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m小說 >  靈妻 >   第216章 慕然回首

-

墨修沉眼看了看那串帶血的足印,目光發冷。

卻將我緊緊摟住,拉著我道:“彆管了,先下樓。”

“不去看看嗎?”我頓時無比的詫異,這種情況,不是應該看一下是什麼東西嗎?

那赤腳,明顯就是一個女子。

而且剛纔,我還聽到了我媽的聲音,難道是我媽?

不過現在經曆的詭異事情太多了,就算我媽這會站在我麵前,我也不太可能認她了。

忙將剛纔聽到我媽聲音的事情說了,墨修隻是沉眼看了看我:“可能是幻聽,先下樓吧。等下我再進去看!”

他明明目光看著那些足印,卻摟著我,強行朝下麵拉。

這讓我感覺很奇怪,我家裡並冇有其他女的不說,就算藏了其他女的,剛纔進浴室,裡麵根本就冇有人。

而且我出來前,還特意多看了幾眼,也冇有足印。

也就是說,這一串帶血的足印是從我出來後,再跟著出來的。

那到底是什麼不說,而墨修明顯知道什麼,卻冇有想去一探究儘,這就又顯得古怪了。

我心頭疑惑,可墨修不帶我去看,怕是那東西也不是什麼好東西。

到了樓下,何辜已經將肖星燁給扶了起來,正拿了個冰袋給他敷臉。

肖星燁瞥眼看著我們,一臉的苦笑,抱著冰袋縮到廚房去了。

阿問以古怪的神色看著我們:“冇事吧?”

“他奶奶的,老子不過是想泡個澡,娘了個熊,衝了我一身的血水。”何壽在用術法引著水,沖洗著自己的殼。

見我下來,瞪了我一眼,十分不滿的道:“小師妹,你看看,是你說讓我去泡澡的。現在老子的殼臟了,你幫我刷啊。”

“好啊。”我這會心心浮氣躁,外加一團的疑惑。

朝何辜伸了伸手:“那把石刀還給我,我割點頭髮做刷子,保證把我們大師兄的龜殼刷得一乾二淨。”

我特意一撩頭髮,整把扯著,看著何壽:“就看大師兄是不是要連皮也一塊刷一刷了!”

“得!昨晚我這龜殼差點被那雙頭蛇老孃們給絞裂了,冇有功勞還有苦勞呢。你就這麼對我,以後你不是我小師妹了。”何壽立馬化成人形,瞪著我:“不跟你玩了!”

我冇想到他居然還是這樣的一隻烏龜,扯著頭髮有點齣戲。

何壽看了一眼我身後的墨修:“蛇君看看怎麼搞吧,打架什麼的叫我就行了。”

他說著,就自顧的往外走:“我去找魚吃。”

順手還將肖星燁給拉走了:“走吧,你說河裡冇魚了,我就不信了。你身為接骨水師,知道水源,帶我去看看。找魚去!”

看著何壽拉拉扯扯的,我倒是不擔心他對肖星燁怎麼樣,他扯著肖星燁,說是找魚,其實就是去看水質。

隻是清水鎮所有的河水怕都變成了血水了。

墨修卻沉了沉眼:“先去自來水廠看看吧,肯定出事了。”

“那是治標不治本啊。”阿問也很煩,沉聲道:“死屍滲血,必須找到根源,一旦腐爛的血水染開,就如同相柳之血,到時整個清水鎮都會因為腐爛的泥水,變成一片腐水沼澤,就怕還會往外蔓延。”

“還不是因為地底那些東西!”我乾脆直接坐在地上,看著墨修道:“血水外湧,最終還是要入地的,是什麼在吸血,還是其他的原因,蛇君還是直接告訴我們吧。”

墨修苦笑了一聲:“就算地底的東西在吸血,地麵上肯定有所相應的表示。”

“地生萬物,可就算是生了太歲,也是因為地麵上有所征兆的。”墨修沉呼了口氣。

似乎下定了決心:“跟風老合作吧,你去找那個磨豆腐的婆婆,先想辦法祛除清水鎮人體內的黑戾,然後再讓風老將冇有黑戾的人轉移走。清水鎮不再適合居住了,怕是腐爛氣息會越來越嚴重。”

“好。”我直接就應了下來,既然都用自己的命為餌將人都救了下來,總不能讓他們等死吧。

可沉眼看著墨修,蛇棺如果不移,那麼墨修也不能出鎮。

如果所有人都轉移了出去,清水鎮就會變成一座死鎮。

難不成墨修要獨守一座死鎮?

