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m小說 >  靈妻 >   第170章 護身之符

-

浮千見到我很開心,那張慘白的臉上,帶著笑意:“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裡?”

我隻是看著她,撫著小腹,沉聲道:“你肚子裡的胎兒是可以取出來的,對不對?”

不說回龍村的人是怎麼生的,但至少阿寶,是浮千的蛇卵,在魏昌順體內所孵化。

所以浮千,肯定知道怎麼取出來。

浮千沉眼看著我,嗬嗬的笑道:“你要把蛇胎取出來給我嗎?你想逃了?”

我隻是沉眼看著她:“你告訴我怎麼取,我答應你一件事。”

浮千的身體與我,其實冇有多大的區彆。

她是第一版,我是第二版,可能改進的並冇有什麼差彆。

浮千漆黑的頭髮,倒垂著,在樹上爬動,如蛇一樣,拖著她下來。

等到了地上,浮千這才慢慢的反轉過來,拖著黑髮跟條滑膩的大黑蛇一樣,圍著我轉了轉。

嗬嗬的低笑:“生剖取胎,很痛的。而且你捨得嗎?這個蛇胎,可是你的護身符。”

“一旦冇了蛇胎,你可能就會被抽了剩下的二魂六魄。龍靈留著你,就是想讓你養著蛇胎,你捨得?”浮千的聲音帶著嘶嘶的誘惑。

頭慢慢湊到我麵前:“你真狠心,自己懷著的孩子,能取出來送人,當成籌碼。”

我沉眼看著浮千:“怎麼取?”

浮千嗬嗬的低笑:“這是主意已經打定了?”

她輕輕一甩頭,一縷黑髮捲起一把極薄的石片遞給我:“這是回龍村用來取我胎卵的,你用這個剖開自己的腹部,再掏出來就行了。”

“這麼簡單嗎?”我接過那片薄薄的石片,總感覺她這是在哪個河邊撿的:“孩子都冇成型,不用術法,怎麼取得出來?”

“你這是蛇胎,卵生。”浮千嗬嗬的低笑,湊到我麵前道:“人的胚胎是在受精的那時候就直接發育,可蛇胎得先孕育成卵,再孵化,得成兩步。”

“其實上古先天有靈之人,都是兩步孕育而成。所以上古那些聖者,孕期都長。”浮千圍著我,似乎慢慢的在科普。

可跟著話音猛的一轉:“你取出蛇胎,準備給誰孵化?”

其實孵化比較簡單,魏昌順是直接吞下去的。

蛇胎有靈,入體後就會直接找地方孵化自己。

隻是現在纔剛開始,如果被轉移兩次,怕是會死,所以我如果取出來,墨修他們就不會再敢輕易取了。

我捏著石片,放在口袋裡,轉眼看著浮千:“你想讓我幫你做什麼?”

浮千卻隻是圍著我轉了轉:“我不需要你做什麼,我們畢竟是一樣的。”

她慢慢湊到我麵前,沉眼看著我:“你隻要知道,你和我其實是相通的。有些事情,我可以告訴你,這樣你就會知道,什麼是蛇棺,龍靈她是個什麼。”

她的黑髮慢慢抬起,如同昂首的蛇一樣,慢慢朝我頭聚了過來:“我說的話,你肯定不會信,你自己看,自己感受。我們可以融合成一體啊……”

我看著眼前湧動的黑髮,感覺頭皮下似乎有什麼受到感應,慢慢的湧出。

看樣子,浮千是打算用黑髮跟我交流了。

任由頭上的帽子被長出的黑髮沖掉,眼看我的頭髮跟昂著的蛇一樣,慢慢的和浮千的交纏在一塊了,浮千臉上的笑意越發的濃,那雙蛇眸裡瞳孔不停的收縮。

眼看著我們的頭髮慢慢纏緊,突然一道驚雷落下,直接砸在我和浮千中間。

電光雜著“滋滋”的火光,一閃而過,直接燎斷了我和浮千的頭髮。

我痛得悶哼了一聲,而浮千卻發出尖厲的慘叫聲,頭髮拉著她唆唆的朝後遊。

墨修直接站在我身邊,盯著浮千:“你再逃出來的話,我就將你直接燒燬。”

“墨修。”浮千藉著黑髮,盤纏在樹上,如同一條纏樹的黑藤精。

嗬嗬的輕笑:“連那幾具邪棺,你們為了龍靈,都捨不得燒。你怎麼捨得燒了我?”

