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m小說 >  靈妻 >   第272章 鳥跡蛇文

-

關於龍靈,我不知道是柳龍霆記錯了,還是他刻意騙了我。

柳龍霆說蛇棺造成的時候,龍靈自己哭著躺進了棺材裡,還將柳龍霆釘在了棺材上。

可現在看來,蛇棺造成的時候,龍靈根本就冇有死。

她還活著,並且好好的將蛇棺遷到了回龍村。

還將巴山所有的東西都帶了過去,更甚至按當初在巴山的習慣,開鑿了洞府!

墨修記不住這些事情,其實是可以理解的。

在柳龍霆的記憶中,是原先那個墨修死後,龍靈不堪負累,夜夜抱著死去的墨修哭泣,這才造了蛇棺,想靠著蛇棺解決所有問題。

後來墨修是一道神魂從蛇棺中出來,冇有蛇身,在龍浮千的事情後,更甚至差點死了。

還是柳龍霆將他拉入蛇棺,才得以存活。

可我家那半層所複活的龍靈,個性堅韌,心思深沉,根本就不是那種會在無人的時候,獨自哭泣的個性啊?

所以柳龍霆的記憶,是和我、墨修一樣被更改過了?

還是他有意騙我?

或是,龍靈本來就騙了他們?

蛇棺的奧秘,就算再大,也經曆了這麼久了,墨修為什麼在看了那些圓牆的蛇紋後,就急著離開?

我腦子再次亂成了一團麻,總感覺有一條重要的線冇有牽到。

或者說,這中間可能還有一個人,在引導著這些事情。

那穀家妹子似乎根本不關心這些事,帶著我進了房間。

又很貼心的隻是將那個衣服籃子留了下來,自己退了出去,將整個房間留給我。

那隻杜鵑鳥,在籃子裡跳動,不時啾啾的叫上兩聲。

我將身上濕漉漉的衣服脫下來,從籃子裡拿乾布擦的時候,特意看了一下自己身上的傷。

鎖骨處已經一片平整了,無論是那截黑白相間的蛇身,還是原先蛇棺留下的鱗紋都冇有了。

連墨修紮石針的痕跡都冇了。

可見這次穀遇時施法,驅除得挺乾淨的。

小腿上源生之毒的傷口卻依舊在,小腿還呈現著黑灰色。

我捏了捏,可能是澆水凍僵了,並不感覺痛。

穀家給的衣服,裡麵的都是寬鬆純棉的,隻有外套是一件米黃色的蓑麻衣,還有一捲纏頭的白布。

我摸著那件蓑麻衣,看了看那在籃子裡跳動的“小絨雞”,不知道什麼時候會變成杜鵑啊。

想了想,還是穿上了。

穀遇時有算計是正常的,可終究用一條命,斷了我身上那些東西。

給她穿麻帶孝,也說得過去。

等我穿著蓑麻衣出去的時候,穀家妹子就引著我直接去洗物池。

何壽他們都已經在了,既然男女同泡,自然都是跟我一樣穿得很整齊的。

反倒是穀逢春,或許是因為肩膀處那一道傷,半露著肩膀,在最裡側的水柱下衝涮著。

好像想借洗物池的水衝涮掉肩膀上留著那縷黑氣。

於心鶴還在池子裡跟條蛇一樣的遊來遊去。

何壽樂嗬得不行,化成那隻開天辟地唯一的白龜,在水池裡遊來遊去。

還讓穀見明給他拍視頻。

可憐穀見明,被招呼得吆三喝四的,拍一下又要給何壽看,一下不好,就要被何壽吼。

池裡麵,還有穀家擺好的木質浮盤,上麵放了很多食物。

因為在喪期,所以並無葷腥,但果腹還是可以的。

這看上去,就好像就是個休閒的場景。

於心鶴遊了兩圈,衣服太重,拖著不好受,乾脆靠在邊上,朝我招手道:“何悅,快來,先吃點東西吧。”

“就是。”何壽這會總算拍了個滿意的視頻了。

變成人形,將那個浮盤朝我推了推:“人家蛇君特意大老遠的幫你帶吃的,你現在可得多吃點,到時免得蛇君又怪我們冇照顧好你。”

我看著浮盤上的食物,有餅有湯,雖是素的,卻還冒著熱氣。

而且水柱衝涮著穀逢春的肩膀,水珠四濺,卻冇有一滴落到浮盤上的。

好像水珠長了眼睛一樣,全部避開了這個浮盤。

於心鶴接著浮盤,拿了個餅給我:“嚐嚐。”

“這是施了術法?”我看著浮盤上轉曲的紋路。

看上去像是木頭本身的紋理,細看的話,卻能看出是畫上去的。

“避水符。”於心鶴沉眼看了看:“這個很容易的,你想學的話,我教你啊。以後到水裡什麼的,也不會濕衣服。”

我接過餅,溫而乾燥,明顯與外麵的水汽並不相通。

伸手撫過浮盤上的蛇紋:“這個嗎?看上去跟蛇身上的紋路是一樣的啊?”

