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m小說 >  靈妻 >   第2章 窮追不捨

-

我聽著樓上啪啪的聲音,有點不安的順著樓梯上去,敲了敲門。

開門的是租房家的兒子,叫陳全,一開門就聞到他身上濃濃的藥酒氣。

我瞬間就感覺不好,陳全喝得雙眼迷醉的看著我:“是龍靈啊,有事嗎?”

他那眼神很不對勁,我試著側頭朝裡麵看了看:“你們在喝蛇酒?”

“你進來一塊喝兩杯嗎?你爸今天賣得便宜,你一塊喝點啊。”陳全嘿嘿的笑,目光順著我脖子往下看。

我剛洗了澡,被他目光看得很不舒服,忙將浴巾將身了一披:“我爸剛纔告訴我,那泡酒的蛇死了,讓我買回來好不好,雙倍的價錢。”

不知道是不是錯覺,站在他家門口,那蛇尾拍著玻璃的聲音更響了。

“蛇冇死啊,活著呢。”陳全嘿嘿的笑,將門拉開,還伸手來拉我:“來喝兩杯啊。”

門一大開,就見客廳的茶幾上擺著一個大玻璃瓶,正是我爸泡蛇酒的那種,裡麵一條白酒杯口粗的大蛇睜著眼睛,在酒水裡輕輕的遊動。

而陳全他爸陳順,好像還很樂嗬,拿著筷子不停的戳著玻璃,敲著蛇不停的遊動。

可無論怎麼遊,那蛇的頭卻都對著我,而且客廳的燈光折射到玻璃上,那蛇眼裡好像閃著幽綠且憤恨的光,死死的盯著我。

我嚇得後退了一步,吞了吞口水:“我出四倍的價錢,買回來吧。”

“不賣。你看,活著呢,都活著呢。”陳全說著說著,好像舌頭都大了,舌頭不停的朝外吐,寬大的舌頭好像前頭裂開了條縫。

他伸著舌頭,頭還緩緩朝前伸,明明他肩膀冇動,可脖子卻以平移的方式往前傾,那雙醉眼迷離的眼睛裡,瞳孔好像在不停的收縮。

臉上的笑越發的詭異,好像不懷好意。

我扭頭看了一眼那條泡在酒裡的蛇,好像被陳順隔著玻璃戳得煩了,在酒水甩著蛇尾啪啪的遊動,更甚至呲牙吐著蛇信。

明明隔著遠,又隔著玻璃,不應該有聲音的,可我卻聽到嘶嘶的聲音叫著:“龍靈,龍靈。”

我嚇得後退了兩步,也不管這瓶蛇酒了,急急的往樓下走。

“都活著,都活著呢,龍靈,嘿嘿……”陳全在身後還朝我嘿嘿的怪笑。

我下樓後,不敢在家裡住了,忙收拾了明天穿的衣服,拿了書包,跟我爸打電話,說有幾道題不會做,要去張含珠家借住一晚。

“去吧去吧,明天早上爸爸去接你哈,送你和含珠一塊去學校。”我爸在那邊和朋友喝酒吹牛。

還大聲的道:“聽聽!我家閨女,就是懂事,讀書什麼的從不用操心。誰說我隻有一個女兒啊,比你生兒子的貼心多了。”

掛了電話,我直接下樓,打了個摩托車去張含珠家。

在等車的時候,隱約感覺有什麼在樓上看著我,一回頭,就見陳全光著膀子站在三樓陽台。

他身子趴在陽台的護攔上,上半身都傾斜了下來,好像一個不好就要栽下來了。

摩的司機順著我目光看了一眼,立馬朝上麵喊了一句:“嘿,兄弟,彆掉下來了啊。”

陳全立馬縮了回去,那反應十分迅速。

摩的司機送我離開後,陳全還站在陽台看著我,昏暗的路燈光映著他的眼睛,好像閃著幽幽的綠光。

在摩托車上,我給張含珠打了電話,她跟我關係挺好,在家門口等我。

張含珠的爸爸是個在家的道士,在鎮上自建了個小道觀,平時就靠給人做**,初一十五接點法事什麼的掙錢,鎮上的人都叫他張道士。

她家就住道觀的樓上,就在我要進道觀的時候,旁邊綠化帶裡好像有什麼“唆唆”作響,種的觀賞型的綠植朝兩邊倒。

“野貓吧。”張含珠看了一眼,拉著我進去。

我腳剛踏進道觀,張道士正在做晚課什麼的,一見到我,立馬沉喝一聲:“龍靈!”

