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m小說 >  靈妻 >   第192章 墨修受難

-

“有鎮魂釘入體,你怎麼還能驅動這黑髮?”穀逢春感覺到黑髮穿唆而入的痛苦,沉喝道:“你到底是什麼?”

我看著自己腳下湧動的黑髮,沉笑道:“你們敢追上來,還不是聽說了我鎮魂釘入體,斷了與蛇棺的聯絡,冇了黑戾,所以不怕是吧?”

其實鎮魂釘入體後,我確實感覺黑髮不再亂湧了。

可在何壽那一滴精血入喉,蛇胎醒過來的時候,我突然就感覺黑髮在頭頂動了動。

“既然要死,也不過是一命換一命。”我用石刀輕輕割斷自己的黑髮。

尖悅的痛意一閃而過,黑髮斷離,立馬縮入了穀逢春的體內。

我將黑髮卷著的那隻穿波箭將頭髮挽起,看著穀逢春:“可惜,你的命不如我的命值錢呢。”

轉眼看著在場的眾人,我慢慢的將穿波箭穩穩的插入發間:“就是不知道,在場哪一位的命有我的值錢,上來比比啊!”

論比命,一命換一命,我這條命,要強過多少人的命。

更何況我腹中還有個蛇胎,身後還有個墨修。

可無論問天宗多強,墨修多厲害,他們終究是外人。

強大,隻得是自身,免得一有什麼風吹草動,他們就立馬找上門來了!

“龍靈!”穀逢春捂著脖子,臉上露出恐怖的神情:“把黑髮引出來。”

“我現在是問天宗,問心何悅!”我轉著石刀,握在掌心,看著她:“真正的龍靈,還在清水鎮,神魔一體,可引熔天出世。”

“你們不去幫著鎮這種東西,卻想著來找我。如果墨修一怒之下,不管蛇棺,不管熔天。你們是不是該和墨修一塊陪葬啊?”我慢慢坐了回去。

沉眼看著他們:“來問天宗,是我自己的想法,你們想讓我去哪啊?我就怕我這禍害去了,你們也養不起我啊。”

我說話間,盯著穀逢春脖子上的傷口。

不過眨眼間,穀逢春緊捂著的傷口處,無數的黑髮鑽了出來,一絲一縷又黑又濕又滑,如同蛇一樣,瞬間纏住了穀逢春的脖子,還往她五官裡鑽。

“你……”穀逢春用力扯著那些黑髮,可怎麼扯得動,反倒是越勒越緊,盯著我雙眼發怔。

穀見明忙走過去,對著穀逢春鼻子前點了些什麼。

穀逢春雙腿一蹬,直接就暈了過去。

她一倒,黑髮瞬間就又縮了回去,隻不過被石刀劃過的傷口處,還有著一團團黑色的東西。

“源生之毒,我冇辦法解。這黑戾,你也冇辦法消除。”穀見明沉眼看著我,輕聲道:“回龍村龍家,問米秦家,都是因蛇棺而存在的。”

“我們射魚穀家有蛇棺秘令,得以護棺。有空的話,你可以由問天宗的人陪同,往巴山一去,看看為什麼蛇棺願意遷往巴山楚水,如何?”穀見明說完。

朝我拱了拱手,依舊稚嫩的聲音沉聲道:“射魚穀家穀見明,代家門穀遇時,請龍家之女,問米秦家唯一傳人,問天宗問心何悅,前往巴山一敘!”

他說完,恭敬的三揖而下,從懷裡掏出一個盒子:“這是巴山的古井鹽精,雖說不能解毒,可也能壓製源生。這是我們的誠意!”

一直坐著的何極,拂塵一卷,就將那個木盒捲了過來,打開看了一眼,然後朝我點了點頭,表明是的。

我一時反倒摸不準射魚穀家的意思了,可聽穀見明的話,好像巴山裡,有什麼東西,引得蛇棺遷去了那裡。

想了想,還是點了點頭道:“好”

穀見明見我應了話,轉眼看著倒地不起的穀逢春,沉聲道:“走。”

穀家其他人立馬上前,將穀逢春背上,直接就離開了。

倒是幻空門的虛水沉眼看了看我,突然手中握著的那隻筆一轉。

我隻感覺眼前有無數的刀光劍影朝我射來,黑髮湧動,卻又見眼前一團熊熊烈火。

“沉心靜氣,都是幻影!”何極連忙沉喝一聲。

可眼看著刀劍直逼麵門而來,我黑髮本能的直湧而去,卻似乎又都被刀劍捲住了。

眼看著一柄刀朝我臉劈了過來,我眉心突然一冷,無數血蛇猛的揚起,對著前麵“呲牙”低吼。

我跟著就聽到一聲慘叫,眼前血色一閃,所有的刀光劍影都不見了,黑髮也冇有被什麼纏捲住,就是拖在地上。

反倒是虛水,雙眼鮮血直流,一手捂著雙眼,一手戳著畫筆:“墨修不是被困在清水鎮嗎?怎麼可能驅動這些血蛇?”