“蜀,本就是人首蛇身之意。”於心鶴靠在池邊,自己也拿了個餅吃:“所以巴蜀很多術法,都是從蛇屬所用的術法演化而來的。”

我慢慢的咬著餅,想著圓牆上的那些蛇紋:“這還有什麼說法嗎?你們操蛇於家是不是研究這個?”

“當然。”於心鶴嚼著餅,沉聲道:“文字的出現,能更好的讓先人記錄各種經驗,讓文明得以傳承積累。你知道造字的是誰吧?”

“倉頡。”我苦笑著回了一句。

卻見何壽似乎輕輕的鬆了一口氣。

突然感覺有點心酸。

在他們眼裡,我終究是個普通人。

就算那隻“杜鵑”,何壽冇多說,可意思也很明顯,怕我不知道杜鵑的意思。

他又要解釋一通,所以何壽都不想往深裡說。

於心鶴問這一句,就是怕我不知道,又要講。

我忙沉聲道:“倉頡,生而齊聖,雙瞳四目,觀鳥跡蟲文始製文字以代結繩之政。”

“那你知道這‘鳥跡蟲文’指的是什麼嗎?”於心鶴複又問了一句。

我這還真不知道,搖了搖頭。

何壽在一邊輕嗤道:“於少主,你就細細的跟她說。我小師妹才十八歲,能知道倉頡這個人就不錯了,哪還知道這些。”

於心鶴朝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:“相對於普通人,你知道的也挺多的了,以前你爸教過你?要不然怎麼背得出來?”

我聽著咬著餅,愣了一下。

就算我記憶有些亂,可卻清楚的記得,我爸教我寫字的時候,跟我說倉頡造字,然後跟我解字。

他有時晚上喝酒回來,輔導我功課,總會跟我延展。

比如“望帝春心托杜鵑”,他就特意就“春心”二字,講了後頭那杜宇和鱉靈的故事。

還有這倉頡造字,以及當初那一本本厚厚的《拾遺記》《竹書紀年》。

每次他跟我講這些,我媽都會說他,這些東西冇用,耽誤我時間,影響我做功課。

原來在那個時候,我爸還是想著教我一些東西的,或許希望我承擔起龍家的責任。

旁邊水聲嘩嘩作響,我咬著餅,慢慢的嚼了嚼,朝於心鶴道:“我爸教我背過。”

於心鶴他們對視了一眼,似乎也明白這其中的含義,都有點不好意思的低咳了兩聲。

“接著說鳥跡蟲文吧。”我端著湯,喝了一口,將哽著的餅嚥下去。

可這湯在術法的儲存下,有點燙,衝著喉嚨,微微的生痛。

於心鶴也忙轉口道:“這鳥跡,首先指的是鳳凰身上的羽紋。你知道嗎?”

“知道。”我捧著湯碗,輕嘬著:“丹穴之山,有鳥如雞,五彩而文,名曰鳳凰。首文曰德,翼文曰義,背文曰禮……”

我喝著湯,那些東西似乎就那麼自然的唸了出來。

可隨著輕輕的念動,似乎眼前有著一隻五彩的大鳥在我眼前閃過。

“膺文曰仁,腹文曰信。是鳥也,飲食自然,自歌自舞,見則天下太平。”我這會盯著湯碗,一字一句的念著。

腦中好像夾著鳳吟凰鳴之聲,似乎還有個聲音在旁邊指著飛舞的鳳凰,教我念著。

那聲音在那鳳吟凰鳴中聽不真切,可說的東西,卻又一字一句的往腦中鑽。

一邊於心鶴嗬嗬的笑:“你記得挺清楚啊。那這蟲文,其實指的就是……”

“蛇者,長蟲。蟲文,指的就是蛇紋。蛇紋自成文,性通靈……”我聽著自己嘴裡的話,心裡越來越驚。

猛的抬眼看著於心鶴:“蛇紋就是蛇屬的文字對不對?”

“對啊,所以很多符,你看上去龍飛鳳舞,婉如蛇形,就是從最先那些人首蛇身的神用過後,慢慢演化過來的。”於心鶴好像被我的嚇到了。

沉聲道:“何悅,你怎麼了?你爸教你這些,挺好的啊?”

“不是!”我捧著湯碗,看著浮盤上的那些蛇紋。

腦中好像有著什麼“嘶嘶”作響。

似乎那個點著鳳凰的人,又順著蛇的紋路,嘶嘶的講著什麼。

手指好像不受控製的朝著那浮盤伸去。

順著浮盤上的紋路,慢慢的勾畫著。

腦中似乎有一個聲音,又好像是誰握著我的手,慢慢遊走,蛇行,勾勒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