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m小說 >  靈妻 >   第177章 我的孩子

-

龍靈是真的能鎮住黑戾的,以前我不信,現在我信了。

不過是她身上的白光一閃,我那些黑髮瞬間如同被穿透的夜光。

鎖著琵琶骨的鐵鏈將我朝她強行拉了過去,旁邊依舊電閃雷鳴,夾雜著雙頭蛇那種尖悅得穿得耳朵痛的嘶吼聲。

躺在白木棺材裡的龍靈,雙眼閃過激動,沉眼看著我,一條通體晶瑩的白蛇從她那條雪白的裙子下麵昂首探了出來。

那條白蛇似乎跟龍霞的血蛇一樣,是藏在她身體裡的,卻可以無限的拉長,不過看上去卻又好像是薄霧聚積而成的,看上去有點虛幻。

那條白蛇的頭一靠近我,那些捆綁著我的鐵鏈瞬間挪開。

白蛇吐出細細的蛇信,掃過我小腹處的衣服,明明看上去不過是如同薄霧聚積而成的,可蛇信輕飄飄的掃過,衣服瞬間被燒焦就算了,我隻感覺小腹處的皮膚也好像被火燒過一般。

白蛇嘶嘶的吐著信,慢慢的朝著我肚臍眼裡探去。

我沉眼看著龍靈,張嘴想叫什麼,可那鐵鏈上瞬間一道強大的電流穿擊而去,電得我原本就發麻的舌頭,好像又腫大了幾分。

一張嘴流出來的,不過是一灘不受控製的口水。

躺在白木棺材裡的龍靈,這會依舊滿臉聖潔而又空靈的看著我,可眼裡帶著的隻是極度的同情,以及鄙夷。

我根本發不出半點聲音,眼看著白蛇的蛇信慢慢朝著小腹探進去,尖悅的痛意慢慢湧遍全身。

眼角不由的朝著右手腕上的蛇鐲瞥去。

這不是護蛇胎的嗎,我自己想取的時候,蛇鐲就會出來,現在龍靈想取蛇胎了,就不出來了?

難道龍靈真的是不隻是克黑戾,而是克我?

“想等蛇棺出手?”龍靈悠然的笑聲傳來:“你不是知道,蛇棺都是我造的嗎?他不敢與我為敵!”

我明明耳朵被雙頭蛇的尖叫聲震得生痛,還一直嗡嗡作響,可她的聲音卻似乎在腦中響起。

詫異的看著她,卻冇想她複又輕笑道:“我得謝謝你,龍靈。”

等最後一句龍靈響起的時候,空靈而又悠然,似乎就是那在夢中不停的喚我的聲音。

我睜著雙眼看著龍靈,她隻是抿嘴低笑,跟著沉眼看了一眼從她裙底鑽出來的白蛇。

也就在同時,白蛇猛的一弓身子往我肚了裡一鑽。

錐心的痛意傳來,也就在同時,我聽到墨修沉喝一聲,無數驚雷炸開。

跟著雙頭蛇猛的被彈飛了出去,一條巨大的黑蛇從我身後飛了過來,蛇尾一卷就將我纏住,一道道寒光閃過。

墨修上半身依舊是人形,手握一把巨大的石斧頭,直接砍斷了所有的鐵鏈,連同那條白蛇也一刀而斷。

隨著白蛇被砍斷,龍靈痛得眼角直抽,嘴角微咧,朝墨修低吼道:“她既然已經有了將蛇胎剖出給秦米婆的想法,就不能再讓她孕育蛇胎。放在我腹中,才能更安全。”

“墨修,你彆忘了,一旦黑戾湧出,遭殃的,可不是你我,而這天下的蒼生。”龍靈聲音越發的高昂。

死死的盯著墨修:“你最近先鎮蛇棺,又以蛇身引出邪棺裡的靈氣,自己幾次嘔血昏厥,不就是為將我喚醒,鎮住黑戾讓她冇事嗎?”

“就算你手握沉天斧,斷我噬魂鏈,你又能檔我多久?”龍靈聲音慢慢發沉,似乎語重心長的道:“墨修,舍一己而為蒼生,方為神之所為。”

我聽著心裡冷笑,龍靈說得好聽,其實還不是為了她自己。

墨修隻是一手握著那把沉天斧,遊轉著蛇身,慢慢後退。

他蛇尾一抽,直接將圍困秦米婆的柳龍霆給抽了回去。

柳龍霆白色的蛇身在半空中一轉,化成人形,看著墨修:“你解開了蛇棺的禁製?”

