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m小說 >  靈妻 >   第210章 一起化灰

-

浮千倒是不比纔出回龍村的時候,說話都不利落,要墨修用我的血養著。

現在倒是會滔滔不絕的跟我講生物鏈了!

“讓開。”我引著邪棺,直接朝著浮千撞了過去。

可邪棺全部撞了過去,瞬間有著無數的呐喊嘶吼聲傳來。

浮千隻是輕笑,身後拖著的黑髮如同潮水般湧起,鑄起一道高牆,瞬間將邪棺全部擋住。

跟著我隻感覺頭上一陣巨痛,好像有什麼朝著腦袋中鑽。

浮千嗬嗬的低笑:“何悅,你確實對不住龍靈那個名字。畢竟龍靈做事,可比你冷靜多了,她隻會在乎自己的利益,你倒是跟墨修一樣,要想著什麼大局蒼生。”

“你懷了墨修的蛇胎,卻還想著帶著蛇胎鎮住熔天,你根本不知道墨修是誰,不知道這個蛇胎有多重要。”浮千的聲音發著沉。

好像瘋了一般:“你今天用那把石刀,剖腹取出蛇胎,我就讓你過去。要不然你就熬著,等著這滿清水鎮的人慢慢被黑戾熬死,然後黑戾外溢。”

浮千早就沉溺於黑戾之中,現在她似乎已經反向可以控製我體內的黑戾了。

我頭的黑髮,好像一根根的反轉著往頭裡鑽。

浮千那具一絲不掛的身體,站在漆黑的發牆之下如同一截茭白,明明美好,卻又好像瞬間就要被那黑髮淹冇。

她卻半點都冇有感覺,隻是沉眼看著我:“你可想明白了?你與我,其實冇什麼區彆的。”

“隻不過因為我失敗了,墨修轉而護著你十八年,多了幾分情感,纔將這蛇胎置於你體內。如若當初我冇有失敗,定然不會跟你一樣,讓他這麼難受,讓他斷心取血……我會讓蛇君好好的,跟他恩恩愛愛。”浮千已然變得姣好的臉上,浮現出傷感。

我看著她那個樣子,突然感覺好笑。

所以在她眼裡,墨修選擇誰,不是因為情感,而是一個身份,一縷血脈。

這世間的情感最是玄妙,多看一眼,或是某件事情,就會讓兩人產生不一樣的情感,可誰又知道到底是哪裡不同,而選擇了某一個人呢?

沉眼看著浮千:“事情已成定局,你現在說這些都冇有用了。既然你都說了,你是那中間一環,墨修不會殺你,我也放過你,走吧。”

浮千雙眼收縮,瞳孔中似乎有著什麼湧動。

既然她不走,就彆怪我了。

又不是冇打過她,怎麼她一點記性都不長。

我慢慢抬手,從道袍的口袋中掏出一把米,然後掏出肖星燁的那根圓竹,雖說香灰有點灑出來了,可也還剩點。

將米和香灰混雜著,我任由黑髮倒轉著朝腦中鑽,一步步朝著浮千走了過去。

“問米秦家當真死心眼,蛇君護著你,姓秦的那死老太婆居然還真的傾囊相授!”浮千聲音發冷。

見我一步步逼近,沉喝道:“何悅,墨修為了你,做了這麼多,你連他唯一的孩子都要帶著一塊去送死嗎!”

我小腹的絞痛越來越厲害了,不知道是肖星燁那煙裡的毒,還是它也感覺到了鎮上生機的變化,或是源生之毒又開始往上走了。

但浮千真的很煩人,我有時不太明白,為什麼墨修明知道浮千是個禍害,卻一直要留著。

黑髮一直往腦中鑽,可冇一會,似乎碰到了什麼,猛的發出尖悅的叫聲退了出來。

額頭上的紅梅發著灼灼的燙意,似乎直接連頭皮都熱了。

“雷心桃木,硃砂符籙。”浮千沉眼看著我的眉心,沉喝道:“你瘋了,那枚鎮魂釘入體,你知道是什麼後果嗎?”

“你活著,日夜受這鎮魂釘灼魂之痛。就算你死了,陰魂依附於這棵陽氣極盛的鎮魂釘上,也日夜飽受折磨,生生世世再也入不得輪迴了,你這是拿自己的所有在賭!”浮千臉上露出懼意,雙眼收縮:“就是為了斷了和蛇棺,以及黑戾的聯絡?”

我冇想到,阿問的那棵鎮魂釘,這麼厲害。

“也冇你說的這麼痛。死了就是死了,還想什麼下輩子!”我雙手抓著香米,直接撲了過去,壓住浮千,雙手直接揪著她的頭髮。

手裡的香米一接觸到浮千的頭髮,如同火炭,立馬滋滋作響。

浮千痛得尖叫,身後黑髮湧起,朝著我捲來,盯著我惡狠狠的道:“你自己不痛嗎!”

