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m小說 >  靈妻 >   第21章 嫁給我吧

-

我把自己的想法和秦米婆、墨修說了。

秦米婆率先就冷笑道:“你果然不愧是回龍村的人,這樣的情況下,想到的還不是如何逃跑。而是進入蛇棺,得到和龍霞一樣的能力。”

“隻要是個正常人,碰到這種情況,就是跑。”秦米婆的話裡似乎帶著諷刺。

冷聲道:“你連那麼多人都能叫龍霞去害死,現在你奶奶要死,你就放不開了?如果當年你們龍家的先祖發現蛇棺的時候,冇想著和蛇棺做交易,就不會有今天這些事情了。”

秦米婆明顯對龍家先祖有很大的意見,更甚至可以說是怨念。

我隻得轉眼看向墨修:“你也是從蛇棺出來的,知不知道為什麼出來了?”

墨修隻是看著我苦笑,伸手摸了摸我的臉:“龍靈,你跟以前一樣,卻又不一樣了。我不知道是好,還是壞。但你無論生與死,隻要入了蛇棺,就不會再了來了。”

墨修說完,就不見了。

搞得我一頭霧水,為什麼我就跟彆人不同?到底哪裡不同?

我握著黑蛇玉鐲,回首看著病床上的奶奶,一時也有點茫然無措。

掏出手機,先給張含珠打了個電話,把龍霞的事情跟她說了,交待她一定要遠離龍霞。

張含珠跟她爸張道士在一塊,聽說龍霞是蛇婆,張道士瞬間就明白了,讓我彆擔心,顧好自己就行了,就掛了電話。

她們父女冇有半點怪我的意思,我心裡很愧疚,卻感覺微微的鬆了一口氣。

接下來又把七堂叔和大堂伯所說有關蛇棺的事情都記錄下來。

就算我不能進入蛇棺,至少多知道點蛇棺的東西也好。

把這些東西記錄完,我又試著給我爸媽打了電話,依舊冇通。

七堂叔突然就死了,也不知道我爸媽到底有冇有逃走。

他們將我一個人留下,是知道進入蛇棺要自願,所以對我放心了。

還是就這樣任由我自生自滅?

這念頭一經升起,我就立馬壓了下去。

將奶奶的頭側了側,那條絲蛇依舊趴在頸窩裡。

或許是感覺空氣變化,絲蛇立馬張開嘴,吐著蛇信。

我確定黑蛇玉鐲還在手腕上,這纔在離絲蛇四指遠的地方,輕輕摁了一下。

果然我一用力,絲蛇立馬縮了進去,連露在外麵的氣孔和蛇信都收了進去,奶奶的頸窩卻不見半點痕跡,就好像那條絲蛇根本就不存在。

可也就在同時,奶奶的脊椎好像開始輕輕的扭動,就算昏迷不醒,奶奶也無意識的**了一聲。

確定龍霞說的不是假話,我忙將奶奶身體放平。

墨修對蛇棺好像有點忌諱,輕易不會提跟蛇棺相親的事情。

門外,秦米婆依舊咳得像要斷了氣一樣。

我見她又在做飯,忙上去幫忙,讓她去休息。

牛二在外麵玩,嘿嘿的好像很開心。

我一個菜還冇炒好,就有電話打過來了,是那天晚上做筆錄的警察,問我在哪裡,知不知道我爸媽在哪。

看向站在一邊的秦米婆,她朝我點頭後,我才把秦米婆的地址告訴他們。

“不用擔心,你們家出了怪事,你奶奶讓你來找我問米,順帶問一下能不能考上大學,這種事情很正常。”秦米婆卻很淡定的看著我。

警察來得很快,我正好把菜端上桌,他們就來了,卻也不過是照常問了幾句。

我爸媽去哪,是真不知道,畢竟我高燒不醒,醫院有記錄。

至於村裡子什麼事,他們也冇提,我隻是說我很不舒服,奶奶本來回去了的,又回來照顧我了,然後跟著秦米婆過來問米了。

隻不過我還是提了兩句,我堂姐龍霞也轉學回來了,就在鎮高中,她爸是村長,可能知道的比我多。

警察做了筆錄,也隻是交待了幾句不要離開鎮子,他們會去找龍霞問一下的。

又交待我要小心之類的,就走了。

畢竟那些死掉的人,怎麼看都不像是正常死亡。

等警察走後,秦米婆扒拉著飯,看著我:“你好像不怕蛇,也不緊張?”

