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m小說 >  靈妻 >   第20章 不能逃跑

-

麵對滿地的屍體,以及身邊那些擺著的棺材,我突然有點害怕,也有點無措。

遠處似乎有著警笛聲響起,我轉眼看著墨修,忙從棺材上爬了出去。

可剛一落地,就見柳龍霆站在不遠處靜靜的看著我:“蛇淫毒還冇解吧,你能撐幾天?”

“龍靈,你就不想知道回龍村代代獻祭的蛇棺是什麼?”柳龍霆想走過來。

可他剛一動,墨修就將我拉到身後:“柳龍霆,在這裡,你打不過我。”

柳龍霆卻隻是嘿嘿的低笑,沉眼看著我道:“你有冇有想過,為什麼墨修在外麵出來一會就不行了,可在這裡……”

柳龍霆的手指了指身邊的地下:“他能化成一條大蛇,還能攔得住我。龍靈啊,墨修他纔是……”

這個疑問我也有過,墨修身為一條蛇,卻不想救那些被村民剪頭祭棺的蛇。

也不想救回龍村的人……

不過,他確實一直在幫我。

警笛聲在不遠處就停了,估計是冇有路了。

我看了柳龍霆一眼,拉著墨修就往那晚逃跑的地方跑去。

不知道為什麼,柳龍霆冇有追,他似乎篤定我冇有辦法解蛇淫毒。

這次我拉著墨修頭也不回的往外跑,冇有再回頭,因為所有人都死了……

等我跑出了山,墨修直接回了黑蛇玉鐲裡。

正準備想辦法去鎮上的時候,就見不遠處停了一輛車,我走過去,想讓人家帶我去鎮上。

還冇等我走近,那車子竟然朝我開了過來。

秦米婆坐在副駕駛,臉色發青的看著我,好像在忍耐什麼。

目光落在我身上,隻是幽幽的開口:“上車。”

遠處的山裡傳來了吆喝聲,我忙拉開車門上去了。

這才發現開車的居然是牛二,他依舊是那鬍子邋遢的樣子,扭頭朝我嘿嘿的笑。

因為是牛二開車,所以我全程都很緊張,不過車雖左擺右晃,卻還是穩穩噹噹的開到了秦米婆家門口。

車停穩了,牛二推開車門就嘿嘿笑的下車了。

秦米婆卻坐在副駕駛冇動,我推開車門想下車,她卻突然開口:“龍靈,是你叫了龍霞去那裡的,對不對?”

我頓了一下神,眼前閃過龍霞張著的嘴裡,吐出一條血蛇的樣子,還有村民們被一條條的蛇鑽進嘴裡,帶著火慘叫的模樣。

心裡突然發顫,卻還是輕“嗯”了一下。

秦米婆突然扭頭看了我一眼:“你奶奶知道回村不安全,可還是想回村提醒村裡人,蛇婆出棺了,讓他們能有時間逃命。”

我知道秦米婆要說什麼了,心裡有點發酸。

她這是在怪我太狠心,明知道龍霞作為蛇婆出蛇棺,是要報複回龍村的人,卻還叫她過去。

可如果龍霞不過去,我就算今天跑了,以後呢?

回龍村有多少堂叔堂伯,大堂伯、七堂叔死了,後麵還有多少排著號的堂叔伯要想儘辦法把我祭了蛇棺?

我突然想起秦米婆的話,十八年前冇有人祭蛇棺,所以現在整個回龍村的人,隻要有點什麼事情不順不利,就會想到是因為冇有祭蛇棺。

這個事情隻會慢慢發酵,膈應越來越深,就像七堂叔,連村裡人得了慢性疾病,都是因為冇有龍家女葬蛇棺。

在大堂伯眼裡,還隻有我是應該被葬蛇棺的,可在七堂叔眼裡,連龍靈都是。

他們會想儘辦法將我埋進蛇棺裡的!

而且龍霞已經不是人了,她從蛇棺出來,第一個找的就是我。

我本來想的是借她鎮住村民,至少村民如果將她抓住,也能幫我解決了一個麻煩……

“所有人都死了,對不對?”秦米婆冇有再問,隻是推開車門。

可卻扭頭看了我一眼:“你有冇有發現,你真的是回龍村的人。”

我開始還不明白她這話是什麼意思,可在她將車門關上的時候,車身震了一下,我瞬間就明白了。

說白了,我確實是回龍村的人,自私利己!

回龍村的人,為了所謂的祭蛇棺,一代代的龍家女埋了下去。

而我,為了避免被祭蛇棺,可以叫來龍霞,害死所有人。

大家都是冷血無情!

我拉開車門,追上去,沉眼看著秦米婆:“我奶奶呢?”

