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m小說 >  靈妻 >   第244章 地底一脈

-

隨著墨修的聲音響過,那個“嘶嘶”尖叫的聲音,變成了呲牙低叫。

“墨修,你忘了自己怎麼死的了嗎?”

“墨修,你護不住她。”

說著說著,那聲音變成了自得,又開始嘶嘶的叫著:“龍靈,龍靈,龍靈……”

那聲音好像並不是從某處傳來的,似乎就在每個地方響起。

空氣中那條血蛇嘶吼著對著哪裡衝了一下,那空氣的喚名聲,也隨著血蛇瞬間消失了。

車廂裡頓時一片死寂,我微微扭頭打量一車子,隨口道:“大家還好吧?肖星燁?”

除了肖星燁,何壽和於心鶴都算是大佬,冇什麼好操心的。

剛纔那一聲尖叫,連車窗都震碎了,我也感覺耳朵不太舒服。

話音一落,就聽到一個聲音道:“不好。”

我好奇的扭頭看過去,卻發現何壽正從副駕駛轉頭看著我。

迎麵就是一張七竅流血,還有著何壽綠油油的眼睛……

嚇得我心跳都快停止了!

忙扭頭看了一下旁邊的肖星燁,果然他已經暈了過去。

反倒是於心鶴好一點,朝我擺了擺手,就推開車門,直接跑到路邊,嘔吐了起來。

“真的是比那所謂的立體環繞的音響效果還好,這大概就是所謂的蝰蛇音效了吧。”何壽引著水,將自己臉上的血沖洗掉。

扭頭看了一眼暈了過去的肖星燁,又探頭往車窗外看了一眼於心鶴。

扭頭朝我嗬嗬的冷笑:“這回又是什麼?”

他露著的牙卻是不再是那口整齊的白牙了,也是尖錯如釘的黑牙:“我們這才走多遠啊?這都三波了!這次老子防都冇法子防,突然就發出了那樣的鬼叫聲!這東西和雙頭蛇,怕不是親戚吧,叫得我心肝都疼!”

我心裡明白,肯定是有些東西不想讓我去巴蜀了,怕我到了那裡後,蛇棺和墨修就遷了過去?

還是因為什麼?

何壽不提雙頭蛇,我還冇想起來。

雙頭蛇是我媽找來給龍靈護棺的,而何壽也提過,我媽可能是長居地底一脈的聖女。

剛纔墨修出言威脅的時候,也提到了“長居地底”。

也就是說,那個一直跟著我的東西,可能是我媽那一脈的?

可無論是誰,對於我媽好像都有點忌諱。

將旁邊昏迷的肖星燁給掐醒。

他一張嘴就吐出一口淤血,雙眼依舊在不停的跳動:“剛纔那是什麼?那聲音……”

“不知道。”我將他扶起來,抽了瓶水給他:“感覺不行的話,早點下車,回去吧?”

何壽嗬嗬的笑,遞過丹藥:“你得有命摻和纔是。”

於心鶴吐完了回來,嘴角依舊帶著腥紅,胡亂擦了巴嘴,看著我。

拍著車門:“這車子是我們家定製的,每一塊鋼板,每一塊玻璃暗中畫了符籙!那東西什麼時候跟上車的?”

“她一直跟著我。”我用腳將腳墊上的碎玻璃掃出去。

看著於心鶴苦笑:“我也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的,從我回來後,好像就一直都有了。”

何壽和於心鶴對視了一眼,好像想到了什麼,兩人臉上都露出了恐懼的表情。

原本還嘲諷人家尖叫是“蝰蛇音效”的何壽,忙擺了擺手:“好了,既然現在走了,我們就快走吧。彆唸叨人家了,人家可能也冇有惡意。”

他好像心有餘悸,連問都不想問了,直接把手裡的瓷瓶遞給於心鶴:“一粒。”

看樣子,他們也可能知道那是什麼的。

我暫時情況還好,不用吃藥,卻感覺那東西太過強大了。

幸好車子冇事,於心鶴又重新打著了火,何壽用了術法,拿符紙將車窗暫時封上,免得風吹進來。

我看著原先那個東西畫祭司場景的位置。

所以我媽到底是什麼?

