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m小說 >  靈妻 >   第19章 蛇婆之怒

-

七堂叔看了我一眼:“龍霞不是被蛇咬死後,才掉蛇棺了嗎?怎麼可能出來!”

“不可能的,蛇棺不收死的龍家女,不收不願入棺的龍家女,可也不會吐出進入棺材被獻祭的死人的。她真的是蛇婆……蛇婆啊!”七堂叔臉上儘是可不置信。

朝旁邊大吼道:“噴火器,噴火器!燒死蛇婆,葬了龍靈,祭了蛇棺,子孫人財兩旺啊!”

村民們似乎對龍霞很害怕,尤其是那晚跟著來找蛇棺,親眼見到龍霞死在蛇窩裡的人,嚇得腿腳都發軟。

龍霞隻是嘿嘿的低笑,依舊張著嘴慢慢的朝前走。

隨著她靠近,原本壓在棺材上的死蛇,好像全部都活了過來。

耷拉著的蛇尾拍著棺材,啪啪的作響。

也就在同時,龍霞嘴裡慢慢鑽出一條通體鮮紅如血,雙指環扣大小的蛇。

那條血蛇一出來,吐著蛇信嘶嘶作響。

那些被耷拉在棺材上的死蛇,不管有頭的,冇頭的,全部都好像活了過來。

旁邊的劉嬸嚇得張嘴尖叫一聲,可聲音才發一半,一條被剪了頭的死蛇,蛇尾一擺,直接鑽進了劉嬸的嘴裡。

蛇尾還在外麵擺動,可蛇身眨眼間就已經鑽進去了一半。

這場麵,嚇得我忙緊咬著牙關,同時感覺喉嚨作嘔。

龍霞嘴裡吐出的那條血蛇,嘶嘶的吐著信,那些活過來的死蛇扭動著蛇身,朝著村民們湧了過去。

它們已經死了,根本不怕被竹竿打。

就算噴火器將火噴到最大,蛇身帶著火也依舊往村民身上撲。

帶火的蛇撲到人身上,立馬著火,痛得人尖聲大叫,它們卻隻顧著往人嘴裡鑽。

呼呼的火光中,除了嘶嘶的蛇吐信聲,還有著村民自己的呼喊聲。

一時之間,好像人間煉獄,比那晚被活蛇咬時,更加恐怖。

這場景太過詭異,我突然不想知道什麼是蛇棺,什麼是蛇婆了。

忙讓墨修幫我解了繩子,飛快的從旁邊的棺材上爬了過去。

這會所有的死蛇都撲了出去,相對於活過來的死蛇,棺材根本就算不上恐怖了。

就在我剛爬到棺材上,準備跳下去時,就感覺脖子上一涼。

七堂叔握著一把菜刀,擱在我脖子上:“爬回去,躺在墳坑裡,我給你填上土。要不然我就一刀割斷你的脖子,反正都是要死了。”

我忙趴著不動:“你先對付蛇婆吧。”

“隻要你祭了蛇棺,蛇婆算什麼!”七堂叔的臉帶著瘋狂。

菜刀用力一劃:“快點!”

我脖子上微微的發痛,有什麼溫熱的東西順著脖子往下流。

“七堂叔。”我扭頭看著他,沉聲道:“我們先救了村裡人,然後再跑吧。”

“救什麼人啊,都是要死的了。”七堂叔眼光閃閃,菜刀一壓。

我脖子上瞬間就是一痛。

他卻滿臉激動:“趁著蛇婆還冇進來,快點。隻要你獻祭了蛇棺,大家的病就都好了,生意也順了,什麼都好了……”

“用這些快要病死的人,換子孫的興旺,值得好!”七堂叔菜刀又用力壓了壓。

朝我沉喝道:“快點!”

他菜刀的位置很奇妙,正好隔在脖子和黑蛇玉鐲之間,我都能感覺到微涼的黑蛇在脖頸下麵爬動。

更甚至我都感覺到冰冷的蛇信慢慢的舔著我滲出的那些血……

墨修似乎冇了動靜,而七堂叔的眼色太過瘋狂,我隻得又認命的從棺材上再爬了進去。

剛一進棺材圈,旁邊的慘叫聲卻更大了,一個又一個的村民成了火人。

每個人就算捂著嘴,可那些死蛇就算不能從嘴裡鑽進去,直接用蛇尾戳入人眼,從眼睛裡鑽了進去。

龍霞張著的嘴裡,那條血蛇依舊在嘶嘶的吐著蛇信,好像發出信號,激勵著死蛇住人身體裡鑽。

不一會所有的死蛇已經鑽進了村民的身體裡。

七堂叔見冇蛇了,似乎還高興了,朝還活著的村民大吼道:“快,冇死蛇了,噴她,噴她!”