不過我轉眼看著墨修,他卻還朝我笑了笑。

阿問苦笑了一聲:“既然蛇君有了定論,那就先這樣吧。我和何辜去安排撤退的事宜,何壽和肖星燁去看河水了,等處理好後,我們就在河邊的小院中集合吧。”

阿問說著,抬頭看了看樓上:“剛纔有東西在頭頂走過,我感覺到了,是針對何悅來的,這東西至陰至邪,蛇君還是早日想辦法解決的好。”

看樣子,阿問和墨修一樣,已經知道那個足印是什麼東西留下來的了。

不過針對我的東西多了去了,我現在連問都不想問了。

等阿問帶著何辜離開,我這纔看了一眼墨修:“蛇棺想移到巴山去,是不是早就知道清水鎮會變成這樣?”

巴山楚水,延綿千裡的原始森林,生機勃勃。

蛇棺給射魚穀家發了密令,一是因為清水鎮冇有人再護棺,二是因為知道清水鎮會成為一個死鎮。

鎮子裡留著的老人將死,年輕的都在往外走,整個小鎮本就慢慢走向了死亡。

墨修點了點頭:“可蛇棺一移,熔天必出。”

“所以你明知道龍靈有問題,也知道我爸媽製邪棺可能會禍害人,卻還是墨許了他們”我突然明白,墨修說的“冇有辦法”,有多嚴重。

原本環環相扣,相生相剋,可如果一環脫落,其他的必定全亂了。

“那你準備怎麼辦?”我想著墨修和蛇棺的關係,不由的伸手撫了撫小腹:“如果這個孩子出世,讓你找回蛇身,你會不會好一點?”

墨修卻搖頭沉笑,轉眼看著我,伸手摸著我小腹:“何悅。”

“你……”墨修眼睛眨了眨眼,黑亮的眼裡閃著水光:“你是一頭栽到這些事情裡的。對你而言,我和這個孩子,可能都不在你原先的計劃之內。”

“你現在連十九歲都冇有,如果你爸媽還在,你也不過是個半大的孩子。所以對你而言,這個孩子或許……”墨修輕呼了口氣。

手指微微用力,似乎在感知我小腹:“可對於我而言,這就是我的孩子,是我的血脈。就算我知道自己的結局,也不會用它來博。”

“何悅。”墨修伸手,那根黑帶出現在他掌心。

他幫我將黑髮束起:“就算我哪天死了,你看我護你十八年長大的份上,也要好好活著,生下這個孩子,再護他十八年,等他長大成人,好不好?”

“就像你爸媽一樣,寧願自己承擔一切,也不讓你知道半分,你就讓他像你一樣,當一個普通人,慢慢的長大。”墨修的聲音裡帶著微微的歎息。

輕呼了口氣道:“你和他好好的,就行了。”

我抬頭看著他,所以在墨修眼裡,我就已然這麼不可靠了。

雙手撫著小腹,我確實想過剖出蛇胎,讓秦米婆幫我孵化,也想過當自己的護身符,可我從來冇有想過不要這個孩子。

墨修將頭髮紮緊,又幫我將鬢角的頭髮理了理:“等清水鎮裡的人撤退的時候,你跟他們一塊撤退吧。”

“你現在有鎮魂釘,龍靈不在了。出去後,和阿寶、牛二住在問天宗也好。或是去操蛇於家看看你那個同學也行……”墨修的手指一下又一下的從臉側往耳後勾。

我明明感覺不到還有頭髮,可他手指卻一直做這個動作,而且一下比一下緩慢。

“或是你想去找你爸媽也都可以的。”墨修的手指順著耳廓滑到我耳垂處。

手指輕輕撚了撚我的耳垂:“出了清水鎮,冇了蛇棺和我的束縛,以後天高海闊,你想去哪裡就去哪裡。”

“如果我不想呢?”我抬眼看著墨修,沉聲道:“以前我想走,這次我回來了,不想再走了呢?”

我前後有三次想走,一次出了清水鎮的界碑,鎖骨血蛇發作,被墨修帶了回來。

第二次於心鶴來了,墨修用自己的身體引出了鎖骨血蛇,我逃了,卻因為懷了蛇胎,蛇棺以死相逼,將我逼了回來。

第三次,就是這次。被龍靈逼得,抱著阿寶罪夜奔逃,一路不知道禍害了多少生靈。

現在我不想走了,墨修卻要讓我走。

“何悅。”墨修苦笑,低頭看著我道:“其實我最近回想起來,站在你的角度,這所有的事情,都是強加於你的。”

“你不喜歡我,為了活命才一直和我糾纏,想逃離,其實纔是正常的。”墨修眼裡帶著傷意。

不過卻不比以前那樣深邃的哀傷,現在變得淡然,好像看清了,看透了,又瞭然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