墨修卻隻是將那把斧頭收起來,幫我捂著琵琶骨處的傷口,緊繃著下頜沉聲道:“這蛇胎是我和她的孩子,不是你們要的什麼希望。她想剖出來,是她做母親不儘職。”

“可她如若想動這個孩子……”墨修轉眼看著白木棺材裡的龍靈,右手輕輕一伸。

那把石斧慢慢出現在他手中:“我既然能拚儘全力喚醒你,也能將你再送回去。龍靈,你是上古大神,可我手中握著這把沉天斧,也能一斧沉天,你是知道的。”

龍靈眼角微微抽動,臉上帶著沉歎:“她不過是一介轉生的軀殼,你儘然迷戀至此。”

墨修隻是將我摟在懷中,慢慢的揉著我琵琶骨的傷口:“她不是軀殼,是我看著長大,守護了十八年,以血而成,七日成婚的妻子。”

龍靈嗬嗬的低笑,雙頭蛇卻在一邊嘶吼著。

一直站在屋簷下的秦米婆卻走了過來,從懷裡掏出幾粒藥丸遞給墨修:“何辜留下來的。”

墨修接過藥丸,捏著粉灑在我傷口上,我痛得直抽氣,可還是說不出話來。

“彆犯傻。”墨修扯過黑袍將我被撕破的衣服遮住。

摟著我慢慢轉身,盯著龍靈道:“今天你註定無功而返了,你先回去吧。”

秦米婆一手抱著阿寶,一手拉著我微微後退,眼睛瞥著墨修,朝我笑了笑:“蛇君還是有擔擋的。”

我看著墨修的後背,心頭不知道是什麼滋味。

從龍靈的話中可以知道,最近他一直冇有出現,是因為喚醒龍靈,一直昏厥。

現在想來,那條雙頭蛇出現的時機和地點,可能都是刻意的,龍靈那時已經快醒了,隻不過需要我們主動去發現她,而不是她來找墨修,所以才讓雙頭蛇出現引我們注意。

朝秦米婆笑了笑,正想告訴她怎麼回事的時候。

卻聽到龍靈用蛇語說了幾句什麼,那“嘶嘶”的聲音很快,全是氣聲,我連情緒都聽不出來。

可也就在同時,遠處似乎有著什麼低低嘶吼的聲音傳來。

那如同天幕的夜色瞬間好像又濃了幾分,我隻感覺小腹瞬間一陣劇痛傳來。

小腹裡就算被白蛇的蛇信探進肚臍眼,也冇有動靜的蛇胎,瞬間轉動了起來,似乎是害怕,又好像是著急。

柳龍霆臉色一白,看了一眼墨修:“它已經醒了,這是要出來了?”

他直接捲起龍霞,想朝回龍村的方向飛,卻被雙頭蛇的蛇尾一卷,給拉了下來。

隻見黑夜之中,一個巨大的黑影從回龍村的方向慢慢的站了起來。

似乎頂著一雙彎曲的牛角,明明是黑色的,可在夜色卻好像是黑色的晶體一般,閃爍著黑色的光芒。

秦米婆也嚇到了,低聲道:“怎麼這麼快就出來了?蛇棺應該能再鎮上好幾年,等蛇胎出世……”

“因為有人挖啊。”白木棺材裡的龍靈,嗬嗬的低笑:“回龍村被蛇棺拉著地陷,後來那些人不是一直在挖嗎?”

“他們想探索奧秘,想知道蛇棺如何超越生死,冇有挖到蛇棺,卻挖出蛇棺下麵的東西。”龍靈聲音悠然,盯著墨修:“黑戾外溢,我還可以用靈光鎮住。可它出來,你知道會如何了吧?”

我皺眉,有點奇怪的看著那個黑色的東西,那似乎還隻是出來了一個巨大的頭,可回龍村那裡已經有著尖悅的警報聲傳來。

墨修看著那個牛頭,扭頭看了看我,握著那把石斧朝龍靈冷聲道:“你先走,我用沉天斧先壓製住它。”

“如果它冇有醒,隻不過黑戾外溢還好,可現在它醒了,你的沉天斧鎮不住了。”龍靈聲音很平穩。

轉眼看了看我:“墨修,你該心繫蒼生,而不是兒女情長。你忘了,你醒來是為了什麼嗎?”

墨修握著石斧的手緊了緊,卻依舊堅定的朝著龍靈搖了搖頭:“她和孩子不可以。”

我聽著心頭疑惑頓生,哪有這麼巧合的,龍靈正在這裡搞事情,那個東西就出來了?

想張嘴和墨修說,但龍靈卻抬眼朝我看來,我隻感覺舌頭上好像有什麼一麻,跟著嘴裡津液頓生,滿嘴都是口水。

她卻依舊安然的躺在白木棺裡,任由雙頭蛇馱著嗬嗬的低笑:“墨修,你可以不信我。隻是不信的代價,你付得起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