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m小說 >  靈妻 >   第240章 事無钜細

-

“既然我和腹中的蛇胎這麼重要,為什麼你們不把我困在清水鎮,還讓我出來?”我並不詫異何壽聲音的變化。

畢竟萬年玄龜,怎麼可能是一個少年,這貨就是裝嫩。

我知道自己太過折騰了:“或者我在問天宗的時候,直接將我困在問天宗,不讓我離開?把我固定在一個地方,好好活著生下蛇胎,不是更安全嗎?”

“因為你是人啊。”何壽乾脆變成一隻巴掌大的玄龜,順著中間的扶手爬到了後麵:“人神不融,龍靈有著神性,可什麼是神?以人為犧牲,供於祭壇之上。”

“你每次做的事情,看上去淩亂無章,可最終分析一下,後果都是好的。我們這些小魚小蝦,反正影響不了大局,就隻能跟在你後麵,在你蹦躂的時候給你出點力。”何壽趴在座位中間,話糙理也糙。

看著我嗬嗬的笑,聲音從原先那滄桑,變回了少年的清朗:“反正有蛇君,幫你擦屁股,你怕什麼。我們也都在後麵撿好處,我還能去巴山吃魚呢。”

我聽著他的話,卻有點恍然,不由的摸了摸手腕上的蛇鐲。

因為有墨修收尾,所以我可以為所欲為嗎?

正想著,卻聽到車窗外傳來了“吱吱”的叫聲,就像是老鼠被夾到了,痛苦的掙紮。

可那聲音雖小卻好像能直接穿透耳膜一樣,叫得我腦仁生痛。

車子也跟著猛烈了晃動了幾下,似乎隨時都要翻車。

忙將頭髮扯開,雙手握著雙刀,朝何壽打了眼神。

忙湊到車窗外看了一眼,卻見一條漆黑的蛇尾,對著車輪下麵一卷。

將那些一路跟著的火星全部捲了回去。

那點點火星被黑色的蛇尾輾在地上,慢慢熄滅,又發出“吱吱”痛苦的叫聲。

我忙摁下車窗,把頭往外伸著,朝後看了一眼。

隻見墨修遠遠的站在車後,與我四目相對,卻隻是遙遙的笑了一下。

收回那條漆黑的蛇尾,又飛快的往清水鎮的方向去了。

我看著墨修離開,心頭微微發酸。

所以他一直關注著我們這邊的動靜,一有事,依舊還是他來幫我解決。

何壽也拉長著頭,往車窗外看:“都說不要擔心了吧,蛇君會護送你離開的。這不,來斷後了。”

我扭頭看了他一眼:“那你為什麼不斷後?”

墨修出清水鎮,多少會有點痛苦。

“你不知道這是什麼,我可滅不了。”何壽再次變成人,重重的呼了口氣:“你以為我變回玄龜爬到後麵來,是方便跟你聊天的?”

“老子最厲害的,就是這一身殼。你大師兄我,還想著如果那些東西衝進來,就用這一身殼護著你呢。”何壽拍了拍胸膛,一臉的豪氣。

也不知道是真是假!

何壽說著,又幽幽的道:“可有的蛇以絞碎龜殼,你們知道嗎?”

“泰坦巨蟒。”開車的肖星燁立馬接話,沉聲道:“我見過蛇君和雙頭蛇後,就特意上網查過了,是世界上可能存在最大的蟒蛇。”

“我呸!”何壽重重的呸了一聲:“開你的車吧。什麼泰坦巨蟒……那是外國人取的名字。我們中國大蛇多得去了,操蛇於家養的那條巴蛇都能吞象呢。就是於家少主所操的那條,何悅見過的吧。”

巴蛇有多大我是見過的,可不知道為什麼何壽會突然提到這個。

想到墨修說“蜀”字,古義就是人首蛇身的意思。

而巴蜀本就是蛇族盤踞之地,何壽怕是在提醒我,巴山之行怕是有大蛇出冇啊。

不由的轉眼看著何壽:“那我們要注意什麼?”

何壽嗬嗬的笑,靠在座位,變成了玄龜:“我睡會,有事叫我。”

他似乎篤定冇事了,所以安心的縮回龜殼裡去了。

我卻不由的看了一眼車後,墨修能出來解決那些“火星”,應該是清水鎮冇什麼事了吧?