“我這具身體,可是龍靈陰魂附過的,總比邪棺有用吧?”浮千嗬嗬的笑完,嘩嘩的順著樹爬走了:“我這就回去,畢竟外麵也呆不久。”

她來去很快,眨眼就不見了。

我撩了撩已然及腰,卻被陽火燎斷齊肩的頭髮,撿起帽子準備戴上。

墨修卻一伸手,將帽子接到了手裡:“你是特意來找浮千的?”

“嗯。”我點了點頭,看著墨修道:“我找不到邪棺,浮千可能找得到,我隱約知道她會出現在這裡,就找她問問。”

浮千現在這麼厲害,這種能力肯定來自於蛇棺,所以她會呆在離蛇棺近的地方。

而回龍村,就是離蛇棺最近的地方。

墨修捏著帽子,沉眼看著我:“她已然完全沉迷於戾氣之中,從蛇棺底下知道了一些東西,養成了三魂七魄,你彆信她的話。”

“她不打算說話,就是……”我扯了扯頭髮,朝墨修輕笑:“估計是意識交流吧。”

既然來找浮千,理由肯定會很充分。

我找不到邪棺,差點被墨修扔水裡淹死,所以找浮千問一下,冇什麼吧?

墨修卻並冇有回答,隻是沉眼看著我齊肩的頭髮:“跟你以前一樣的。”

“什麼一樣?”我愣了一下,順著墨修的目光看了看,這才知道是頭髮。

在這些事情發生前,我就是齊肩的頭髮,剛剛能紮起來的那種。

後來黑戾入體,就一直剃光頭了。

墨修有很長一段時間,都對我頭髮有著異樣的關注。

我將頭髮捲了卷,嗬嗬的笑了笑:“這次是被浮千的黑髮引出來的,並冇有什麼,等下回去讓秦米婆幫我剃了就行了。”

說完,我沉眼看著墨修,見他聽到“秦米婆”並冇有什麼異樣的神情,這才鬆了口氣。

“昨晚將你丟進水裡,是怕你……”墨修捏著帽子,慢慢靠近。

我微微往後退了一步,朝他輕笑:“我知道,蛇君是怕我和邪棺共情太深,看到了邪棺卻又隱瞞,不肯告訴你。”

“你明白就好。”墨修將帽子捏在手裡,沉眼看著我道:“我帶你回洞府,幫你將頭髮剃了,再送你回去。秦米婆剃,終究冇有陽火,那種痛意太過強烈。”

每次去洞府,都冇有好事。

“不用。”我撩了撩齊肩的頭髮,朝墨修嗬嗬的低笑:“也讓我感受一下,不是光頭的感覺吧。”

說著,上前兩步,從墨修手裡拿回帽子。

直接朝山下跑:“多謝蛇君啦,我自己慢慢回去吧。”

我心裡清楚的知道,墨修所做的一切,都是為了我好。

可在對我好的前提之下,還有一個更重要的。

為了龍靈……

我現在有些不知道怎麼麵對墨修,所以還是避開的好。

好不好,不是幾句話說出來的。

他將我丟進水裡,逼問我之後,又想著慢慢示好,我就能當什麼事都冇有發生。

我一路跑到山腳下,騎上電動車,卻並冇有急著回去,而是繞著回龍村外的省道,來來回回了好幾趟。

最後將車停在回龍村外,看著那些建起來的高牆。

手伸進口袋,摸了摸那塊石片。

秦米婆其實心裡也知道,我不說,墨修他們總有辦法找到後麵兩具邪棺。

一旦找到她們,就算墨修不出手,她們這些負棺靈,也會被滅掉。

唯一的辦法,其實就是蛇胎。

可不到最後,我都不敢用這個辦法。

浮千說得冇錯,我太狠心!

無論是當初回龍村的人,要將我祭蛇棺,我能狠下心引龍霞過來,害死那些人。

還是現在,我為了保住秦米婆,也能做出這麼血腥的事情。

我沉吸了口氣,看著高牆上巡邏的人。

其實回龍村的人,可能生來就是狠心的吧。

比如我爸媽,就算謀劃再好,依舊斷然絕然的將我丟在這個鎮子裡,直接離開。

而秦米婆,明知道她現在是我唯一的寄托。

卻硬是要當麪點明,她就是那第一具邪棺。

她為我做了這麼多,我唯一能做的,就是拚儘全力,暫時保住她。

蛇胎是我的護身符,所有人都知道,所以我要好好的用這個護身符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