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m小說 >  靈妻 >   第207章 耍你玩呢

-

肖星燁和龍家的淵源還真的是深啊!

我沉眼看著他的鎖骨,龍家人似乎一出生就受製於蛇棺,尤其是我們這一輩,蛇棺被困清水鎮,裡麵的龍家人都有鎖骨血蛇,少有能逃離出去。

鎖骨血蛇,名為鎖骨,其實也是從鎖骨處出來的。

肖星燁原先就不是清水鎮的人,可他鎖骨處,從頸窩那裡劃開,很多條長著息肉且醜陋的疤,證明他時常劃開取出裡麵的血蛇。

“回龍村不允許外人生下龍家血脈。”肖星燁摸著鎖骨處的疤,看著我:“你爸把我從棺材裡挖出來,明明也可以殺了我的,卻又假心假意的將我送人養著。”

這件事情,我以前聽過。

那個摩的司機和我說過,回龍村娶媳隻會娶命中無子的,所有回龍村的血脈其實都是浮千產卵再生的。

他也提到過一個和外村女孩相戀,然後被打掉孩子,強行棒打鴛鴦的。

可我冇想到,還有母子一塊活埋這種。

果然回龍村,造孽太多,所以才被滅了村啊。

可我以前一直認為龍家人是有生殖隔離的,既然肖星燁出生,就證明冇有。

那為什麼龍家血脈一定要浮千生出來?

我捏著圓竹,看著肖星燁:“那你感覺,我就該死嗎?我也不想生在龍家,帶著龍家血脈。”

“你該死。”肖星燁依舊大口大口的抽著煙:“就憑你是龍家人,你就該死。”

“清水鎮的人把我當怪物,龍岐旭就又把我送給了肖婆婆,他還時不時去看我。”肖星燁沉眼看著菸頭上的紅灰。

抬頭看著我:“有一次,大冬天河裡都結冰了,肖婆婆為了讓我感知水意,將我泡在冰水裡一天一夜,他明明看見了,卻從來冇想過救我。”

肖星燁眼睛泛著紅,好像和那菸頭一點紅相襯:“後來我大點了,跟著肖婆婆趕集的時候在鎮上擺攤賣藥,給人接骨,有時會看到龍岐旭帶著你逛集。”

“看著你騎在他脖子上,想要什麼,他給你買什麼。”肖星燁嗬嗬的低笑,慢慢呼了口氣:“龍靈,你其實也該恨他們的,對不對?”

“他們以前對你那麼好,其實就是早就知道你十八歲後,會碰到什麼,原先所做的一切,都隻是補償。”肖星燁拿著幾根菸全部點上,一口氣吸到底。

然後對著我,將濃密的煙全部朝我吹了過來。

煙嗆人,可眼睛好像有著無數的細砂在眼皮下麵轉動,隻在一眨眼就火辣辣的痛。

吸入的煙在喉嚨裡,又乾又癢,好像一口濃痰堵著。

我捏著圓竹,還想問什麼。

卻聽到隔壁房間好像傳來了什麼倒地的聲音,跟著有什麼砰砰的聲音傳來。

抬眼看了看肖星燁:“你說你用術法阻隔了這旅館和外麵的氣息?”

我忙扯開束頭髮的髮帶,往窗子口去。

如果我引不動黑髮,是因為肖星燁佈置的術法,而不是龍靈鎮住了黑戾呢?

可剛一動,那視窗湧動的水,突然全部朝著我衝了過來。

水利萬物而不爭,可柔可剛,急朝麵門直射而來。

我避之不急,隻得直接蹲下,可一動卻發現小腹處隱隱作痛。

可就在水波湧過的時候,外麵傳來了什麼悶悶的撞擊聲,還有著悶悶的痛哼聲。

我黑髮瞬間湧動了一下,隔壁房間好像有什麼悶哼哼的聲音傳來。

心頭瞬間感覺不對,看樣子,龍靈並冇有鎮住黑戾。

我手撐著窗戶,正要離開,卻感覺手上一痛,一道水流嘩的一下流過,手背上麵瞬間就有著無數鮮紅的水泡拱起,好像被開水燙過。

跟著指骨也開始隱隱作痛,好像被什麼用力壓了一下。

“你逃不掉的,彆逼我動手。”肖星燁卻握著那根被我放在床上的圓竹,站在我身後,幽幽的道:“你不想是龍靈,其實是對的。問心何悅……,龍家血脈一斷,你下輩子再做個普通人吧。”

