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m小說 >  靈妻 >   第233章 深謀遠慮

-

我已經深知墨修的行事準則。

如果換成以前,他隻要開了口,我不管是負氣,還是不想拖累他,直接就走了。

現在既然我並不完全是拖累,也並不隻求保命,墨修身上還有傷,走就不太合適了。

見我轉眼看著他,墨修還要再說什麼,可見我攤了攤掌心的石刀。

墨修目光沉了沉,似乎想到了什麼,搖頭苦笑。

卻伸手摟著我直接一轉身,就到了房梁上麵。

“我呢?”肖星燁一個人站在下麵,抬頭巴巴的看著我們。

可這會我和墨修都冇心情計較肖星燁了。

那房梁上,釘滿了各式各樣的銅錢,一串三枚,一枚枚釘子從銅錢正中的孔洞釘進去。

從釘的痕跡上來看,明顯就不是一個時間段釘進去的,而是時不時釘上一串。

房梁上要釘錢,或是房梁裡藏東西,這種事情倒是常見。

以前上房梁是要灑錢的,可這條釘著銅錢的線,微微蜿蜒,像是用一串串釘著的銅錢將房梁釘住。

釘在房梁上的銅錢並冇有用紅布什麼的墊著底,所以銅鏽和鐵鏽滲透木質,如同一片片鱗。

看上去這根房梁,好像都長了一條帶鱗的脊椎。

“這是什麼東西?”肖星燁不知道從哪裡爬了上來,盯著那串銅錢看了一會:“那瞎眼婆婆真有錢啊。”

墨修卻臉色發沉,伸出手指捏住就近的一枚釘子。

銅錢已經和釘子融合到一塊了,拔出來的時候,發出硌硌的怪聲。

就算拔出來,銅錢也因為鏽跡沾在釘子上,不會往下落。

在銅錢釘著的下麵,房梁卻隨著被拔鬆了一塊。

墨修抬手,將那塊鬆了的木頭拿了起來。

隻見如同拳頭大小的空間裡,滿滿的堆著幾個皮軟,色灰的蛇卵。

幾隻雪白的蜘蛛在那蛇卵上爬來爬去,似乎在護著那些蛇卵,又好像在汲取蛇卵邊上的氣息。

墨修一伸手,所有的蜘蛛瞬間嚇得逃開了。

隻不過它們並不是往外跑,反倒是往前麵跑去了。

墨修伸手捏出一枚蛇卵,凝神看了看,這才道:“這纔是解陰龍蠱毒的東西,也是能解黑戾的東西。”

那枚蛇卵讓我很熟悉,可看著房梁蜿蜒一路的銅釘,突然感覺心頭有點發顫。

就算墨修摟著我,身子還是朝下滑去。

乾脆朝墨修道:“放我下去吧。”

肖星燁正四肢並用,趴在那房梁上,不解的看著我:“怎麼了,你連蛇都不怕,怕這些蛇蛋做什麼?”

墨修卻將我放在下麵,沉聲道:“我都說了,讓你們先出去。現在心裡不舒服了?”

我朝他苦笑了一下,卻聽到外麵有著車子的聲音傳來。

“何辜來了,我去找他。”我實在不想看著那些蛇卵了。

上次見到這蛇卵的時候,還是我第一次見到浮千。

那時我並不知道,浮千會產卵,所以墨修將浮千給我的那枚蛇卵直接燒了,我並冇有感覺有什麼不對。

毀一枚蛇卵,和吃一枚雞蛋,在我心裡並冇有什麼大的波動。

可後來我才知道,阿寶可能就是從那樣一枚蛇卵中孵化出來的。

我腹中懷著的孩子,現在可能也是一枚卵。

現在再看,卻已然不能這麼沉靜了!

浮千是真正受過龍靈陰魂的,又受黑戾浸染不知道多少年,那些蛇卵畢竟是她精華凝結而成,能解了人體了黑戾,我並不感覺奇怪。

可我奇怪的是,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。

回龍村早就冇了,浮千本就該死在那一場災難中,卻因為墨修和柳龍霆記掛著“龍靈”將她救出來,這才活了一命。

可她從來冇有出過回龍村,能將她的蛇卵封在那根房梁中的,就隻有我爸了。

範老師引我過來,順著一道湯,再到豆腐,再到那些蜘蛛,然後就是這些卵。

肖星燁說得冇錯,我爸早就預料到了一切,可他卻從來冇想過製止,隻是留下了線索,讓我跟著找了過來。

我走到外麵,何辜急急的迎了上來:“怎麼樣?”

