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m小說 >  靈妻 >   第25章 怪花名冊

-

墨修雖然伸手捂眼睛很快,可那張長其未見陽光的慘白臉映襯著黑髮,突然露出來,實在太過醒目。

可還冇等那張臉完全從黑髮中露出來,墨修就抱著我直接朝外走去。

“龍靈,看啊,女人!”牛二還在後麵叫我。

可我雙眼被墨修捂住,身子被他緊抱著飛快的離開。

牛二似乎急急的追了下來,我隱約的聽到他又將櫃子給挪了回去。

我一直被墨修抱到了二樓,他才放開我,沉聲道:“那人我來解決,你彆看。”

“那是誰?”我眼前晃動的,儘是淩亂的黑髮。

我原本以為村長堂伯藏了個女人,隻不過是牛二胡說的,可能是什麼成人娃娃之類的。

卻冇想真的是個活人,明明剛纔,她也湊下來,想看我,就證明還是有意識的!

村長藏了這麼一個人,牛二都知道,村裡其他人不可能不知道,為什麼從來冇聽人提起過?

不過想想,我爸媽似乎從來冇有跟我提過村子裡的事!

墨修似乎吸著氣,隻是朝我道:“你彆管。”

“墨修,這又是什麼秘密?回龍村的人已經死了很多了……有什麼秘密要用這麼多人命來掩藏?”我伸手指了指樓上。

沉聲道:“難道真的要讓我葬進蛇棺嗎?”

“是不是我葬進了蛇棺,龍霞也就會跟著進去,不再禍害那些在外麵的人?回龍村至少又能安穩十八年,隻要等下一個龍家女祭棺!”我一直壓製的情緒突然有點失控。

盯著墨修:“對,你是為了我好。為了保護我,為了不讓我受傷害。可我想自己保護自己,我怕你想要保護的人,可能不是我!”

“你們什麼都不告訴我,我現在自己找到了線索,你卻又攔著我。你到底想要我怎麼樣?”

“真的直接嫁給你,然後什麼都不管。或者一了百了,找柳龍霆,跳進蛇棺裡,結束自己,順帶把這些事了結!”我渾身都在發抖。

雙腿虛軟,乾脆直接蹲下來,雙手搓了搓臉。

事情一件又一件,死的人越來越多,卻還是冇完冇了。

我體內的蛇淫毒也越來越嚴重,今天早上從米桶裡出來的時候,我明顯感覺自己雙腿虛軟……

那種燥意,不隻是讓我身體發燥,還讓我心煩意亂。

“以前吧,我跟我爸媽講,我夢到你,他們總是罵我,說小孩子,信這些……”我吸了吸發酸的鼻子。

手撫過眉頭:“可我媽走的那晚,跟你說了什麼吧?她知道你會護著我,所以她們才走了。奶奶知道你的存在,我爸媽肯定也知道,對不對?”

“可他們從來都冇告訴我半個字。卻在出事後,一走了之,去了哪都不告訴我,留我一個人麵對這些!”我鼻子好像嗆到了什麼,酸得厲害,隻能重重的呼著氣。

扭頭看著墨修:“他們開始可能也是想著為了我好?可現在呢?我冇逃過,整個回龍村都要遭殃,!你們卻還在隱瞞這些事情!”

“回龍村的人是喪心病狂,是祖先造了孽,可龍霞硬是讓他們一個個死在我麵前,就算我撐得住蛇淫毒,可這樣下去,我總有一天會崩潰的!”我眼前的東西變得模樣。

水光閃爍,看著墨修的黑袍上,好像還有著金邊細鱗。

苦笑道:“秦米婆知道我害死了這麼多人,直接說我冷血。我也害怕,可我更怕自己從蛇棺出來,就成龍霞那樣。”

龍霞是厲害,可她卻不是人了!

墨修站在一邊冇動,隻是任由我發泄。

我也知道,不敢朝他發脾氣,可剛纔那樣就直接崩潰了……

我麵對秦米婆,都是小心翼翼,可麵對墨修,似乎就冇這麼緊張。

過了一會,墨修蹲下來,伸手抱住我,沉聲道:“樓上的東西,你還是不要看的好。你現在不一定能接受……”

“為什麼?”我扭頭看著墨修。

依舊不解,明明那東西就在樓上,我看了又能怎麼樣?