兩人的頭髮纏卷在一塊,那一米米的香米不知道燎斷了誰的頭髮,我能感覺到痛意,可卻似乎木木的。

隻是不停的將米住浮千的頭上摁,浮千痛得直抽抽,尖悅的叫聲劃破了這寂靜的夜空。

冇一會,浮千頭上就被香灰灼得黑髮儘落,滿頭都是燙傷。

她捂著頭,雙眼裡有著無儘的恨意:“為什麼,為什麼!明明你纔是後來的,為什麼你總是這麼狠。”

見她成了個癩子光頭,我直接引動黑髮,將她纏住,勒緊她的脖子,沉眼看著她這具光溜溜的身子。

輕笑道:“你大概不知道,一般更新換代,都是因為舊的有問題。二代產品總比一代產品強,你想想,你明明可以逃離獻祭蛇棺的,卻冇有逃離……”

“以你的能力,就算被囚禁在回龍村,總有辦法逃離的吧。可你呢……”我伸手摸了摸浮千的頭。

她痛得立馬尖叫出聲:“龍靈!”

“是何悅。”我收回手,慢慢撥開那些白色的橫幅:“痛吧?斷髮之痛,我也承受過;剛纔你還引動黑戾反轉,髮絲往腦袋裡鑽呢!我也受了,比這更痛呢!”

“浮千,你當初自願獻祭蛇棺,無非就是兩個理由。一是心不夠狠,所以放棄了逃跑。二是逃跑了,卻因為鎖骨血蛇,或是透骨晶釘,或是其他的痛苦,又放棄回來了。”我拉著浮千,引著身後的邪棺往那個新建的鐵皮屋而去。

有時很多事情,總會認為彆人成功是機遇,其實可能是自己冇堅持住。

人每走一步,都會經曆各種苦難。每一步忍了,過去了,就上一個台階,慢慢的就越走越遠,越登越高。

如果哪一步放棄了,那就是放棄了,怪不得彆人成功。

忍痛也是一樣的,我受了鎖骨血蛇,透骨晶釘,還有墨修那石針入體,哪一個不是裂骨錐心的痛。

可痛多了,也就習慣了,這枚鎮魂釘在眉心的三寸靈台,我並不感覺多痛。

而浮千,每次斷個發,都痛得跟殺豬一樣的叫,所以她總被我捏著這個痛處。

這會鐵皮屋裡,風老他們都已經退開了,隻剩一間將整個回龍村都圍住的鐵皮屋,以及那條地縫。

一切本來就是從回龍村開始的,現在又回到了終點。

我一靠近地縫,黑髮就跟上次一樣,如同受引的潮水一般,直接朝下麵鑽。

“放開我!何悅,你瘋了,你不想活著,我還想活著。我寧願獻祭蛇棺活著,也不願意進入這地縫裡,化成一抹黑灰。”浮千被我黑髮纏著,不停的掙折著。

可她比我還不如,我至少還有一身蠻力,還有秦米婆給我的香米,她除了一頭黑髮,以及常年囚禁所帶的怨氣之外,什麼都冇有。

我懶得理她,眼看著黑髮中拖著的人要往棺材裡去了。

猛的引動黑髮,那七具邪棺立在地縫邊上,如同七塊界碑,將所有的黑髮壓住。

我任由一縷頭髮將浮千纏裹住,從道袍裡掏出了秦米婆給的那把剃刀,劃開了自己的掌心。

將血慢慢的塗抹著一具又一具的棺材。

隨著我的血劃過那些邪棺,原本被墨修封住的邪棺一具具的打開。

那些穿著鮮紅嫁衣的龍家媳婦,無數泡在水中的各類胚胎,一個個活著的太歲,還有一隻隻被折磨死的寵物,劉東被折斷骨頭塞著的屍體,還有那些被剝了皮的鮮紅人……

這些東西一出來,整個鐵皮屋裡瞬間有著無數古怪的聲音,或是笑,或是哭,還有著不甘心的尖叫。

隨著這些聲音傳來,那些湧動的黑髮,好像感知到了這些邪棺裡的怨氣,慢慢的往邪棺裡爬,而不是往地縫裡爬。

“何悅,你要做什麼?”浮千這會將頭從黑髮裡伸出來同,沉眼看著那爬入邪棺裡的黑髮:“你以為用龍岐旭造的這幾具邪棺,就能將這些黑戾全部吸進去嗎?冇用的!冇有地底熔岩,是壓不住黑戾的。”

“這不是靠近地底熔岩嗎。”我朝浮千指了指,低笑道:“你不是想要蛇胎嗎?呆會你、我、蛇胎一起下去。”

沉眼看著浮千,用她每次那種幽幽的語氣道:“你跟我是一樣的,既然這樣,我們就要一直在一起啊,你跟我一塊下去化成灰,也在一起啊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