“肖星燁!”我聽到外麵混亂的聲音越發的多,盯著他:“等這件事了,你想怎麼樣我都答應。你想報複的不是我,而是我爸,到時我可以帶你去找他。”

“殺了你,他纔會真的心痛。”肖星燁握著圓竹,在煙霧繚繞中看著我:“何悅啊,你以前十八年什麼時候都是開心的吧。龍岐旭將你捧在掌心裡寵著,所以現在該你還債了。”

他說著,一步步朝我逼近。

而窗外的水順著窗戶慢慢的朝裡麵湧進,我伸手想直接衝出去,可手一沾到那水,就好像伸進開水裡,身體的本能讓我縮了回來。

“何悅,下輩子再改成這個名字吧。”肖星燁伸手一把抓住我。

我一轉右手,那把一直藏在掌心的石刀一轉,直接劃開了肖星燁的胳膊。

血光閃過,肖星燁悶哼一聲,可抓著我胳膊的手卻並冇有鬆。

反倒是那迎麵的水光猛的朝著我湧了過來。

我忙反轉握著石刀,轉過身,扯著肖星燁準備將他壓下。

可一轉身,就感覺空氣中繚繞的煙霧化成了繩索將我綁住,而且還薄薄的一層裹在我身上,我好像落在了漿糊裡,怎麼也掙不脫。

“何必呢?”肖星燁握著圓竹,撩開我的道袍,圓竹順著我的腿慢慢往上:“我說是讓你自己動手,留一點體麵,現在我來做這種事情,你心裡陰影也大,我以後也總想著這件事。”

外麵房間好像有各種腳步聲響過,夾著什麼悶悶的哼叫聲。

“肖星燁!”我感覺那圓竹的尖端順著腿慢慢往上,沉眼看著肖星燁,手慢慢貼著道袍袖子裡的袖兜。

意生宗做的道袍,雖不是古製那種寬袖,可裡麵還是縫了袖兜。

因為冇有彆的地方兜東西,我換衣服的時候,把幾張現金和何辜以前給我的那張符紙放在裡麵了。

這會那些煙蒙在我身上,不能動,可袖子裡的手卻還是能縮著。

我轉手摸到了那張符紙,看著肖星燁:“彆做讓自己後悔的事。”

肖星燁嗬嗬的低笑,握著圓竹就要朝我捅來。

我五指輕輕一用力,直接將掌心的符紙扯開。

一道火光直接在掌心閃開,衝散了煙霧,也就在同時,外麵傳來了一聲沉喝:“小師妹!”

一把帶著寒光的劍,直接衝破了窗戶的水波,夾著雷聲轟鳴,肖星燁好像悶哼一聲,手上握著的圓竹瞬間鬆落。

何辜一身道袍,隨劍而入,一劍就將肖星燁挑開。

隨著他進來,好像整個陣法都被破了,我渾身一鬆,黑髮胡亂湧動。

我忙控製住黑髮,直接爬起來:“來得這麼快?”

何辜當初給我這個符紙的時候,說是一撕他就來了,我還以為隻是打個電話那樣,他知道了就開始動身,畢竟阿問都說打電話會比較快了。

冇想到何辜居然來得這麼快!

何辜劍光一轉,指著肖星燁,朝外麵看了看:“清水鎮大亂了,外麵備的警戒全部響了,所有玄門中人全部都來了,隻是他們進不來,我一直在外麵找你,所以一收到符令就來了。”

我往外看了一眼,就見街上豬牛亂跑,全部發狂一樣的亂撞亂撲,還相互嘶咬。

無一例外的,身上的毛髮全部瘋長。

我瞄了一眼,並冇有見到人。

“哈哈,龍靈騙了你。”肖星燁嗬嗬的笑,聲音發著哽:“何悅,龍靈從放出熔天的時候,就冇有想過放過清水鎮的人。”

“就算墨修和你熔合了那條地縫,也冇有用,因為黑戾一旦出來,就是吸不回去的,清水鎮的人還是得死。”肖星燁目光發沉。

握著那根圓竹:“你放下昨晚龍靈想吞了你的恨意,巴巴的跑來和她談條件,還不是因為你知道墨修也對付不了黑戾,想借她拖延一晚,可人家也不過是耍你。”

“她用墨修引你回來,就算你不回來,清水鎮一個個的死人,她也會逼你回來。你是何悅也好,龍靈也罷,隻要你是你,帶著龍家血脈,懷著蛇胎,她就有的是辦法逼你回來。”肖星燁聲音有點發狂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