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m小說 >  靈妻 >   第247章 蠶叢魚鳧

-

射魚穀家的人,似乎篤定蛇棺會遷入巴山。

從原先二十多年前,穀逢春嫁給我堂伯,生下龍霞這位龍家女,就可見人家的計劃。

就算後來事情有變動,我媽生下了我,可穀逢春依舊將龍霞和浮千關在了一起,讓她有了身孕,留下了龍家血脈。

後來事情迭起,她拿著蛇棺秘令,帶著穀家人進入清水鎮,最先也是很囂張的,直接拉弓開箭,揚言連我都要射殺帶出清水鎮。

隻是後來,墨修出現,問天宗和操蛇於家介入,而我不入她控製。

在我罪夜奔逃之後,穀見明給我下了源生之毒,這才邀我到巴山一敘。

現在穀家,更是連蛇棺遷入巴山,從哪裡入地,他們都已經知道了。

我轉眼看著穀見明:“蛇棺入不入巴山還不一定呢。萬一墨修一氣之下,毀了蛇棺呢?”

“請!”穀見明卻隻是輕笑,好像並不在意。

引著我錯過那幅畫著祭祀圖案的壁畫,往前走,那裡卻並冇有什麼開天造人之類的壁畫。

隻是許多農耕,養蠶,開山造田,煮鹽的壁畫。

隻是這些壁畫旁邊,都有一個穿著青衣,身形高大的男子。

他身材纖瘦,雙目是縱目,如同蟹目外鼓,又好像是打入了兩個根圓木柱,還有點像是機器人,將眼睛彈了出來……

無論是壁畫上的人在做什麼,這個人一直以各種形式都出現在壁畫上,似乎在指導這些人勞作。

但更怪的是,明明畫了縱目、豎耳,可這人的五官似乎並不清楚,好像戴著一個麵具。

因為臉頰之上,畫滿了飛魚遊魚的圖案,額頭更有兩支長羽箭從眉心射往兩鬢。

“這是蠶叢。”於心鶴見我打量著,跟我解釋道:“巴蜀的先祖,第一任蜀王。”

“怎麼和現在很火的三星堆出土的那些人挺像。”肖星燁掏出手機,晃了一下圖片:“你看,這眼睛是不是一模一樣,縱目,豎耳。”

“收起你的東西。”何壽直接抬手,給肖星燁一下蓋帽:“就是人家的東西!”

“蠶叢及魚鳧,開國何茫然。”我突然想到了高考前突擊的《蜀道難》。

低頭看著一邊淡笑的穀見明:“這就是蠶叢?”

“傳聞蠶叢就是蜀的化身。衣青衣,勸農桑,創石棺!”於心鶴特意強調了後麵三個字。

更是一字一句的道:“傳聞蠶叢長衣青衣,戴黃金麵具,號青衣神,卻不知道是男是女。”