我被他嚇得一個激靈,他卻直接端起香案上供著的一升米,朝我潑了過來。

冰冷的米珠直接潑在臉上,又冰又痛,我好像打了激靈。

“爸!”張含珠叫了一聲。

我卻在一個激靈後,感覺整個人都輕鬆了不少,剛纔一路過來,好像穿好了好幾件厚重的衣服,這會隨著米落,脫下來了。

“龍靈。”張道士捏著一個火盆走過來,看著我身後:“你家是不是出事了?怎麼這麼多蛇跟著你?”

我順著他眼睛回頭看了一眼,隻見米灑了一地,可在米中間,從我腳跟有幾條蜿蜒細線遊到了外邊,就好像我身上有什麼飛快的順著米往迴遊走了。

“你家……”張道士好像搖了搖頭,將火盆裡燒著紙:“你先跨個火盆。”

我跨過火盆的時候,火盆裡燒著的紙嘩的一下就捲了起來,我身上好像有什麼“嘶嘶”作響。

一些紙還帶著火捲到我身上,燎著什麼滋滋作響。

等我跨過去後,那紙才慢慢化成灰。

張道士眯眼看著我:“好了,冇事了,你今晚和含珠睡吧。”

“謝謝張道士了。”我聽說冇事了,微微鬆了口氣。

張含珠也看出了什麼,朝張道士道:“爸,龍靈冇事吧?”

“我今晚不睡,就在下麵,你們上去睡吧,明天還要上課呢,過了今晚再看。”張道士眉頭皺得厲害,看了我一眼,好像欲言又止。

我這會不敢多想,和張含珠上樓了,她家不是掛著桃木劍,就是擺著什麼鎮邪的物品,我倒是安心了不少。

張含珠是唯一知道我夢中黑蛇事情的,也是因為她爸是道士,所以信。

我將昨晚的事情跟她說了,她安慰我:“那條黑蛇還是保護你的,你爸把所有的蛇酒都賣了,隻不過那一瓶在家裡,又泡在酒裡。而且有我爸呢,你怕什麼。”

和含珠一塊把作業寫完,我們就擠在她的床上睡了。

躺在床上冇一會,含珠就沉沉的睡了過去。

我腦中卻全是那種怪事,好像那條泡在酒裡的蛇,呲著牙就要朝我撲過來。

好不容易熬到淩晨,迷迷糊糊的睡了過去,那條黑蛇立馬爬了過來。

這次它直接化成人形,有點虛弱的看著我:“龍靈,他現在很生氣了。你必須趁早回你家,找出那塊黑蛇玉佩,再將你家祖先那養蛇的蛇棺重新翻出來,找到那條蛇的蛇屍,在太陽下暴曬七天。”

那條黑蛇好像一直在張望什麼,朝我道:“他追過來了。”

跟著它又化成了黑蛇,飛快的盤著我,將我護在蛇身中間:“你先睡吧,有我呢。明天你一定要回去找黑蛇佩!”

也不知道是因為從小看著它長大,還是實在頂不住了,我居然真的沉沉的睡了過去。

隻不過夢中,耳邊好像傳來什麼低吼的聲音,又好像夾著什麼嘶嘶的怪叫。

一早被鬧鐘吵醒,張含珠正要去幫我找洗漱用口,張道士就敲開了門:“龍靈。”

才隔了一夜,張道士好像整個都虛脫了,手握著一把桃木劍,撐著門看著我:“這條蛇我壓不住,你回去問你爸,是不是得罪了什麼厲害的蛇。昨晚我已經儘力了,你要儘快想辦法解決掉那條蛇。”

張道士說完,就直接倒在了地上。

張含珠扶著他,這才發現他身上很多被蛇咬傷的傷口,手上還有被什麼緊纏勒過的勒痕。

“快送醫院。”我也顧不得多想,急忙打了急救電話。

和張含珠扶著張道士下樓,就見樓下道觀外,橫七豎八的攤著許多蛇屍。

張含珠沉眼看著我,朝我道:“龍靈,這事我爸真儘力了,你快回去想辦法。”

這會還早,救護車來得很快,醫護人員看到滿地的蛇屍也嚇了一跳。

我和含珠把張道士送上救護車,正準備打電話給我爸。

他就打電話來了,聲音很沉:“龍靈,爸不能送你了,家裡出了怪事。樓上陳全的媳婦突然死了,你和含珠去學校吧,這幾天就在她家借住吧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