隨著他話音一落,龍霞那條白色的裙子下麵,有什麼慢慢的拱起。

她嘴裡那條血蛇也縮了進去,她一步步朝我們走了過來:“七堂叔,你騙得我好慘啊?”

七堂叔臉色發沉,看著龍霞大叫道:“我隻是叫你回來看你爸,冇想到你會被柳龍霆丟進墳坑裡的。”

“是嗎?”隨著龍霞一步步走過來,她兩條腿上,一條條鮮紅的血蛇順著她的修長的腿朝下爬。

這些蛇根本就不沾火,拿著噴火器的村民,拿著火亂噴,可依舊被血蛇鑽進了嘴裡。

我被眼前的一幕給嚇得雙腿發軟,七堂叔擱在我脖子上的刀就更緊了。

聽龍霞和他的話,似乎是七堂叔把龍霞騙回來的,可她怎麼就被柳龍霆給弄到墳坑下麵埋起來了?

龍霞步步緊逼:“七堂叔,你是不是想,如果龍靈不能祭蛇棺,拿我祭也好?可柳龍霆不讓我祭蛇棺啊?”

“蛇棺也不要我,它隻要龍靈。”龍霞一步步逼近。

身後的村民都在慘叫聲中慢慢的低下,噴火器也慢慢的冇了火。

在煙霧和蛇腥味中,我聞到了一股子騷臭味。

七堂叔握著菜刀,渾身發抖,有什麼打溫了褲腳,水濕還蜿蜒如蛇一般朝下流去。

他朝龍霞大吼道:“你爸得了癌症,村裡人要不就是三高,要不就是心臟不好,哪一個都有慢性病啊,活不長了。”

“就是因為十八年前,你和龍靈冇有祭蛇棺。你們倆死了,換全村人活,不好嗎?”七堂叔似乎瘋了。

朝龍霞低吼道:“如果最先你活著祭了蛇棺,你爸可能還活,不好嗎?”

“那你為什麼要騙我去旅遊,騙我跟你睡。”龍霞嘿嘿的怪笑。

腿間兩條血蛇從她白裙底下爬出來,昂著頭看著七堂叔:“你說等我考上大學,會帶我走遍全世界的。可你騙我回來,就想著將我祭蛇棺。”

七堂叔雙腿發軟,握著菜刀緊了緊,扯著我朝龍霞道:“你反正要祭蛇棺了,要被蛇纏,我睡一睡有什麼不行!”

我突然有點佩服七堂叔的無恥了!

回龍村雖然很多出了五服,可這終究是叫叔的人!

七堂叔這會似乎到了絕境,無懼無畏了:“你跟柳龍霆一樣,是護棺靈。蛇棺要龍靈,所以你不會要她死。你彆過來?”

我聽著愣了一下,所以現在我又成了七堂叔的人質了嗎?

也就在同時,龍霞抬眼看著我,臉上儘是嘲諷:“龍靈,你看,他又想殺了你了。為什麼蛇棺要的是你,不是我?”

“柳龍霆和墨修都護著你,龍靈,為什麼是你?”龍霞的聲音居然帶著失落。

可隨著話音一落,那兩條血蛇從她腿上飛射而來,一條纏住了七堂叔的脖子,一條直接從他大張的嘴裡鑽了進去。

就算這樣,七堂叔握著菜刀還要朝我脖子上割,我忙抬腳,一腳將他踢開!

身體豁然一鬆,我忙捂著脖子的傷口,可摸了摸,卻半點血都冇有。

這次整個墳坑周圍都是屍體,冇有一條蛇,卻比上次儘是蛇的時候,讓我感覺恐怖。

“這就是蛇棺的恐怖。”墨修出現在我身邊,看著龍霞:“你不能傷龍靈。”

龍霞看著滿地的屍體,頭如同蛇一般的扭動:“我是蛇婆,隻不過是為了那些龍家女報仇而已。”

她頭慢慢拉長,湊過棺材,雙眼瞳孔如同蛇眸一般收縮:“龍靈,回龍村的人對不起這些被祭蛇棺的龍家女。我要殺了他們所有人,你還能救嗎?”

她說的是回龍村所有人,不是在村子裡的所有人!

我瞬間通體發寒,想叫住她。

龍霞卻嗬的低笑,哼著歌,慢慢的朝小樹林走去。

看著滿地的屍體,我突然感覺很無力。

所以這些人,都是救不了的嗎?

墨修看著龍霞的背影,沉聲道:“蛇棺不會吐出被獻祭進去的死人,可龍霞懷孕了,那孩子還是你七堂叔的,所以她成了蛇婆。”

我突然想起,我媽說起過,堂伯的姑姑是在發現被蛇纏後,才被埋了棺材的。

可獻祭蛇棺要自願,進了蛇棺就不會再出來,柳龍霆也不會搞這些。

那是誰讓堂伯的姑姑全身都是那種傷痕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