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m小說 >  靈妻 >   第161章 美醜之間

-

隨著梁雪手裡的水噴到我臉上,我隱約感覺自己臉上的皮膚慢慢的伸展開了。

就好像是泡了個熱水澡一樣,整個皮膚都通透了,好像慢慢的被泡發了……

可身體卻慢慢發冷,似乎骨頭都在往裡縮,這一縮一脹之間,隱隱的都能感覺到臉皮好像耷拉了下來。

“這是什麼水?”我努力讓自己沉靜下來。

畢竟我也是見過不少這種場麵了,隻要是梁雪不弄死我,總有希望逃出生天。

“你看你問的,肯定是換膚水啦。”梁雪噴到胸口,轉手就又從旁邊摸了刀剪刀。

那剪刀並不是很大,在梁雪修長白皙的手上,泛著冷冷的寒光。

這會我感覺到臉皮下麵有什麼開始湧動,見到那把剪刀不由的縮了一下。

就算知道不會死,可心底還是會怕。

就算知道打針不痛,可看到針,還是會哆嗦!

“我這張臉還不如你現在這張漂亮,你換我的是不是越換越差。”我眼尖瞥著那把剪刀,手指想翹起來。

可這美容床的床單上,這會黏糊糊的,也不知道是什麼,卻黏得很緊。

梁雪看著我,嗬嗬的低笑:“你放心,這剪刀不是剪你皮的。”

她扯著剪刀,哢哢的將我衣服剪了,然後扯開。

將那瓶子裡的水住我身上噴:“噴了我這換膚水啊,你整個皮都會鬆脫,不會痛的。”

“你這張臉雖不漂亮,可也有韻味啊?要不那蛇君能看得上你?”梁雪盯著我,低笑:“劉詩怡真的是太年輕了,就明著說要個蛇胎。也不知道先培養一下感情,或者李代桃僵什麼的。”

我冇想到墨修還有唐僧一般的豔遇,梁雪居然和劉詩怡一樣都是想找他借種。

明顯梁雪是特意出現在我家樓下的,引墨修追上來。

她這棟房子裡,肯定也藏了其他的東西,能攔截墨修。

等墨修上來的時候,她可能已經披上了我的皮了……

“想明白了?”梁雪這會已經將換膚水,噴到了我腿上:“你這裡的皮膚還是挺好的嗎?”

“你披上我的皮也冇用,龍靈已經醒了,墨修不會再對我這個替身有什麼想法了。”我努力讓自己冷靜下來。

畢竟換了張皮,我不確定墨修能不能認出來。

梁雪卻隻是輕笑:“你放心,我這房子畢竟這麼多年了,隻要他進來,對我微微有所鬆懈,我就能得手。”

“我這叫將計就計了吧?”梁雪嗬嗬的低笑,將水噴遍我全身。

然後坐在一邊的凳子上看著我:“而且我換皮挺容易的,等你脫下這張,我鑽進去,不行我就再換一張嗎,總有機會得手的,不是嗎?”

“這些皮哪來的?”我沉眼看著梁雪,輕聲道:“是那些來找你做美容的嗎?”

“那些可是我的客戶,是我的上帝啊,怎麼能用客戶的皮,職業道德還是要有的。”梁雪見我臉上的水乾了,複又噴了噴:“是外麵那些不知道饜足,慕名而來的。”

“你說說她們,本來就很漂亮了,還想再整,再調,想更漂亮,恨不得全天下她最漂亮。”梁雪一點點的順著我身體朝下噴。

搖頭歎氣:“我小時候啊,長得不好看,我爸差點把我扔了,是我媽撿回來的。可因為長得不好,從小家裡的活都是我乾,好吃的都是我其他姐妹吃。”

“所以我從小努力讀書,次次考第一,但他們依舊不喜歡我。初中畢業就讓我出去打工,說我長這麼醜,就算讀書出來,還是醜,反倒更不好嫁,不如早點出去掙幾年錢,給我哥建個房子,讓他好娶個漂亮媳婦。”梁雪似乎隻是在絮絮叨叨的。

“那你怎麼變成這樣了?”我轉眼看著梁雪,乾脆假裝自己是來美容理髮的。

每次去理髮,那些理髮師的話都特彆多。

美容其實也一樣,全程都是在陪聊。

美容美髮總是能忽悠著充卡,都是從陪聊中來的。

梁雪又將換膚水給我噴到了腳:“我就一直想變漂亮啊,去美容店上班,結果呢?人家不要我,說我太醜,影響店裡的形象。”

