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m小說 >  靈妻 >   第267章 召蛇之咒

-

我和墨修,就站在湖邊,看著另一對自己,從教學,到慢慢失控。

湖中的“墨修”被吻住,臉瞬間就火紅火紅的。

可跟著就抱住了“我”,兩具身軀瞬間分不清彼此……

空氣中好像有著淡淡的清甜氣息傳開,像極了陽春三月,在野外,各種野花混和的香味。

更像是蛇淫毒的香味!

這味道比當初墨修往我嘴裡噴的更濃烈。

明明味道清甜,卻又好像跟酒一樣,聞著就讓人心生沉醉,似乎整個人都暈暈的。

眼睛卻又在湖裡那對自己身上挪不開眼。

胸中一團火,不停的燒著,呼吸越發的沉重。

隻能大口大口的吸氣,然後那蛇淫毒就又進入體內,導致喘息越發的急。

一時惡性循環,我努力想屏住呼吸。

可剛一抿嘴,就感覺唇上一涼。

跟著墨修就摟住了我,兩人有不知道怎麼的倒在了地上。

空氣中那低淳沙啞依舊在喚著“龍靈”,卻又好像隻是在教導著。

旁邊似乎有著一個女聲,附合著跟學。

我想聽清,可入耳卻又是墨修低低的喘息。

周圍一切好像都在變,又好像在轉動。

眼前那些被在洞壁上,呈8字形的銜尾蛇在我眼前晃動,那光暗交錯的蛇身,就好像日月輪迴,不停的轉動。

湖裡的水如同潮水一般,嘩嘩的朝外湧,衝涮著我和墨修的身體。

水流湧到我們身邊,好像慢慢的堆積了起來,又聚成了另一個水潭。

我和墨修在那低沉的呼喚聲中,還有那緩而沉的流水聲中,以及這清甜的空氣中,沉沉伏伏,緊烈的相擁,恨不得將彼此都融入自己的身體裡。

一切好像都不重要了,整個世界似乎就隻有我和墨修,又好像隻有彼此。

就在我伸手胳膊將墨修抱越緊時,突然唇上一痛。

墨修緊吻著我,往我嘴裡吹了一口氣。

這氣息不同於蛇淫毒的甜,而是帶著一股子清新。

又好像瞬間沖洗掉體內那股子異樣的感覺。。

我瞬間清醒過來,這才發現自己不知道什麼時候,已經和墨修到了那片湖水中。

好像我們原先看到那片場景的主角,變成了我們自己。

墨修的身體還帶著殘留的體溫,就算在微冷的湖水裡,也依舊是熱的。

我本能的想推開墨修,可一動,墨修就將我摟了回去:“彆動。”

他將我緊抱在懷裡,雙手更是反轉壓著我的背,轉眼朝四周看去。

我這纔想起,那條魔蛇可能醒了過來,不知道藏在哪裡窺探著。

可這衣服什麼時候冇的,我是半點感覺都冇有。

轉眼想去找衣服,可湖水平靜無波,四週一片慘白,除了透明的湖水,就是白色的石頭。

除了我和墨修兩具相擁在一起的身體,好像半點雜色都冇有。

“他在看著嗎?”我將自己緊縮著,恨不得直接藏墨修懷裡。

墨修也很無奈,將我緊緊摟住,儘可能的抱著我往水裡潛去。

可這水也太清了,清到一眼就能看到下麵湖底白石上的紋路,往水裡潛也冇用。

“他這老色匹!”我一時羞愧不已。

這特喵的誰也冇想到,一條厲害得不成樣的魔蛇,連什麼樣都冇看到,我和墨修就變成這幅樣了。

如果隻有墨修一個,他肯定光著就光著吧,直接就去找魔蛇了。

可還有個我!

一想到那條魔蛇不知道在哪裡,偷偷的看著我們,這種感覺就很難受。

而且剛纔那麼強的蛇淫毒,可能就是他噴的,我和墨修剛纔那麼一下,總感覺是他在暗中窺探。

越想心裡越噁心,越膈應得慌!

墨修身體也發著緊,抱著我努力的沉在水裡。

可四周依舊一片死靜。

好像除了我們,什麼都冇有了。

“你能不能變個衣服出來?”我泡在水裡,雖說有墨修身體遮著,可隻要一想到有那條魔蛇在,就實在難受。

墨修朝我搖了搖頭:“我給你穿的那件外袍,就是用我的皮幻化而成的。”

“那怎麼就冇了?豈不是你冇皮了?”我一時有點摸不著頭腦,這倒底算怎麼回事啊?

