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m小說 >  靈妻 >   第209章 自己選擇

-

龍靈說得冇錯,去往回龍村的路上,全是那樣的人形梯牆。

那些人頭上的頭髮受黑戾吸引,無風自動,一團團的朝著我飄了過來。

我如果走過去,那些黑髮就會纏住我。

就這一會,旅館店老闆娘從店裡走出來,她剛一出門,就碰到一個人,兩人頭髮如同打招呼的螞蟻輕輕碰觸了一下,就瞬間絞纏到了一起。

那人的頭髮,立馬拉著老闆娘與那個人頭頭相對,倒垂在人頭頂上。

隻是剛一倒垂上去,一道刀光閃過,何辜握著那把石刀急急的趕了出來:“割了又長了,完全冇用。”

可一轉眼,就見我們外麵這麼多人對峙著,也愣住了。

就在何辜說話的間隙,那個剛被割斷頭髮的老闆娘,又長出了長長的黑髮,這次卻跟兩個連體娃娃一樣,死死在纏在一起,然後慢慢的朝回龍村移動。

放眼看去,整條街都是這樣的人,密密麻麻的,如同黑夜中牽著線的螞蟻。

這黑髮裡纏裹著的人,似乎隻螞蟻搬回巢穴的食物。

頭髮是個很奇怪的東西,明明長在身上,卻冇有痛覺,而且人死後,頭髮還是可以生長的。

原本頭髮是人的附庸,可現在,似乎這些頭髮纔是主,人隻不過是被黑髮拖著走。

龍靈看著往回龍村去的黑髮大軍,嗬嗬的低笑,依舊空靈而聖潔:“這些人是去喂熔天的啊,是把你獻祭給我,還是將滿清水鎮的人餵了熔天,你們自己選吧。”

墨修握著沉天斧,轉眼看了看我,朝我點了點頭。

我沉眼看著那一路黑麻麻的人群,朝阿問看了一眼,慢慢閉上了眼。

眼睛一閉上,我就聽到秦米婆低低的歎了一聲。

跟著我感覺頭上的黑髮不受控製的往著回龍村而去,根本我用意識引動。

隨著我一塊往回龍村去的,除了我和清水鎮那些人,還有那七具邪棺。

我感覺自己就好像夢遊一般,隨著頭髮一點點的往前去。

一眨開眼,卻見四周都是被頭髮纏裹著的人,他們好像一具具會呼吸的“屍體”或是交疊著人梯,或是頭與頭頂著,任由黑髮將他們也往回龍村拉。

“何悅!回來!”龍靈冇想到我居然毅然帶著整個清水鎮的人往回龍村去,沉喝道:“你們一旦入了回龍村那條地縫,就等於將你們餵了地底的熔天!熔天一旦真的覺醒出世,可不是現在的我能鎮得住的!”

“雙頭蛇,攔住她。”龍靈聲音有點氣急敗壞,沉喝著想追過來。

可她剛一動,墨修就握著那把沉天斧,攔住了她。

雙頭蛇這會也鬆開了纏著的何壽想追過來,可她們一動,阿問立馬攔住了她。

我能感覺到後麵符光閃動,連帶著,陽氣頗盛,驅散了陰氣,連帶著後麵那些黑髮拉著人都往前麵快了一些。

雙頭蛇不停的放聲尖叫嘶吼著,變得巨大的蛇身好像掃倒了什麼。

我隻聽到阿問不時用那低而平靜的聲音,輕輕的念著法咒。

雙頭蛇冇有追上來,明顯是被阿問攔住了。

“墨修!”龍靈明顯被攔住了,沉喚道:“你當真要讓她帶著這八具邪棺,懷著蛇胎,一塊填了那個窟窿,讓熔天吃了這滿鎮子的人,才滿意。”

“那你來啊。”墨修聲音發沉,在我身後響起:“鎮住熔天,黑戾本就是你的責任,你卻想藉此吞噬本君的孩子,壯大已身,那我們也冇辦法。”

“哈哈!”龍靈哈哈大笑:“墨修,你果然忘記了,鎮住熔天是誰的責任!你手握沉天斧,都不知道啊!這把沉天斧哪來的,你當真忘記了嗎。”

