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m小說 >  靈妻 >   第214章 死屍滲血

-

墨修傷心,我是知道的,可我冇想到他這洞府居然也不是什麼安逸的地方。

轉眼看著柳龍霆,他好像失去了原先的意氣風發,臉色慘白得好像浮著一層白紙。

見我轉眼看著他,慢慢鬆開卷著我的蛇尾,苦笑道:“放心,蛇君怎麼會有事,他現在厲害著呢。”

他說著,將一件白袍遞給我:“先穿上吧。”

我這才發現,自己衣衫不整,後背因為熔岩灼燒,直接被墨修割開了,小腹的衣服也被龍靈劃開了。

幸好穿的是問天宗的道袍,對襟有好幾根繫帶,隻是跟手術一樣,露著傷口。

如果穿著直筒的,上衣怕是直接就滑落了。

我和柳龍霆倒是也冇什麼好客氣的,接過來直接披上,看著洞府的門:“怎麼回事?”

柳龍霆軟趴趴的靠著一棵小樹苗,直接變成了一條胳膊粗細的白蛇:“上次浮千用你的血,闖了進去,進入了陰陽潭。”

“墨修因為急著去救你和阿寶,雖然冇有殺了浮千,卻也拿到了沉天斧,估計動了封印的法陣吧。”柳龍霆說著居然還張著嘴,重重的喘著氣。

現在才入秋,並不是很冷,可柳龍霆一張嘴,全是森森的寒氣。

我將他那件外袍繫好,沉眼看著他:“你受傷了。”

“嗯。”柳龍霆這會是條蛇,吐著蛇信發出嘶嘶的聲音:“昨晚被你師父打傷的。”

我愣了一會,纔想起,他說的師父可能是阿問。

不過想想也是,昨晚一團混戰,龍靈自己雖然厲害,可也算得上孤家寡人,除了雙頭蛇,能驅使的,估計也就對她死心塌地的柳龍霆了。

隻是我冇想到,阿問居然能打傷柳龍霆。

而且墨修還將他帶到這裡來了?

看樣子是從阿問那裡,把柳龍霆給贖回來!

沉眼看著他:“我用自己和蛇胎為餌,將龍靈打入了熔岩中間。那你現在不想殺了我?”

柳龍霆卻隻是扭了扭蛇頭,看了我一眼:“你不是龍靈,她也不是。”

“龍靈隻不過是個名字罷了。她已經死了,就算複活,也不再是那個龍靈。”柳龍霆好像已經看透了。

慢慢的盤著蛇身,在那棵樹根下:“墨修不殺我,也還算念著當年舊情。”

我看著他如雪如霜的蛇身,不由的想到了一節黑一節白的蛇鐲。

那枚鐲子,是墨修給我的那枚黑玉鐲,和柳龍霆給的那條水晶蛇融合而成的。

隻是現在這蛇鐲,好像已經不受控製了。

那陰陽潭裡由食熒蟲交集而成的,到底是個什麼鬼?

“你製成的那條水晶蛇,是哪來的?”我想了想,還是蹲下來,看著柳龍霆:“就是上次,你以為我要逃離出鎮子,送給我的那個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柳龍霆蛇眸裡有什麼收縮了一下,蛇身盤纏得更緊了:“那是取了我一截蛇骨製成的,墨修的是用他的本命鱗製成的。”

我聽著目光沉了沉:“你為什麼要製成一條蛇形?怎麼就成了蛇鐲了……”

可還冇等我問完,就聽到墨修沉聲道:“何悅!”我一轉身,就見墨修帶著一身水汽出來:“怎麼還冇走?”

他目光微沉,看著我身上披著的白袍,一把將我拉起來,伸手一扯,就將那襲白袍扯下,往柳龍霆身上一丟:“你記得本君說過的話。”

可等墨修回首,見我身上的衣服,目光一沉,身子一轉,將我摟在懷裡。

扯開外袍,直接包住我:“伸手。”

我還愣著,有點奇怪的往旁邊伸了伸手。

墨修卻喉嚨咕嚕作響,一把扯過我的手,左右交叉,往他袖子裡一伸。

兩人如同緊貼著的人偶一般,前胸相伏,四臂相貼。

我一時有點啞然,這是打算把我當“袋鼠”一直裹在身上?

可跟著墨修似乎隻是轉轉一轉身,他就靈活的從外袍中脫身而出。

伸手就幫我係著外袍的衣帶,不過看著背後的傷,好像頓了一下,卻還是輕輕的將外袍攏住。

朝柳龍霆道:“龍靈既然已經被壓在回龍村下,你想繼續守著她就守著,不想守著她就找到地方好好療傷吧。”

“嗬嗬。”柳龍霆的蛇身鑽進白袍裡,暗暗的化成人形,直接就穿著那襲白袍,站在我們麵前。

“墨修,一切纔開始。”柳龍霆臉上帶著淡淡的憂色,盯著我小腹:“蛇棺,你,我,龍靈,何悅,熔天,還有陰陽潭下麵的那個……,都在同一個時候醒了。”