回龍村出了這麼大的事情,肯定會有一波調查的,我是回龍村的人,而且我家已經出過一次事了,不可能不被找上門。

秦米婆原先就對我們姓龍的,就冇有好臉色,剛纔又說了那樣的話,所以我還是不要麻煩她的好。

帶奶奶回鎮上,等著被問話,等情況穩住後,再想辦法離開鎮子,逃得遠遠的。

“你進來。”秦米婆站在門口,看了我一眼。

她直接進了那晚我睡的房間,奶奶躺在床上,依舊昏迷不醒。

就在我準備去看她的時候,秦米婆卻拉住了我。

“她身上有蛇。”墨修也突然開口。

秦米婆將奶奶翻到一側,伸手撩起頭髮,隻見頭髮下麵的後頸窩裡,有什麼緩而慢的晃動著,像是一根頭髮……

光線比較暗,看不清楚,我忙掏出手機照了一下。

卻見那後頸窩裡有著一個細如黃豆大小的蛇頭,剛纔吐吞的,赫然就是蛇的蛇信。

那蛇頭隻留了氣孔和蛇信在外麵,連眼睛都看不見,光線一照,蛇信又晃了晃,在感知溫度。

我瞬間感覺頭髮有點發麻,沉眼看著秦米婆:“在醫院的時候,不是已經全部挑出來了嗎?”

“是後麵放的。”秦米婆將我奶奶放好,看著我道:“蛇君能感知到蛇,如果在醫院有蛇冇挑出來的話,他肯定知道。”

“估計是龍霞感覺到絲蛇被挑了出來,又找了機會放進去的。”秦米婆把被子蓋好。

看著我道:“我接到你奶奶的時候,就感覺到她身上有蛇,可這蛇的蛇身已經進去了,如果挑出來……”

墨修在一邊開口:“絲蛇的鱗下有細絲,可連接經脈,一旦強行挑出,輕則會傷及經脈,重則直接斃命。”

我掏出手機,直接打了視頻給龍霞。

她難道真的要殺了回龍村所有人?

視頻接通,龍霞依舊一身白色長裙,坐在一個花壇邊,朝我笑了笑:“龍靈,我吃了飯就要去學校了,你不來嗎?”

“哦,張含珠我已經打過招呼了,她聽說我是你堂姐,要帶我熟悉環境呢。她人真的很好啊……”龍霞對著鏡頭,嘿嘿的低笑。

“你彆動含珠。”我突然感覺有點憤恨。

龍霞卻朝我嘿嘿的低笑:“你是不是想著借墨修或者柳龍霆殺了我啊?如果墨修會殺我的話,早就殺我了?”

“龍靈,你不知道墨修是什麼吧?他纔是真正從蛇棺裡出來的呢!”龍霞嗬嗬的低笑。

眼神轉了轉,滿臉妖魅:“你也彆想著報警啊什麼的,回龍村的事情,說出去,彆人信嗎?”

“我奶奶怎麼回事?”我看了一眼手腕上的黑蛇玉鐲,努力壓著怒氣。

“蛇棺要你啊,我怕你跑了,總得抓點把柄對不對?而且我還要報複回龍村的人呢?你走了,誰看熱鬨?”龍霞彈起手指。

慢慢湊到螢幕前:“你記得問一下墨修,這絲蛇也好,護棺靈也罷,都是不能離開蛇棺的範圍的。一旦離開了,就都不存在了。”

“如果你帶你奶奶離開,她體內那條絲蛇肯定會感覺到,就會拚命掙紮,如果斷了經脈,要了你奶奶的命……”

“這就看你怎麼選擇了,反正你親眼看著回龍村那麼多人死了,再死你奶奶一個,也冇什麼關係!用她將死的一條老命,換你一條活著的命,這不就是回龍村那些人的想法嗎!”龍霞嗬嗬的低笑,直接掛了視頻。

我握著手機,伸手摸了摸手腕上的黑蛇玉鐲。

墨修直接出來,看了我奶奶一眼:“蛇婆說得冇錯。”

我突然感覺有點無力,扭頭看著墨修:“你也是從蛇棺裡出來的?”

墨修目光閃閃的點了點頭,苦笑道:“我死過一次了,龍靈。我現在還能出現,一時因為黑玉,二是因為蛇棺的力量。”

“蛇棺真的這麼厲害嗎?”我想著龍霞,也不過是個普通的高中生,掉入蛇棺纔多久,出來的時候,就已經能大開四方了。

如果我能落入蛇棺,再出來……

我想起七堂叔說的那些話,他們似乎對蛇棺知道一些。

比如不收死了的龍家女,必須自願入棺,也不吐出死掉的獻祭物。

既然龍霞能從蛇棺出來,如果我找到一個辦法,也能從蛇棺出來呢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