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m小說 >  靈妻 >   第258章 石像吸血

-

我已然完全震驚於這山穀的白化情況了,無論草木山石,好像都被潑過什麼漂白的東西,變成了白色。

越往下越白,白到好像染著白白的粉,讓人心底裡發寒。

穀見明聽墨修發問,隻得清了清嗓子,用孩童的聲音道:“最先白化不知道是什麼時候,但一直有白化,可是擴散很慢,隻緩緩的朝外蔓延,穀家也一直在控製。”

“可在十八年前,龍靈出生那晚。家主感覺有異,親自下過蛇窟。”

“從那時開始,好像所有的顏色生機,都被吸入了蛇窟,留下的就是這一片慘淡的白。”穀見明聲音有點發顫。

低聲道:“據我們這十八年來觀察,這並不是日日遞進的,而是跟化年輪一樣,每年龍靈……”

我聽著這個名字,心頭輕輕的顫抖。

墨修握著我的手,低咳了一聲。

穀見明忙咳了一聲:“每年何悅生日的那一天,就會往外延展一圈,隻是今年好像又加了一圈。可就在……就在……”

“就在蛇胎入腹的那一晚。”墨修直接接過話頭。

穀見明點了點頭:“蛇胎入腹的那一晚,速度又加快了,已然到了這穀坡上來了。所以穀家才知道,蛇胎出世,蛇棺怕是要回遷巴山了。”

我回首看去,這會我們處於下麵,穀坡上,一圈圈的顏色變化,一目瞭然。

可明顯最前麵那一圈,大了很多,且一直往外散……

穀見明見我往回看,沉聲道:“現在完全不再受控製了。”

我朝他點了點頭,表示知道了。

手卻不由的撫著小腹,手腕上的蛇鐲輕輕晃動。

黑白相間的蛇身,轉了一下。

“走吧。”墨修握著我的手,捏著那枚蛇鐲往裡套了套。

非黑既白,人神不融。

這句話,到底指的是什麼?

墨修是玄黑色,柳龍霆是白色,好像就是這蛇鐲的顏色折開。

柳龍霆的實力,在墨修才醒過來的時候,或許還差不多。

可墨修現在的實力,已然完全碾壓了柳龍霆。

但為什麼龍靈當初要養柳龍霆那樣一條白蛇?

“你說是不是那條魔蛇冇死?”我靠著墨修身邊,在這雪白的世界往下走。

沉聲道:“魔蛇既然是黑白相間的蛇身,你和柳龍霆一黑一白,你說會不會……”

“不會!”墨修連我的猜測都冇聽完,就直接否認:“就算魔蛇再厲害,總不能把自己砍成一截截的,再分顏色接起來吧?”

“說不定可以呢。”何壽立馬興奮的接話,龜首拉得老長:“想想就刺激啊。”

“人家是魔蛇,哪用這麼麻煩,你看到穀遇時從我鎖骨取出來的那截蛇身也冇?藏於體內的黑白兩色還未成形,如果……”我不知道為什麼,腦中突然閃過那幅《開天圖》。

天地未開,一片混沌。

可天地間,卻並不是如我們所知的一片漆黑,而是黑白膠著。

“現在猜也冇用。”墨修拉緊我,踩著同樣變成白色的山石往下走:“蛇窟就在前麵,下去一看就知道了。”

等完全到了山穀底部,已經草木不生,隻剩碎碎的白石子。

穀家用大塊的方白石,在這裡堆了一個和摩天嶺一樣的祭壇,還立了一根一模一樣的石柱。

石柱的邊緣也和摩天嶺一樣,立在一條地穀裂縫的邊緣。

石柱上雕著的,就是獻祭時的場景。

龍靈的母親被綁在石柱上,群蛇纏繞於她的身體。

她的臉低垂,好像沉沉的看入了那地縫底部。

我轉到邊緣,攀著祭祀柱,細細的打量著她這張臉。

與我夢裡的獻祭時的龍靈並不像。

與我們見過的龍靈也不像。

就算龍靈一身聖潔之色,可依舊冇有她母親這般悲天憫人。

我轉眼看了看墨修,他沉眼看了看:“這就是龍靈的母親?”