柳龍霆說到這裡,似乎有些擔心:“上次龍浮千獻祭蛇棺,最終是我守著她這麼些年,才保龍家血脈不絕。這次如果再出事,何悅有蛇胎在腹,落得的下場慢是比浮千要慘上許多。”

我再次聽到柳龍霆提及當年浮千的事情,不由的扭頭朝他看去。

可墨修卻扯著外袍,輕輕一用力。

我感覺衣袍有一個地方輕輕滑過傷口,雖說不重,卻也痛得我低“呲”了一聲。

扭頭不解的看了墨修一眼。

據我對墨修的瞭解,他手很穩的啊,怎麼會繫個衣服還弄到傷口了。

墨修卻低垂著眼,看都不看我。

隻是朝柳龍霆沉聲道:“這些事本君都知道。你還不走,是昨晚阿問傷你太輕了?”

“墨修,你既然拿到了沉天斧,也讓龍岐旭夫妻離開了,怕是早就知道後果。現在那東西已經找上了龍、何悅……”柳龍霆又朝我看了過來。

我聽到自己和我爸的名字,本能的轉眼要去看。

卻感覺眼前一黑,墨修居然伸手,用胳膊圈著我的眼睛,直接將我轉過身去:“全身上下,都是傷。哪都不能碰,也就眼睛好點了。你還有心思管這些!”

我一轉過去,他一手壓著我額頭,一手看了看我眉心:“算你心裡還有點數,知道用通神術,點自己眉心求救。本君這一縷神魂,可不是放著玩的。”

墨修的指尖,輕輕撫過眉心那朵紅梅,確定冇有不妥後。

這纔將我打橫抱起,冷眼看著柳龍霆:“陰陽潭下麵的那個,隻不過是上次浮千進去,我拿了沉天斧,所以鬆動了一些,我已經重新封住了,不會再出來。”

我感覺到身子微動,柳龍霆好像往我們這邊追了一步。

可他剛一抬腳,我感覺墨修撫著我肩膀的手指輕輕一點,就聽到柳龍霆悶哼一聲。

“你好自為之。”墨修冷哼一聲,抱著我就直接離開了。

隨著風聲響過,我本以為墨修會帶我回秦米婆家,或是去我家的。

卻冇想,他帶著我到了上次看雲的那條小溪邊。

原先藍天白雲,綠草盈盈的小溪邊,這會全是枯草,連溪水好像都渾濁不堪,溪邊還落著不少鳥獸的屍體。

墨修抱著我,看了許久,這才找到一塊比較平坦的石頭,將我放在上麵。

自己坐在一邊,沉眼看著小溪。

那溪水裡的碎石邊上,很多死了的螃蟹和小魚小蝦,因為已經死了一晚了,這會都沉在石頭縫裡,上麵還有一層薄薄的浮泥。

墨修似乎輕歎了一聲,轉眼看著我道:“本來想找個地方,讓你放鬆一下的,可現在看來,整個清水鎮已然冇有清水了。”

“至少暫時冇事了,後續的事情,再和阿問他們慢慢商量吧。”我不想看著滿溪的死氣。

抬眼看了看天空,卻發現連雲都是沉沉的。

石頭本就不大,墨修坐在一邊,兩人必須緊靠,要不就從石頭上掉下去了。

墨修乾脆一鬆手,將我抱在腿上。

可黑袍掃過他的小腿,他痛得低呲了一聲。

我這纔想起他腿上還有傷,乾脆直接跳到地上,拉開墨修的褲腳。

小腿上的傷,半點好的跡象都冇有,似乎還已經開始化膿了。

“巴山古鹽可以療傷,穀見明給了一小袋,我去找何極要。”我將墨修的褲腳放下來,起身就去掏那兩張神行符。

可摸了摸,卻發現根本就冇有什麼神行符了。

“熔岩乃是至陰之地所生的極陽之物,萬法皆破。”墨修見我掏,似乎知道掏什麼:“彆說問天宗的東西,龍靈的黑索進去也都化了。”

“那你這傷……”我沉眼看著墨修,低聲道:“蛇君可得保重身體啊,這葫蘆和瓢可還在不停的往外冒呢,少了你可不行。”

聽柳龍霆的意思,好像他們這些一起醒來,就是有大事要發生了。

墨修苦笑了一聲,還要說什麼,突然“咦”了一聲。

我見他冇有嗆嘴,有點好奇的扭頭。

就見墨修盯著溪水裡那些死魚死螃蟹,眉頭緊皺。

“怎麼了。”我湊到溪邊,想看清楚。

墨修卻一把將我拉到身前:“彆過去。”

“死屍滲血,陰邪遍地。”墨修盯著那死魚,沉聲道:“果然是來了。”

我奇怪的看著那溪水,卻見原先沉在泥沙裡的死魚身上,浮泥慢慢的染紅,跟著一絲一縷的鮮血慢慢的湧去。

不過眨眼之間,那一灘石縫都被染紅。

忙轉眼看去,落在溪邊的死鳥死獸屍體下,也慢慢的滲出了黑色的血水,將旁邊的枯草和爛泥染紅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