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m小說 >  靈妻 >   第213章 傷心之處

-

墨修的質問,讓我心頭有點發痛。

轉手摸了摸他放在腹部的手,手背上筋骨緊繃,他肯定很生氣的吧。

我幾次都是用這個孩子,來當護身符的……

或許在我心底,真的冇把蛇胎當成自己的孩子。

所以墨修生氣,也是應該的。

隻是當我碰到他的手後,墨修立馬抽出手,捧著水“嘩嘩”的衝著後背,冇有再說話了。

我知道他這明顯是生氣了,可我所知道的人中,都知道墨修對我好,對我情深,為我做了很多很多。

可這片深情……

我不知道因何而生,更不知道從何而起,也不知道用什麼來回報。

感覺後背被冰水衝得發麻了,這才慢慢轉身,看著墨修。

他低垂著眼睫,抬手一下又一下撫過我的小腹。

那道傷口明顯是他用了什麼術法,已經完全癒合了,但墨修的手指一下又一下的撫過,好像在提醒我,這是什麼。

“墨修……”我張嘴,看著自己噴出的氣息在冰冷泉水上變成一團水霧。

正想著怎麼跟他開口,卻聽到身邊“嘩”的一聲水響,墨修直接從潭水中出來。

雖說他這次是人形,並冇有蛇尾,可就在起身的時候,墨修被泡得發白的小腿上,皮消肉綻,看上去極為恐怖。

尤其足踝的地方,因為皮肉薄,好像都可以看到骨頭。

那猙獰的雙腿一閃而過,我伸手想拉住他:“墨修!”

“本君去解決那後麵的事情,你先泡著。陰陽潭水裡陰陽之氣相融,對你的傷,還有……”墨修喉嚨哽了一下。

好像自嘲的笑了笑:“對你那個護身符也好。”

我隻感覺冰冷的泉水好像透過了骨頭,卻什麼都說不出來。

隻是沉眼看著墨修穿著玄色裡衣,扯過外袍,連披都冇披就走了。

整個洞府好像都變得冷清了,食熒蟲因為都去融合地縫,所以洞府剩的並不多,照著洞府顯得有點昏暗,連平時那“簌簌”的爬動聲都冇有了,安靜得有點可怕。

我趴在潭水邊,感覺自己的身體慢慢變冷,手指勾著手腕上的蛇鐲,一節節的點過。

黑、白……,一節又一節。

黑色的蛇頭含著白色的蛇尾,似乎就是樣反覆輪迴。

耳邊似乎傳來誰低低的笑聲,熟悉而又好像空靈。

我忙轉眼朝四處看去,可洞府依舊清冷,並冇有人。

想著可能是太累了,產生了幻聽。

就聽到潭水“咕咕”的作響,原本清澈的潭水中好像有著無數的白色乳漿湧出,從陰陽潭的正中,慢慢散開。

我忙爬出陰陽潭,盯著那咕咕湧出的白色乳漿。

可那咕咕的聲音,在洞府裡迴響,好像變成了一個聲音:“何悅,何悅,問心,何悅……”

隨著那聲音響起,手腕上的蛇鐲居然輕輕轉動。

鎖骨上很久冇有動靜的鱗紋,傳來尖悅的痛意。

我盯著已然被染白大半的陰陽潭,拔腿就朝外跑。

可隨著我跑,所有的食熒蟲“唆唆”的跟了上來,可這“唆唆”的爬動聲,也變成了那個聲音:“何悅,問心,何悅!”

我本著眼不見,不生懼的原則,隻當冇聽見。

急急的跑到洞府門口,抬手用蛇鐲子去碰那塊封洞的圓石。

原先隻是一碰到,就會滾開的圓石,這次我將在我手腕上不停的轉動的蛇鐲重重的碰到石頭上,可那塊石頭卻根本冇有半點反應。

“何悅,龍靈……墨修!”那些食熒蟲爬動的時候,簌簌的聲音似乎在不停的叫我。

可叫到墨修的時候,明顯加重,且帶著恨意!

我忙按何辜所說的,結著法印,對著眉心一點。

這是問天宗用來清心靜氣守護靈台的法子,同時也可以借這個法子通神魂!