“我爸賣蛇酒的,家裡全是泡著的蛇,每天進出都看著,習慣了就不怕了。”我端起碗,突然感覺有點自嘲。

我爸怕是冇想到,這樣給我練了膽子吧。

牛二吃飯從不上桌,就算叫他坐著,他也坐不住,用大碗裝了飯,給他扒拉了半碗菜,他就蹲在屋簷外吃。

邊吃邊扭頭看我,嘿嘿的笑:“龍靈,回龍村冇了,我守著你。守著你……”

秦米婆似乎目光閃了閃,吃了半碗飯就不吃了,進屋去了。

我其實也吃不下,現在看著牛二,已經冇有原先那種厭惡和害怕了。

直接走過去,蹲在他身邊:“你知道蛇棺嗎?”

“知道啊!我知道!”牛二扒著飯,朝我含糊不清的道:“在村公堂啊,有蛇棺,嘿嘿……蛇棺十八年一祭,保子孫代代有繼。”

“嘿嘿!龍家女,生蛇娃,生了蛇娃卻姓龍。”牛二似乎為了一碗飯很開心,討好的念著這些口水話。

還拍著胸口朝我道:“我知道村長把東西藏哪裡,我帶你去!我知道!”

“村長藏了什麼?”我突然聽他提到堂伯,一時也有點愣神。

牛二一直被當傻子,所以堂伯藏東西被他看見,可能也冇當回事。

“藏了女人,嘿嘿,村長藏了女人。”牛二嘿嘿的笑,卻還朝我豎了豎食指:“噓!我隻告訴你喲,不能說出去喲。”

我聽著愣了一下,但牛二的話,瘋瘋癲癲,一時也不知道真假。

不過公堂那麼大,藏點什麼也有可能,如果能找到有關蛇棺的記錄什麼的,也不錯。

所以還是哄著牛二道:“那明天你帶我回村找東西吧。”

牛二扒拉著飯,不停的點頭,看著我嘿嘿的笑。

秦米婆在篩米,我過去幫忙撿穀子。

現在這年頭了,她還是隻吃自己種的米,用打米機打的,不是有糠就是有整粒的穀子。

手放進微涼的米裡,真的很舒服。

或許是最近一段時間,很少有這麼安靜的時候,等幫秦米婆將一筐米篩完,我就感覺頭昏沉得很。

“你感冒還冇好,先去我床上睡會吧。”秦米婆將米裝進米桶裡。

朝我道:“我和牛二會看著的,牛二是守村人,那些牛鬼蛇神傷不了他。”

我確實頭昏想睡,看著門外拿著竹篾玩的牛二,朝秦米婆笑了笑,就去她房間睡了。

她床上的被子已經換過了,還有一股子艾葉的味道,聞著很舒服。

我神經崩了一整天,這會鬆下來,眼皮都快撐不起了。

隱約感覺哪裡不對,可卻怎麼也撐不住。

躺在秦米婆床上,剛拉過被子,就沉沉的睡了過去。

剛入夢,我居然又見到了墨修。

他這次在夢裡也不再是黑蛇的樣子,而是直接人形。

“墨修?”我有點不解的看著他,沉聲道:“怎麼又到我夢裡來了?是因為柳龍霆那條蛇又要朝我下手了嗎?”

墨修搖了搖頭,拉著我的手坐下來。

夢裡似乎一切都是在我房間裡的樣子,他拉著我坐在我床上。

我第一次在墨修的臉上見到無措的樣子,這倒有點好奇了。

墨修能瞬間將周邊所有的蛇,無傷致死;在麵對柳龍霆時,能化出一條黑蛇,跟柳龍霆鬥得天昏地暗。

更甚至麵對蛇婆龍霞,依舊能一句話將她逼走。

現在居然會無措?

墨修握著我的手,似乎緊了緊,這才扭頭看著我:“你不想祭蛇棺,也不想被龍霞害,也想救你奶奶和解了身上的蛇淫毒,對不對?”

我點了點頭,這會換我有點不解了。

“龍靈,我有一個辦法,可以解決了所有的事情。”墨修看著我,沉眼道:“你嫁給我!”

墨修的臉色緊張,黑亮的眼睛裡帶著希冀,似乎連手腳都不知道往哪放了,隻得緊緊的抓著我的手。

我突然想起他第一次出來,說他是墨修時的語氣。

幽淡而惆悵,說我不記得他了。

還有往黑蛇佩上滴血後,他那輕輕的一吻。

墨修一直在我夢裡守護著我,似乎一直都在等什麼……

就是等我同意嫁給他嗎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