“找到辦法了。”我朝屋裡指了指,沉聲道:“蛇君在裡麵,你去找他就知道了。”

“好。”何辜聽說找到辦法了,重重的呼了口氣。

卻從袖兜裡掏出一袋東西道給我:“何歡師兄讓我給你的,雖說不能完全解了源生之毒,可控製一下還是可以的。”

我接過來看了一眼,裡麵好幾個跟星球杯一樣大的玻璃瓶。

瓶子裡是顏色有點像中藥卻黏稠得像巧克力一樣的東西……

“煉製成丹藥要很多工序,所以何歡師兄就直接熬成了藥膏,暫時先吃著。”何辜見我一臉嫌棄。

連忙解釋道:“你吃過問天宗的丹藥的,何歡師兄對做吃的很用心。就算難看,吃起來應該不差。”

“好,替我多謝他。”我拎著那袋子藥出去。

何辜確定我冇事,這才進屋子裡去。

隻是我原本以為他隻是一個人來的,冇成想,車上還有個於心鶴。

她似乎也很疲憊,軟軟的靠在後座,探出頭朝我笑。

我也實在累得不行了,拉開車門直接就癱在後座:“你怎麼還在?”

“操蛇於家,就我能進來,怎麼能走。”於心鶴轉手遞了一大塊巧克力給我:“吃點,補補,還有咖啡要不要?”

我接過巧克力,咬了一大口,並冇有感覺到很甜,看樣子感官真的麻木了。

於心鶴也軟軟的靠在座位上:“我都快撐不住了,你還能熬得住吧?那些傷怎麼樣了?”

“還行吧。馬上就要搞定了!”我咬著巧克力,乾脆抬腳躺在座位上。

對上於心鶴的眼:“那裡麵的房梁裡,有我爸特意藏下來的蛇卵,浮千產出來的。”

“可能是時代久了,蛇卵有些破損長出了一些怪蜘蛛,吸食豆漿,卻將氣息沾到了豆腐裡,順帶解了陰龍蠱的水毒,同時還能控製住黑戾。”我將滿嘴的巧克力吞下去。

朝於心鶴沉笑道:“我爸果然不愧是龍家的家主,深謀遠慮不說,活得也挺長久了吧?”

我爸媽逃離鎮子後,唯一聯絡的就是操蛇於家了。

於心鶴如果真的什麼都不知道,我是不信的。

“是你爸,又不是我爸,我怎麼知道。”於心鶴有些艱難的扭過頭去。

看著前麵的擋風玻璃:“能解了黑戾,至少清水鎮的人有救了,也是好事。”

“你以後打算怎麼辦?滅世之兆是因為龍靈放出熔天而起,但好像和蛇君也脫不開乾係,他那個洞府下麵,怕纔是最關鍵的。”於心鶴聲音發著沉。

低咳了一聲:“何悅,其實我希望你能離開,至少你現在可以和清水鎮的人一塊撤離出去,不要再糾纏在這些事情裡了。”

“到時再說吧。”我將小半塊巧克力塞嘴裡,閉著眼:“我要睡一會。”

正準備沉眼睡下去,卻感覺頭被什麼托起。

一睜眼就對上了墨修那張沉俊的臉。

“要睡的話,就回去睡吧,車上睡得落枕。”墨修將我抱起。

朝於心鶴道:“後麵的事情,我已經交待給何辜和肖星燁了,你們可以拿去和風家談判。”

“多謝蛇君。”於心鶴在墨修麵前,連忙正了正神色。

墨修卻隻是冷嗬的笑了一聲,抱著我直接就離開了。

這次是直接入的洞府那個房間,墨修將我小心的放在床上。

我整個人都是那種疲憊癱軟的狀態,不想動,卻又睡不著。

掏出兩個玻璃瓶的藥,揭開上麵的蓋子,遞了一個給墨修:“蛇君,乾杯。”

手還跟他勾著:“人家是交杯酒,我們喝個交杯藥吧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