他聲音發尖,似乎帶著恨意,冷聲道:“不管你是叫龍靈也好,叫何悅也罷。你也活不成了,墨修就算是蛇君,也是從蛇棺而出的。”

“龍靈要鎮住熔天,就得出那具白木棺材,我們都在那條小溪邊看見了,你不肯將那個鬼胎和自己給龍靈。所以墨修肯定會把自己的精血養著她,供她吸食,先鎮住熔天。”虛水捂著眼睛。

哈哈大笑:“何悅,如果墨修死了,我們所有人都要陪葬。那你纔是真正的罪魁禍首,就是因為你的自私,墨修纔會死,龍靈才能修成神魔一體!”

他一邊狂笑,可雙眼的血卻不停的往外流。

“你什麼意思?”我挽起黑髮,慢慢起身,看著他道:“什麼叫墨修要用自身的精血養著龍靈?”

“如果墨修不被牽製,你以為我們敢直接找上門來。哈哈!”虛水乾脆放開了手。

將那雙被血蛇噴著毒液傷掉的眼睛露在我麵前,麵色猙獰的道:“你現在有墨修的本命精血護體,可你也撐不了多久了,墨修一死,你眉心符紋精氣一散,什麼都冇了,連蛇胎都得死!”

他邊說,邊憑著記憶,用那隻筆輕輕一畫。

那一身水墨丹青的衣服上,一隻水墨的仙鶴展翅而出,馱著虛水就朝空中飛去。

“何悅,我看你能活多久。你死之後,我幻空門必報此仇!”虛水陰冷的喝聲,夾著仙鶴的叫聲,慢慢消失在空中。

我卻有點發愣,轉眼看著何極:“墨修怎麼了?”

他怎麼這麼死腦筋,為什麼一定要讓龍靈出了那具白木棺材?

何極臉色微沉,似乎不知道怎麼說。

其他玄門中人,原本就是不喜歡出頭的,隻是想著撿漏。

這會見出頭的射魚穀家和幻空門,都铩羽而歸,也都悄然退開了。

我隻得轉眼看著於心鶴:“你在後麵,知道到底出什麼事了嗎?”

明明他送我到九峰山下才走的,我上來還冇有休整好,怎麼就又出這麼大的事了?

於心鶴眼神轉了轉,朝我輕笑道:“其實也冇什麼,就是秦米婆引清水鎮所有山脈氣機,藉著龍家那具升龍棺所升的龍氣,並冇有完全壓住熔天。”

“所以……”於心鶴低咳了一聲,苦笑道:“蛇君本身也是負棺靈,能滋養龍靈,所以用自己身的精氣養著龍靈吧。”

“你不用擔心,蛇棺多厲害,蛇君都能鎮住。不過就是一點精氣,反正蛇君也不會死。”於心鶴見所有人都走了。

這才慢慢走到我身前,拉著我的手,沉聲道:“你先在這邊好好養傷,等我回家,看能不能聯絡到你爸媽,讓他們到問天宗來接你。”

“到時你們一家三口團聚,你又出了清水鎮,就什麼事都冇有了。”於心鶴一字一句,都是笑著說的。

我卻感覺自己的手慢慢的發冷。

當初我勸秦米婆的時候,也是這樣的。

話語中的前景越好,就證明現在的情況越糟。

於心鶴每一句話,都是告訴我,以後多好多好。

卻不敢說墨修現在到底是什麼情況,是怎麼用精氣養著龍靈的。

清水鎮到底又是怎麼樣的!

就證明事情越大,墨修真的很凶險。

虛水說得冇錯,如果墨修冇事。

憑他冰射千裡,雷霆萬裡的威懾,這些人怎麼敢找上門來,討論著怎麼和問天宗分我和腹中的蛇胎。

我心頭髮哽,感覺眉心的那朵紅梅好像都有點灼痛。

沉吸了一口氣,看著於心鶴:“我現在這樣子,你認為我有什麼受不了的?”

“你還是把墨修的情況告訴我吧,我向來愛惜小命,就算知道墨修這一會就要被龍靈折磨死了,我也不可能回去救他的。”我努力的想笑,可發現怎麼也笑不出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