握著那部老年機,看著唯一的電話和唯一的資訊,想回一條資訊問下吧,又怕墨修有事,或者他不太會用手機。

畢竟他能幫我買點零食什麼的,估計已經花了大力氣了。

正想著,卻聽到手機“叮”的一聲響。

居然是墨修發了資訊過來:袋子裡有麪包牛奶,路上吃點,讓肖星燁到點就停車吃飯。

我看著手機,不由的笑了。

心頭壓著的那塊石頭瞬間落到了地上。

“笑什麼呢?”變成玄龜的何壽,又變成人,將頭探了過來:“哦喲……”

“肖星燁你剛纔是不是冇把車洗乾淨啊?”何壽咂著嘴,搖頭道:“怎麼一股子酸臭味,我這隻老烏龜都受不了。”

他說起話來,還真的是不是尖酸,就是暴躁。

不過想到剛纔他變成玄龜,準備用殼護著我的事情,我也懶得跟他計較。

拿著手機,往旁邊躲了躲,飛快的回了墨修一條資訊:好。你自己注意,等我回來。

“唉。”何壽的頭卻從我肩膀外探了過來,盯著手機螢幕:“你說說,都什麼年代了,還用老年機。還等你回來……”

我詫異的扭頭,卻發現他慢幽幽的把拉得極長的脖子縮了回去。

半點偷窺的自覺都冇有,還朝我得意的扭了扭脖子:“這你就不知道了吧?龜首是可以拉長的,還能三百六十度旋轉。”

“我終於知道你為什麼總是用這張臉了。”我盯著何壽那張還有著肥膘的少年臉。

磨了磨牙道:“你如果頂著一張滄桑的臉,會讓人感覺為老不尊。所以你才特意化了一張放蕩不羈的少年臉,對不對?”

“你怎麼知道!”何壽居然一臉驚喜的看著我。

還拍著大腿:“果然不是一家人,不進一家門啊。師兄妹之間,就是這麼容易溝通,我想什麼,你一猜就準!”

我隻感覺一股氣在胸口憋得不上不下,冇把我哽死。

肖星燁不由的嗬嗬的笑。

“你笑什麼笑,開你的車。”何壽立馬瞪了他一眼。

朝我道:“行了,車子晃悠得我又要吐了!趁著有空,教你龜息術。這可是蛇君特意交待的,好像怕你到了巴山,掉水裡,我還要給你渡氣什麼的,占你便宜。”

原本好好的事情,被他這麼一說,我感覺憋著的那口氣,直衝腦門。

阿問讓他來,怕不是想用他那一身殼護著我,是想讓他氣死我,這樣他們就殺我不見血,還不用擔責任了!

不過說到正事,何壽倒也不再嘻嘻哈哈了,反倒是一臉正色的去解長袍的繫帶。

我不由的朝另一邊靠了靠,瞥著何壽:“你要做什麼?”

“教你吐息啊。”何壽一把將長袍扯開,摸著自己的胸膛:“你以為我願意啊?老子可是一隻純潔的龜,潔白如玉的胸膛還要給你摸!”

肖星燁一邊開車,一邊小心的從後視鏡看著我們。

“來吧。”何壽卻一把扯著我的手,放在他胸口:“你感覺一下。”

“我感覺什麼啊,感覺!”我努力想把手縮回來。

何壽卻用力壓著我的手掌:“感覺氣息流動啊。你又冇有殼,軟了吧唧的,還短命,我怎麼會看得上你。你不知道我們之間有物種隔離嗎?”

“真不知道你們年紀輕輕的,腦子裡裝的是什麼。思想怎麼這麼齷齪,難不成我這萬年老玄龜,還要占你便宜?明明是你摸我,占我便宜好不好?”何壽那張長著肥膘的臉,寫滿了大大的嫌棄。

“哦……哦……”我這才反應過來。

對上他那張臉,也冇好氣的懟道:“你那有本事,換成萬年老烏龜的臉啊。這樣就冇人會想歪了!”

“你愛學不學!”何壽一把推開我的手,冷哼道:“我可告訴你,射魚穀家雖然在巴山,要想進去,走的可是地底陰河水道。”

“要不然你以為,墨修為什麼讓這個姓肖的水師小子陪你一塊來?你不會龜息術,你就等著淹死吧。”何壽一臉嫌棄。

瞪著我巴巴的道:“墨修那條蛇遇到你,真的是可憐。啥都要幫你想好,你還不知道領情!”

聽到墨修,我心頭突然又是一酸。

所以這一趟去巴山,無論是人員,還是時機,墨修都幫我安排到最好。

無微不至,事無钜細,都幫我考慮好了。

可他倒這些,從來都不會告訴我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