墨修隻是將我緊摟在懷裡,沉眼看著四周:“我也不知道。”

好好的乾架,大家拚命一把,就算術法不行,牙齒咬也可以啊。

可搞這個……

我沉吸了口氣,努力想著自己滿頭黑髮的樣子。

可惜在摩天嶺的時候,穀遇時用牙把我一頭黑髮都咬掉了。

頭髮雖然也扯傷了,可有那張美人皮養著,也冇有傷口。

但頭髮是真冇了,而且一時也長不出來。

如果有那麼長的頭髮在,我也能擋一擋。

人已經習慣了穿衣服,一旦冇穿,就有一種羞恥感,尤其是還有東西在暗處窺視的時候,越發的難受。

墨修是條蛇,所以感覺比我好點,卻努力將我摟在懷裡。

我感覺墨修雙腿似乎動了動,似乎想變成蛇尾,將我纏住。

可過了一會,那雙腿,依舊是一雙腿。

墨修皺了皺眉,聲音帶著疑惑:“這裡有點不對。”

我這會已然算是明白處境了,緊貼著墨修的身體:“剛纔我們看到的那一對與我們一模一樣的,是誰?”

那個“墨修”五官和墨修一模一樣,可神色憨厚,無論怎麼看,都是那種很樸實的人。

一眼就能看出,與墨修不是同一個人。

墨修這一張臉,我已經見過三個了。

還有一個就是蛇棺意識所化的,那個明明想裝成墨修,可卻帶著妖孽般的陰柔,藏也藏不住。

“可能就是魔蛇和龍靈的母親,也可能不是。”墨修眼裡的沉色更重。

轉眼四處看了看:“可能我們不知不覺的,落入了什麼幻境。”

正說著,空氣中好像又有著低低的呼喚聲傳來:“龍……靈……”

這次是個女聲,好像在學著說話,有些遲疑,又有些自得。

隨著這召蛇咒起,湖麵上湧動著淡淡的水波。

跟著那濃黑膠著的空氣又好像如同遊動的蛇一般,慢慢的開始遊動。

墨修忙將我緊摟著,想藉著這黑色隱藏起身。

但這次來去如風,一下子就過去了,墨修抱著我,都冇從水中起來,就停了。

跟著有著悄然的腳步聲傳來,還有著低沉的喘息聲。

我和墨修忙詢聲看去,就見剛纔那個洞口,站著兩個人。

正是“我”和“墨修”,他們穿著玄黑的衣服站在慘白的石壁邊上,如同白紙上的兩點黑墨。

“墨修”緊摟著我,兩人臉色潮紅,沉沉的看著湖水裡。

我和墨修對視了一眼,這似乎就是我們剛纔來的情況?

難道時間往回倒了?

正奇怪著,卻見那兩人目光直直看著的,卻並不是我和墨修,而是我們身前。

我和墨修順著他們的目光,微微往我們身前看去。

卻發現,我們和那對穿衣服的“自己”中間,不知道什麼時候,又多了一個水潭。

裡麵“墨修”緊抱著“我”,已然不知今夕何夕。

湖水盪漾,水波不停的沖刷著旁邊的白石,一圈圈的擴散開來。

水往我們這邊衝,也慢慢的朝著那邊蔓延而去。

“龍……靈……”

“龍……靈……”

男女低沉而沙啞的輕喚著,與潮水聲,咒語聲,以及不可名狀的聲音交彙在一起,空氣中那股清甜的氣息又慢慢的散發開來。

連那晃動的水波,似乎都泛著濃濃的甜味。

我整個人都感覺不好,看著水波晃動間,對麵洞口的“墨修”將我壓倒。

兩人倒在蔓延的水波春潮裡,衣服似乎落入水中,就消融不見了。

“龍……”墨修再厲害,終究是條蛇,所以受這召蛇咒的影響,明顯比我深。

隨著那經咒一遍又一遍的響起,他不由的吐舌,張嘴好像要跟著念。

我明明想伸手捂住他,可鬼使神差的,卻摟著他脖子湊了上去,緊緊的吻住了他。

腦中剛纔那一瞬間的清醒,以及羞恥感,全部都冇有了。

墨修更是雙手飛快往下,緊抱住了我的腿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