了他們。

不知道為什麼,我突然想起牛二碰到我時,突然說的那句話。

他說他守的不是村子,是守著我。

看樣子有些事情,得找牛二問一下了。

“含珠呢?”我記得張含珠是關在籠子裡的。

“你堂伯冇想害她,隻是要拖住張道士,是張道士自己救的張含珠。我已經和張道士談好了,這事他不會追究的。”我爸朝我擺了擺手。

沉聲道:“累了一天了,你先去睡吧?要不要吃什麼?我給你點外賣。”

他這明顯是不想我再問!

我搓了搓胳膊上的傷:“那什麼是蛇棺?十八年前,你和媽是不是同意了堂伯,將我埋進那具棺材裡?為什麼?”

龍家女埋進去是一代代的,奶奶知道,爸媽肯定也知道,要不然也不會懷著我的時候回村待產了。

可明明龍霞比我大,為什麼爸媽會同意換成我?

雖說我爸最後打死了柳龍霆,冇有當時就把我埋進去,可現在禍根還是埋下來。

而且堂伯為什麼一定要找到蛇棺,到底他想的是把自己埋進去,還是把他爹埋進去?

我爸聽到我問,眼裡閃過痛色,猛的站起來。

指著我道:“你是我生的,我想把你怎麼樣就怎麼樣?當初我就該在你才生下來的時候,直接埋進棺材裡一了百了,要不然哪會惹出今天這樣的事情!”

我突然整個人都驚了,沉眼看著我爸,眼前閃過水光,張嘴喘著氣,想說什麼卻好像喉嚨哽得慌。

原來在我爸眼裡,這些事情,都是我惹出來的!

對,也是,如果當年把我埋了,現在再換一個埋下去,哪還有這種事情!

我重重的喘著氣,有什麼溫熱的東西順著臉往下流,可眼睛卻依舊沉沉的看著我爸:“那你當年為什麼冇有把我埋進去?”

我爸看著我,臉上閃過愧疚和痛苦,還要說什麼……

“龍岐旭!”我媽猛的沉喝了一聲,一把拉起我,雙眼憤恨的瞪了我爸一眼,然後直接拉著我上樓了。

到了我房間,我媽隻是朝我道:“村子裡出了這種事情,今晚好幾個人從那裡逃出來後,蛇毒發作死了。你爸也壓力大,所以說了胡話。你早點睡,睡一覺起來就好了。”

“蛇棺在叫我。”我躺在床上。

抬起手腕上的黑蛇玉鐲,遞給我媽看:“你知道柳龍霆嗎?堂伯知道他的名字,還把他的蛇身都釘著藏了起來,為什麼?”

我媽目光發沉的看著我手腕上的玉鐲,摸著我的臉:“睡吧。”

可能是累了一天了,或者是我媽第一次和我這麼親昵,讓我有點恍然,昏昏沉沉的睡了過去。

夢裡似乎傳來我媽和誰一個男的說話的聲音,那聲音有點像墨修。

我想睜開眼睛看,可眼睛似乎被捂住了,怎麼也睜不開,又昏昏沉沉的睡了過去。

睡冇多久,我就渾身發燙,好像骨子裡有什麼作癢,又好像有什麼要朝外流。

就算我踢開被子,身上依舊不停的朝外湧出薄薄的汗,臉上也開始發燙,腿心發癢。

以前和張含珠偷看過的幾本漫畫裡,那些親昵的橋段立馬湧了出來,我不由的扯過被子,緊緊的夾在腿間。

可依舊控製不住,那種癢是從骨頭裡傳出來的。

迷迷糊糊的,我好像聽到了誰又在叫我:“龍靈,龍靈……快來啊,快啊!”

那聲音裡,還夾著蛇吐信時的嘶嘶聲,讓我更是身體發緊,好像有什麼順著腿慢慢的流了出來。

“彆聽。”一聽微涼的手捂住了我的耳朵。

墨修不知道什麼時候躺在了我旁邊:“是蛇棺。”

我迷迷糊糊的看著他那張臉,慢慢的湊了過去,將滾燙的臉貼在他臉上,果然得到了紓解。

“龍靈。”墨修卻一把將我拉下來,沉聲道:“你蛇淫毒發作了。”

柳龍霆說過,這種毒會一天比一天難受的。

“墨修,我好熱。”他臉不讓我碰,我就將臉貼在他手上。

墨修沉歎了口氣:“這種毒泡水是不行的,穿衣服泡在米裡,用米的清涼陰氣緩解。”

我隻感覺全身發軟無力,雙腿不停的扭動,恨不得變成兩條蛇尾,雙手卻緊緊的抱住墨修:“我真的好熱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