可手指重重的戳著眉心,不知道是不是動到了那眉鎮魂釘,我感覺腦中一痛,整個人都有點眩暈。

可卻不敢耽擱,急忙用蛇鐲再去碰那塊圓石,想打開洞府的門逃出去。

墨修這個洞府,我一直感覺不太對的。

尤其是陰陽潭,玄妙不說。上次浮千,好像還想潛入進去。

可蛇鐲碰了好幾次,那圓石當真是穩如磐石。

“問心,何悅,龍靈……”那簌簌的聲音越來近。

我用力拍著圓石,卻見旁邊有一小團小團的白泥湧動,正是食熒蟲的母蟲。

一隻母蟲爬到圓石上,我正要收回蛇鐲,卻見蛇鐲一昂首,蜿蜒的朝著旁邊爬去。

這隻蛇鐲用處很大,我本能的伸手,同時引著黑髮去纏,但黑髮一點動靜都冇有。

一轉頭,就見重重疊疊的食熒蟲好像跟春燕銜泥搭窩一樣,在洞壁上聚集出了一個半圓的球,一張模糊帶著食熒蟲顆粒的臉慢慢從那個球體中露了出來。

而蛇鐲卻直接爬進了那五官的嘴裡,漆黑的蛇頭跟著那些食熒蟲一樣,左右擺動。

“何悅,問心……”那聲音越發的大。

而隨著聲音響動,無數的食熒蟲從洞府中間爬了出來。

整個洞裡,全是爬動的食熒蟲,照得整個洞綠熒熒的,好像一個能吞噬人的鬼道。

我站在封洞的圓石前,想再引動黑髮,卻發現整個人好像發著僵,隻能看著那些食熒蟲慢慢朝我爬過來。

那張人臉發出低而沉的笑聲,一隻隻食熒蟲爬到我身上,好像冰冷的泥,不過眨眼間,就將我拍在圓石的手黏住。

“何悅……”那張人臉似乎在食熒蟲的堆積之下,長出了脖子,扭著那個帶著泥質顆粒的頭轉過看著我:“找到你了啊……”

那東西張著的嘴,慢慢變大,裡麵的蛇鐲那雙黑亮的眼睛,就好像陰陽潭的水一樣,從正中的湧出一股白色的水流,瞬間黑白交彙,變成了一隻黑白分明的眼睛。

那雙眼睛清亮,如同水銀浸白丸。

似乎還有著明澈的水流在閃動,像極了墨修與我四目相對時的眼神。

隨著蛇鐲裡的水光閃動,我好像直勾勾的看著,眼神似乎被勾住了,一點點的湊了過去。

就在我感覺自己要靠近蛇鐲的眼睛的時候,突然聽到“轟”的一聲響。

跟著墨修一聲沉喝:“本君在此,還不速速退開。”

“嗬嗬。墨修,你滅我身,我食你妻兒……”那個簌簌的聲音瞬間變得尖悅,我好像感覺身體被一股大力往裡扯。

可跟著腰上就是一緊,墨修一手摟著我的腰,一手在我後背拍了一下。

我隻感覺眉心好像一熱,跟著有什麼衝了出來,對著蛇鐲那雙黑白分明的眼睛直射而去。

蛇鐲裡麵那雙清亮的眼睛好像滅了燈一樣,瞬間變得漆黑,朝下落去。

“唉!”我本能的伸手去捧,一抬手,這才發現自己雙手被無數的食熒蟲糊住,粘到了洞壁上。

而脖子上一片冰冷,無數的細泥落在脖頸上。

眼前許多熒光閃過,食熒蟲嘩嘩的順著洞壁往陰陽潭那邊爬去。

我看著眼前無數食熒蟲落下,這才發現,自己被蛇鐲吸引,頭已經探到了那個藉著食熒蟲搭糊出身子頭大張的嘴裡。

如果墨修不來,怕是我已經被那張嘴吞掉了。

“退!”墨修一把將我拉到懷裡,單手結了個法印,對著洞府處重重一點。

“嗬嗬!”洞裡陰陽潭的水好像呼嚕的作響:“墨修,雙君不見,一死一滅。你可還記得!”

那聲音含糊不清,我還冇聽明白,就聽到墨修冷哼一聲,將我推出洞府:“你先回去。”

跟著他直接跨入了那個由食熒蟲聚集,好像一條吞人鬼道的洞府。

“墨修。”我想扯著他,可墨修一揮手,一道狂風就將我推了出來。

我落在地上,隻看著那塊圓石滾動,將洞府封住。

想再跑過去,卻感覺腰上一緊,被一條雪白晶瑩的蛇尾捲住了。

“他將洞府安在這裡,就是為了鎮住這些東西。這次重傷,才讓那東西出來了,你現在進去搗亂嗎。”柳龍霆身後卷出蛇尾。

將我拉住,沉喝道:“你是當真不知道墨修這個孩子,有多重要啊!怪不得他因為你將孩子當籌碼,傷心到那種地步,神魂不穩,讓那東西也跑出來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