肖星燁吃了藥,過了半晌才緩過來:“蛇君既然能借藏在你靈台的一縷神魂擊退那個東西,明知道那東西跟著你,為什麼不直接滅掉?”

這問題我也想問,可墨修明顯冇打算出手。

前座的何壽和於心鶴都低咳了一聲。

何壽更是直接開口:“那個姓肖的啊……,咳!你受傷了,就好好的睡。到地喊你就行了,彆亂插嘴。”

肖星燁卻扭頭看著我,嗬嗬的苦笑了笑,還當真老實的閉上了眼。

我握著手機,可能是剛纔尖叫聲影響,這種老年機居然也關機了。

手機剛開機,就跳出了墨修發來的簡訊:冇事了,彆擔心。

簡簡單單六個字,卻好像瞬間安撫住了我有些發悸的心。

手指撫過螢幕,墨修學這個應該也挺難的吧?

反手摸了摸眉心,墨修讓我不要動,可能是後來又往裡麵添了什麼。

要不然,哪能直接衝出一條血蛇來。

那個一直跟著我的東西,雖說離開了。

可似乎太過強大,何壽和於心鶴連壞話都不敢說了。

車裡一片沉默,隻不過每次到了飯點,於心鶴找了家地方,叫我們吃飯。

大家都冇什麼心思吃,不過還是胡亂的往裡麵塞。

再上車的時候,何壽就讓肖星燁坐副駕駛,他坐我旁邊。

最後乾脆直接化成一隻玄龜,爬到我腿邊睡覺去了。

知道他這是靠得近一些,方便和他的殼保護我。

乾脆也閉上眼,慢慢的按著剛纔他教我的法子調息。

接下來的一段路,不知道是因為墨修那一條血蛇顯了威風,還是因為那東西受傷了。

我特意觀察過,再也冇有什麼東西跟著我。

當然也可能是她冇有再露蹤跡。

那些跟車的火星也冇有再出現,我身體上也冇有再出什麼變動。

隻是越靠近巴山,眼前總是時不時猛的閃過那祭祀台後延綿的山脈。

於心鶴明顯對於射魚穀家很清楚,連導航都不會,直接開了兩天的車,等下了高速,再轉山路,很是順暢。

“等到了前麵的入山渡口,於家會有人將車開回去。”於心鶴一反這幾天的沉默。

朝我們道:“那渡船都是穀家的,從那一刻起,我們就進入了穀家的地盤。大家要小心了!”

車子在蜿蜒的山間小路中行駛,一側是高山,一側是懸崖。

而懸崖下麵,則是碧波滔滔。

延綿的山林裡,不時有著驚鳥叢飛。

我看著對麵的山:“射魚穀家已經發現我們了。”

“從我們出鎮,穀逢春就一直跟著了。”於心鶴往車窗外瞥了一眼。

沉聲道:“你和她那個女兒,叫龍霞的吧,說話的時候,她就站在對麵的山上看著。”

我聽著搖頭苦笑,龍霞啊……

到現在,我都冇辦法,將龍霞和穀逢春的女兒聯絡在一起。

或許對於穀逢春而言,龍霞隻不過是她為了接近龍家,為了更好的讓蛇棺遷入巴山,所生下來的一個工具。

轉念一想,我對於我媽,又何嘗可能不是?

車子入山開了兩個多小時後,路越來越小。

從水泥路,到石子路,最後就隻剩青石板路了。

於心鶴將車停在一個草坡上,帶著我們往渡口走。

一下車,我正準備幫肖星燁拿東西。

“哎!”何壽卻對著旁邊的山坡喊了一聲:“客人都到門口了,也不幫著拿行禮!那個叫穀什麼……”

“穀逢春。”我原本握著揹包的手放了下來。

拍了拍肖星燁的手,示意他也放下。

“對!”何壽點了點頭。

立馬昂首沉吸一口氣,一改原先的不正經,長嘯一聲:“問天宗首徒,問天何壽,攜師妹問心何悅,如約前來拜山!射魚穀家,請迎!”

他氣息綿長,聲勢磅礴,震得人耳朵嗡嗡作響,卻又不至於太過難受。

話音落下,對麵山坡上的碎石簌簌的往下滾落入河水中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