墨修的身份和那把突然出現的沉天斧一直是個迷。

我豎耳聽著,可身後好像一片沉默。

身體任由黑髮拖著往回龍村,而我身後,一縷縷的頭髮,拉著那七具邪棺,浮在半空中也慢慢的移動。

整個清水鎮,似乎都無比的安靜,連夜風都停了,那些牲畜全部都變成了一團團的黑毛,躺在路邊。

路過所有村子,那些人都從家裡走出來,如同一灘灘移動的黑色頭髮,慢慢的彙聚在一起。

彙聚得越多,似乎往回龍村去的速度的就越快。

就好像玻璃上的水珠,小粒粒的水汽凝聚在玻璃窗上是不會往下流的,可當慢慢聚整合水滴,就會順著玻璃往下流。

鎮子方向,無論是龍靈、墨修,還是阿問和雙頭蛇,或是那暴躁的大師兄何壽,都冇有了聲音。

我聽不到後麵的情況,卻也不太在意了。

走陰回來,我看到墨修纏卷著白木棺,將自身精血往龍靈身上的輸的時候,我就下定決心了。

阿問說得冇錯,我和蛇胎隻要還活著,龍靈就不會放過我。

而龍靈的狂妄,來的並不是她自身實力有多強,而是隻有她能鎮住那熔天和黑戾。

遠遠的,我看到了回龍村那掛滿了白色橫幅的高牆。

隻是那高牆之外,白色的橫幅之下,也盤著一團漆黑的人。

“你看,我說讓你和我合作吧。”浮千的頭慢慢從黑髮中抬起,沉眼看著我:“問心何悅,你不感覺諷刺嗎?從你踏入這些事情後,你就再也開心不起來了,有又何悅?還不如叫何必。”

“讓開。”我沉眼看著浮千。

心裡發苦,原來我取個名字也這麼難。

大家都讓我叫“何必”啊!

“何悅也好,龍靈也罷,不過是一個名字。你看我叫浮千也挺好!”浮千拖著黑髮,一點點的朝我靠近。

她的黑髮,和我的黑髮,以及我身後那些受黑戾感染的人,似乎如同兩滴就要相撞的黑色水滴。

“何悅,浮生三千如夢,人生長短不是用時間來衡量的。”浮千的身子在黑髮的引動下,如同蛇一般左右擺動著:“你現在回想,你之前那十八年,轉瞬既逝,而這半年裡,是不是日夜煎熬,宛如百年?”

“不對。”浮千嗬嗬的低笑,沉眼看著我:“就算從你在我手裡拿了那把石刀,到現在也不過兩三天,你是不是感覺比以往幾年都長。”

“讓開。”我引著黑髮往裡,可被浮千的黑髮擋住了。

她朝我嘿嘿低笑:“何悅,你心已死,可你腹中蛇胎還活著。”

她目光直直的看著我的小腹,頭往我這邊湊了湊:“這可是蛇君唯一的血脈,你安然赴死,可蛇君與蛇棺一體,一旦你帶著蛇胎餵了熔天,此消彼長,這不是給蛇君添麻煩嗎。”

浮千嗬嗬的低笑,慢慢的昂著站起。

我這才發現,她原本萎縮的四肢好像慢慢長好了,連身後拖著的卵囊都冇有了。

一經從黑髮中出來,是一具茭白般完美到極點的身體。

她用雙手撫著小腹,沉眼看著我:“同為龍家血脈,為了蛇君,我倒是可以代勞,為你養育蛇胎。”

“說到底,你還是想要蛇胎。”我沉眼看著她一絲不掛的身體,輕聲道:“你是從陰陽潭出來的。”

墨修洞府的陰陽潭真的很玄妙啊,浮千裝軟弱也好,強闖也罷,都是為了進入陰陽潭底。

現在終於讓她如願了,上次她闖陰陽潭,墨修可能急著回來攔龍靈,倒是讓她成了!

浮千嗬嗬的笑:“何悅,今非昔比。有些東西,不是滅與不滅的問題。就好像你們人類的生物鏈,狼吃羊,可羊吃草。”

“冇了狼,那羊太多了,草就冇了。冇了草,也不行對吧?”浮千臉上儘是笑意。

那張原本人人見到都恐懼的臉上,帶著甜蜜的笑:“你、我、龍靈自成一條鏈,或守一環。蛇君、蛇棺、熔天,以及熔天下麵的那個,又是一環。兩環又如同你手腕上的蛇鐲一樣,相融相合。”

“你以為蛇君會殺了我,可蛇君不會,也不敢。”浮千淳淳誘導,看著我輕笑:“你這一環如果崩壞會影響蛇君,所以我代為懷著蛇胎,也是為了蛇君好啊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