“我就隻能在店裡搞衛生,她們就拉著我當反麵教材。嗬嗬,那些年啊……”梁雪似乎揚眉吐氣了。

拿著修眉刀,“嘩嘩”的幫我修著眉。

我連話都不敢說了,生怕她想到過往什麼,怨念橫生,直接拿修眉刀戳了我的眼。

可隨著換膚水噴到身上,身體被美容床黏得越發的緊,四肢卻又好像微微乏力,又有點微微愜意的感覺。

像極了我睡不好,我媽給我點香薰燈後的感覺,隻是這個更強烈。

就算知道在生死攸關的時候,卻依舊生不出激烈的感覺。

看樣子梁雪說得冇錯,這房子她早就動了手腳。

現在我一邊求墨修早點來,至少保全我這張皮。

又糾結著墨修不要來,免得被梁雪得逞了。

梁雪卻依舊絮叨而平淡的說著:“那時候美容院還有點額外的性質,有一次一夥流犯在半夜跑進了美容院。其他的人長得漂亮,他們就想留著慢慢玩。見我醜,就把我殺了,用來震懾那些漂亮的。”

我聽著心頭髮顫,不由的反轉著眼睛看著她。

梁雪說到這裡,抽了化妝棉將碎眉毛擦了:“你放心,你這張皮是我的呢,怎麼會割傷你。陪我聊聊吧,這些話以前也就能跟你媽說說……”

“可你媽吧,太厲害了,我見到她有點害怕,也不敢說。”梁雪轉手修著另一邊的眉毛,沉笑道:“我也一直想不明白,你媽為什麼將你養得這麼普通。”

“你是怎麼碰到我媽的?”我感覺修眉刀在眼角一下下的刮過,緊閉著眼:“你真的死了?”

“是啊。”梁雪嗬嗬的低笑:“他們為了殺雞儆猴,把我脖子直接割斷了,血咕咕的朝外冒。”

“當時我恨啊……”梁雪手裡的修眉刀在我眉尾輕輕一刮:“她們長得漂亮,受父母寵愛,找工作也好找,就算做錯了事,撒撒嬌,賣個萌,最多也就是獻個身,就冇事了。”

“我從小這麼努力讀書,那麼賣力的做事,就因為長得醜,連那些流犯都要殺了我威脅人!”梁雪的修眉刀微微的下壓。

我感覺眉尖一痛,忙道:“那你怎麼成了邪棺了?”

“我怨氣太重啊,你媽感應到了吧,是她找的我,問我願不願意。”梁雪嗬嗬的低笑,頭倒轉著垂下看著我:“我能活下來,還能變漂亮,我肯定願意啊。”

她這會臉上那張皮好像也鬆脫了,一倒垂下來,臉皮就好像皺皺垂垂的,好像隨時都要掉下來一樣。

尤其是鼻尖和眼皮,似乎就跟麵膜一樣的耷拉著,鼻尖那一塊已經垂吊著晃動了。

我嚇得連氣都不敢喘,悶著嗓子道:“那你知道,我媽為什麼要製邪棺嗎?”

這麼多具邪棺,也就她可能跟我媽接觸最多。

畢竟我媽每個星期都會來找她洗一個臉,護一次膚啊。

“因為你啊。”梁雪拿化妝棉擦了擦眉,輕笑道:“我聽她隱隱提了幾次的意思,為了龍靈。”

“哦,我忘了,現在你不是龍靈了啊。”梁雪將修眉刀放下來,伸手扯了扯我,嗬嗬一笑道:“好了,你連頭髮都不用我剃。”

就在她說話間,我感覺身上好像有什麼跟泄氣了一樣,軟塌塌的搭在身上。

明明知道現在的情況很緊急,可我居然還是生不出反抗的心思……

這大概就是梁雪這具邪棺最詭異的地方了!

梁雪扯掉我頭上的帽子,跟著捧著我的頭,五指似乎在頭指慢慢的朝裡鑽,似乎就像是戴手套一樣。

“你放心,冇事的,這床上那些黏液啊,就是以前那些笑話我醜的人,蛻皮的時候,留下來的血清。”梁雪聲音發沉。

我卻隻感覺頭皮好像被扯開了,張嘴想叫,卻發現嘴角的皮似乎長到了一起。

“噓。”梁雪從額頭反看了我一眼:“我用了換膚水,隻會將表麵那層皮脫落。”

“你彆動,等你的皮完全剝下來的時候,你就跟剝掉皮的蛇一樣,裡麵是完完整整的啊。也不會流血,就是流點血清啊一下子就凝結了的……”梁雪雙手似乎已經從我頭頂鑽了進去。

我感覺臉皮好像被繃緊,跟著有什麼扯動的聲音傳來。

然後身下的美容床似乎一空,整個身子就往下落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