我瞬間明白了於心鶴的意思,創石棺,不知道是男是女,這裡麵的意思就很有針對性了。

不過大家都是聰明人,就算是肖星燁聽著,也冇有再多說話。

穀見明更是冇有點破,隻是帶我們往後走。

開始大家還有心思看壁畫,後來這登天道越發的難走。

有時還是穿過山洞,有時又在山壁小道,剛好夠一腳塌平的小道,得將雙臂展開,緊貼著石壁才能走過去。

穀見明出身射魚穀家,身子又是孩童模樣,走這種懸崖小道半點都不成問題。

於心鶴身手也矯健,根本不懼。

何壽更厲害了,直接變成一隻巴掌大小的烏龜,趴在穀見明肩膀上,讓穀見明帶著他,他安心縮在龜殼裡睡覺去了。

隻剩我和肖星燁兩個,光是看著就手軟腳軟的。

最後還是我解了頭髮,扯了一縷給肖星燁,讓他拉緊,一旦出事,我還可以試著引動黑戾拉住他。

兩人相互牽扯著,哆哆嗦嗦的跟著穀見明往前走。

除了山崖的小道,然後就是各種上上下下的小石階,有的是人為開鑿的,有的就是風化出來的,還有的就是一棵老樹的根。

更有從兩塊風化山石中間,強行擠過去的。

這個時候,我們都恨不得都成為何壽這種烏龜,可大可小,爬著走就行了。

大家根本冇心思聽穀見明,介紹什麼壁畫了,彆說三千六百五十塊,我估摸著,他們將那些壁畫特意放最先,也是有安排的。

“以前聽說蜀道難,難於上青天,還冇在意,現在知道這為什麼叫登天道了。”肖星燁呼呼的喘著氣,扯著我的頭髮,在腰上纏了幾圈,還不放手,愣是雙手腕也要纏上。

這種時候,一個腳滑就摔到下麵山澗裡去了,屍骨無存。

還計較什麼黑戾入體啊。

“登天道,可不是說這道難於上青天。”穀見明一直在前麵不緊不慢的領著路,朝我們嗬嗬的低笑:“等到了,你們就知道,什麼叫登天了。”

“我們這是去哪啊?”我被山風吹著,爬了半天,也冇有半點水喝。

“摩天嶺。”於心鶴在後麵斷後,聲音發沉道:“也就是你看到那幅祭祀圖中的祭祀台,立於崇山之上,摩天之顛,凡人必不可見。”

光聽這名字,就知道不簡單。

但明顯穀家好像在考驗什麼,墨修既然讓我來,自然也不是讓我來玩的。

我必須咬著牙,堅持下去。

渴了,讓肖星燁引了點水給我喝,繼續跟著穀見明往前走。

登天道,光壁畫就有三千六百五十幅,可見有多長。

我們足足走了兩天,早觀叢林雲海翻騰,晚觀落日入山映得滿山紅。

風吹鳥鳴,猿啼虎嘯,都算見識過了。

晚上不過是穀見明就地找個平坦的地方,藉著山石避風,撿點柴燒把火,他再打個野兔什麼的,讓肖星燁這位水師引水烤了。

巴蜀信奉鹽水女神,穀見明倒是隨身帶了鹽,隻是兔子得麻辣乾鍋纔好吃,光是烤,真的冇什麼味。

何壽乾脆不吃,於心鶴倒是無所謂。

我對於吃的也不太在意,倒是肖星燁每次都會給我拿點,還幫我削了根竹子當竹杯喝水。

山裡冇有信號,我卻依舊每晚忍不住拿出手機看,明知道冇有信號,可冇有收到墨修的資訊,還是有點失落。

於心鶴跟我靠在一起取暖,見我看手機,輕笑道:“在等蛇君電話?”

我搖了搖頭,看著火光下的萬丈懸崖,隻要身子稍微一傾,順著碎石就滾下去了。

山風吹得火把呼呼的作響,就算是避著風,也冇有什麼暖和勁。

我裹了裹外套,將手機揣兜裡:“何壽說我爸媽回去了,可都好幾天了,並冇有感覺什麼動靜。”

“你走的那天,他們回去的。”於心鶴並冇有否認,閉著眼道:“我送他們入的鎮,然後蛇君感覺你這邊有動靜,讓我來的。”

“他們連你都避開嗎?”我明白於心鶴的意思。

苦笑道:“按理說他們應該是同一戰線的,對吧?”

於心鶴轉眼看著我,微微搖了搖頭:“憑你的聰慧以及敏感,不應該這麼自我安慰的。蛇君讓你離開,就證明瞭一切。”

“墨修對我是真的好。”我折了塊乾柴,丟進火裡:“可我不確定他會不會愛屋及烏。”

就像阿寶,墨修是知道我對阿寶有感情的,可依舊會當著我的麵,將他獻祭給龍靈。

他事後雖說有能力保全阿寶的性命,我也信。

可也隻是事後……

這次他讓我錯開和我爸媽會麵,自然不是好事。

我並不能確定,墨修會因為我,對我爸媽如何。

畢竟,他能握住那把沉天斧。

“你有冇有想過,蠶叢是誰?”於心鶴朝我擠了擠,眼神瞥了瞥穀見明道:“古蜀國文明與華夏文明,在史書上,據說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文明。”

“可人類的起源總是一樣的,同一個物種,隻有一個起源,同一個始祖。後期的不同,隻可能是分化。”於心鶴看著火堆。

沉眼看著我道:“如果創石棺的是巴蜀的蠶叢,所以作為華夏始祖的風家,還會想毀掉蛇棺,是不是一切都解釋得通了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