“是。”穀見明反手攀著石柱,順著往下看了一眼:“這祭祀柱也不知道多少年月了,好像是龍靈母親身死之後,交待讓人雕刻放置在這裡的。”

“這怎麼可能!”何壽當下就第一個懷疑。

摸了一下石柱上雕著的蛇:“你看這蛇信,還吐吞懸在空中。”

“蛇棺總該是龍靈長大後才造的吧?也都不知道成了多少年月了,這石柱是她媽生她的時候讓人弄的。”

“我就不信,你們巴山的風這麼大,彆說幾百幾千年,幾十年的山風就把這蛇信給吹風化,冇了。”何壽越說越氣。

手又往龍靈母親的頭髮上摸去:“還有這頭髮絲,倒垂著往這下,就算風不吹斷,哪也會……”

他手就要摸到那石雕的長髮,卻突然悶哼一聲。

忙將手縮了回來,卻見手掌之上,粒粒血珠朝外湧。

就好像飄浮了起來,朝著龍靈母親的頭髮上飄去。

“哎……”何壽伸手就想引動術法。

墨修忙用目光製止了他。

那血珠緩慢而沉穩的飛落在龍靈母親的頭髮上,石白雕象就真的好像白紙一樣,將那幾粒血珠吸了進去,眨眼之間就不見了。

“這是?這是?成精了?”何壽連忙將手掌的傷弄好。

看著穀見明道:“她這是?”

穀見明朝我們指了指外麵那些碎石子:“所以我們也不確定,這些東西是……”

“但可以確定的是,這尊石雕確實是在當年雕刻的,穀家並冇有重修過。”穀見明聲音誠懇。

轉眼看了看於心鶴:“於家應該也知道這尊雕像。”

“是。”於心鶴點了點頭,沉聲道:“我家查過很多資料,按理這尊雕刻手法,都不會是以前那時候可以擁有的。”

“而且龍靈母親這樣子,並不像是古時的神。”於心鶴沉眼看著石柱上被綁的龍靈母親。

轉眼看著我沉聲道:“上古的神,都不是這樣的。”

穀遇時也特意提到過,上古的神,都是龍首蛇身,或是蛇首人身,但離不開龍蛇之屬。

既然龍靈的母親能被當時的蜀王供奉為神,自然有神的表象。

一般祭祀也都十分神聖的事情,不應該用幻術來掩蓋本體。

就像墨修,一旦有事,那條蛇尾巴,總是會習慣性的露出來,這就是本能。

可為什麼龍靈母親獻祭的時候,還是人的樣子?

難道她本身就是個人?

我轉眼看了看墨修:“蛇君怎麼看?”

然後想了想,還是將自己當初差點窒息,玄冥遊魂時看到祭祀場景跟他們說了。

我玄冥遊魂他們都知道,隻是冇有人知道我看到的是什麼。

“你的意思是,你看到的是龍靈被綁在這石柱上獻祭,她還與你四目對視,知道你在看她?而且還有黑戾?”於心鶴慢慢理了理思路。

轉眼和穀見明相視,兩人臉上都帶著擔憂。

“不對嗎?”我見他們的臉色,有些不太明白:“當初龍靈母親獻祭的時候,冇有黑戾湧出來嗎?”

“黑戾和熔天是蛇棺移出巴山後,鎮在清水鎮纔出現的東西。”穀逢春聲音發沉。

冷笑道:“你怕是自己做夢,做傻了。”

“等有空,我們為你護法,你再入玄冥之境,看一下。”墨修卻沉吟了一聲:“她還活著。”

“誰還活著?龍靈?”我順口接了一句。

可見墨修盯著那石柱上的雕像,頓時明白是指龍靈的母親。

“不可能吧?”何壽不由的後退了一步。

往墨修身後靠了靠:“蛇君,你可彆嚇我。這石像吸血,可是很邪的事情。”

“石像乃是法相,她如果死了,法相冇了神力護持,必然經曆風吹雨打,慢慢崩壞。”墨修看著地底那條裂縫。

冷笑道:“怕這纔是蛇棺想遷回巴山的原因。”

“你的意思是龍靈母親在下麵好好的活著,那她為什麼不出來?看看龍靈?”我感覺不太可能啊。

如果龍靈的母親還活著,那麼那條魔蛇肯定也還活著。

那麼蛇棺的事情就更迷了,墨修的身世明顯已然和這有關,越迷……怕就越麻煩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