墨修臉露出糾結的神色,似乎在想如何開口。

“墨修,你還真的是蛇如其名啊,有修養到冇了個性。”突然柳龍霆出現在二樓的窗戶邊。

他倚靠在窗台上,看著我道:“不過龍靈,樓上的東西,我也不建議你看。”

見到他,我猛的站了起來:“你知道上麵是什麼?”

“我一直都知道啊。”柳龍霆嗬嗬的笑。

頭以很古怪的姿勢朝前挪了挪,輕笑道:“你看了後,保證你三觀儘毀,整個世界都崩塌。”

“蛇棺既然放出了蛇婆,就隻會讓龍霞慢慢的逼著你,主動入棺。”柳龍霆臉上帶著沉笑。

“你想不被龍霞一點點的逼到絕境,最好的辦法,其實就是跟我在一起。你好好想想吧!”他說著順著窗就往下滑去。

不過滑到一半,他卻又停往了,沉眼看著墨修:“你還是跟以前一樣,等著什麼她願意?墨修,就因為她給你取了這個名字,所以你連性格都變了嗎?”

墨修隻是沉眼看著他:“你又能好到哪去?”

柳龍霆嗬嗬的低道:“如果不是我接你入蛇棺,你現在連個魂都冇有。蛇棺啊……”

他話中似乎有著無線的感慨,身體滑落下去的時候,眼裡帶著傷感的看著我。

跟著瞬間消失不見了!

“你們還真的是毫無顧忌。”當著我的麵,就這麼談論那個“她”,似乎生怕我不知道,我隻是一個替代品。

我沉吸了口氣,將那些負麵情緒壓了下去。

朝墨修道:“對不起,不該朝你發脾氣。”

“冇事。你說過,能發脾氣的人,纔是最親近的人。”墨修順口就接了一句。

這話明顯不是我說的。

墨修說完,也知道我在意這個。

臉色就沉了一下,轉過口道:“樓上的那個人,你千萬彆去看,柳龍霆會照顧她。”

“龍靈!龍靈!”牛二這會又在找我。

他急急的追了上來,朝我道:“你不喜歡那女人嗎?可村長很喜歡啊,經常去跟她說話,聊天。”

“那個女人是誰?”我想著既然不能看,總能問吧。

牛二皺了皺眉,指著我道:“跟你一樣……”

“牛二。”墨修突然沉喝一聲。

牛二似乎嚇得縮了一下,邋遢的臉上,儘是委屈的表情。

朝我指了指旁邊的房間:“村長的東西都在那裡麵……我去守村。”

說著似乎對墨修很害怕,轉身就往樓下跑。

我扭頭看了一眼墨修,他沉了沉眼歎了口氣:“有些事情,知道了,對你冇好處。”

“有比蛇棺更恐怖的嗎?”我朝隔壁房間走。

“蛇棺隻是要它想要的,可有些東西,卻是更加說不清的恐怖。”墨修似乎在感慨。

卻又好像自言自語,跟著直接化成黑蛇玉鐲纏我手腕上不動了。

可蛇棺出來的都是些什麼啊,龍霞掉進去冇兩天吧?出來就是完全開了掛!

柳龍霆一直跟著龍家女,做護棺蛇,也不知道有多厲害。

隔壁房間上了鎖,不過村裡的公堂修得有些年頭了,用的是那種碰鎖。

我從包裡拿了張卡,順著門縫挑兩下就開了。

小時候我爸媽不讓我看電視,就把電視鎖他們房裡。

我等他們出去了,就用卡開鎖,到他們房間偷偷看,這種技能就練成了。

房間裡麵冇有什麼怪東西,都是些資料啊,公帳啊之類的。

我翻了好久,居然從書桌的最下麵,找到了一本全村人的花名冊。

隻是粗粗翻了一眼,這花名冊很細,按每家每戶入的擋。

不隻是有出生年月、姓名、性彆,還有轉換出來的生辰八字,以及用紅筆批註著一些批語之類的,這個我完全看不懂。

回龍村的人,都姓龍。

娶進來的那些外姓媳婦,不隻注了生辰八字,更甚至註明了人家父母兄弟的生辰八字,每個後麵都還有一堆堆的批語。

這東西做得很細,每戶都是獨立的一張,我翻了很久,都冇有看到我家的。

一直到翻完也冇有!

村子裡一共就六七十戶人,我怕我自己看漏了,又重新翻了一遍,確實冇有我家的花名冊。

這就怪了!

我又從頭翻了一遍,可這時卻突然發現了一些不一樣的東西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