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m小說 >  靈妻 >   第273章 逆流沖天

-

隨著我的手指在浮盤上勾勒著那避水符,洗物池裡的水,好像都開始震動。

一滴滴的水珠,從池麵跳動起來,懸浮於半空中,還在往上升。

連順著摩天嶺往下淌流的水柱,都停了。

水柱逆流,居然順著摩天嶺開始反嚮往上。

外麵似乎還有著呼呼的風聲捲起,可卻並不是往下刮的,反倒是順著水珠一起往上。

“何悅?”於心鶴怕嚇到我一樣,輕聲道:“你先停下來,凝神,放空自己,不要亂想,慢慢收回手指。”

“不是他,不是我爸教我的!”我手指根本不受控製,在那浮盤上緩而有力的挪動:“那些東西不是我爸教我的!”

有些東西,似乎是我爸教的,可那鳳凰五彩,卻並不是!

還有那蛇紋,都不是我爸教我的。

可我腦中卻清清楚楚的記得,有一個人,引來了鳳凰,召來了神蛇,指著它們身上的紋路,教我這些。

更甚至手把手的教我,怎麼畫!

“何悅。”何壽身形一晃,就到我對麵。

握著我手腕,捏著我指根。

沉聲道:“看著我的眼睛,何悅。我說收,你就收。”

“大師兄,那些,不是我記著的東西。”我沉眼看著何壽,腦中好像有很多聲音。

心中一種極度的恐懼感,慢慢的湧來。

這種恐懼感,就好像半夜醒過來,一睜眼發現床邊有個什麼蟄伏有黑暗中,那種瞬間湧起的恐懼。

穀逢春這會也急急過來,看著我道:“你先收手。”

何壽更是用力的想掰起我那根“輕輕”觸在浮盤上的手指。

可他五指青筋迸現,我那根冇用力的手指,卻怎麼也離不開那浮盤,反倒還拉著何壽的手,順著上麵的蛇紋遊走。

“我現在就上摩天嶺,找祭司。先從上麵封住,逆流的水,你們先穩住!”穀見明看了一眼,連忙拖著衣服,就往外去了。

洗物池的水已經乾了大半,卻依舊在不停的往上湧,嘩嘩的朝半空中倒流著,順著摩天嶺緩緩的往上。

我那根手指似乎根本不是自己的,腦中一會是鳳吟凰鳴,一會又是龍吟蛇嘶。

夾著電閃雷鳴,以及雨水嘩嘩的沖洗著樹葉的聲音。

“何悅!”何壽看著我,沉喝道:“你……”

旁邊的於心鶴好像嚇到了,臉色慘白,慌忙低念著什麼。

雙手猛的一合擊,那雙手掌帶著淡淡的藍光,所有水珠好像都散開了。

一道閃電好像劃過外麵的摩天嶺。

電光一閃而過,一粒粒的水珠卻依舊從我眼前往上升。

那水珠裡映著一雙腥紅的眼眸,不停的收縮,瞳孔倒豎……

我與那雙瞳孔對視一眼,水珠往上,眨眼就不見了。

可那瞳孔中那種心如死灰的傷痛,卻讓我心中一痛。

那雙眼睛根本就不是我的!

“不對!”我聽著腦中那“嘶嘶”的教導聲音,變成嗬嗬的輕笑。

心頭一股寒意湧起,用力一咬牙,反轉左手,對著自己右手那根依舊順著蛇紋畫著避水符的手指用力一壓。

骨頭清脆的斷裂聲傳來,斷骨的痛意讓我身體一縮。

何壽立馬抱著我往旁邊一轉。

可浮盤上,那道蛇紋好像如同水流湧動,嘩的一下消失在空中。

洗物池的水流飛快的朝上飛去,眨眼之間,水乾得一滴都不剩。

於心鶴臉色死白,沉沉的看了我一眼。

身形一縱,雙掌用力合擊。

啪啪的響聲中,那條肥遺展翅而來。

於心鶴看了何壽一眼:“看好她!”

我痛得全身都在抽畜,可左手依舊用力壓著按根手指。

斷骨戳穿血肉,又戳破了左掌。

鮮血嘩嘩的朝下流,可我卻半點痛意都感覺不動。

隻見摩天嶺外,還有著水珠似乎失去了重力,逆流往空中飛快的飛去。

外麵雷電轟鳴,好像有著雨水倒衝唰樹葉的聲音,又好像有著什麼在咯咯的笑。

穀逢春已經連傷都顧不上了,急急的跑出去,握著號角“嗚嗚”的吹著。

旁邊那些原本都笑嘻嘻的穀家妹子,飛快的奔到洗物池邊的山洞裡,背上弓箭,急急的追了出去。

她們根本不用言語,就知道要做什麼。

證明這種事情,或許在巴山,以前發生過。

我直直的站在乾涸的洗物池裡,看著乾得似乎開裂的池底。

抬頭看去,卻發現那些水順著摩天嶺還在往上而去,於心鶴站在肥遺兩身之上,雙手不停的結著法印,想用術法壓住那些水。

可水流越聚越多,還有不少水,從洗物池下麵的山穀往上流。

摩天嶺就好像一根戳到水杯裡的小水管,屹立在越聚越多的水中。

我抬眼看著那展著翅膀上飛的肥遺,沉聲道:“又北百八十裡,曰渾夕之山,有蛇一首兩身四翼,名曰肥遺,見則其國大旱。”

所以於心鶴第一時間,召來了肥遺,想借肥遺控水之力,壓住這逆流而上的水。

何壽卻掰著我的手指,沉聲道:“那避水符已經成了,何悅,你先鬆手。你感覺不到痛嗎?”

我沉眼看去,那截斷了的指骨,因為太過用力,已經戳破了掌心。

“鬆手,聽師兄的。”何壽跟哄小孩子一樣,朝我笑道:“冇事了,先鬆手。”

可聲音卻慢慢變得蒼老發沉:“何悅,鬆手。”

他最後那一聲“何悅”明顯夾著術法。

我眉心微微發著冷,這才感覺自己好像渾身肌肉緊繃。

在何壽的幫助下,緊握著五指這才緩緩的鬆開。

“好了,冇事了。吐息……”何壽捏著那截指骨,慢慢的將我左手托起來。

骨頭穿過掌心,我看著外麵還在嘩嘩朝上流的水。

沉聲道:“大師兄,那些東西,不是我記的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何壽幫我將指骨接回去。

輕聲道:“我活了不止萬年,有時睡得久了,也會忘記一些東西。再記起來的時候,也會大吃一驚。”

“這就好像鬆鼠,它們為了過冬,總是亂埋食物的,它們也總是忘記,再找到了就是驚喜。”何壽撕了一截衣袍,幫我將手指綁穩。

嘻嘻的笑道:“你們人不是經常在衣服兜裡放錢,然後忘記了,再拿到的時候,也挺開心啊。”

“你這也挺占便宜的,那些古書,我活了上萬年都冇記住,你這一下子能背全本,隨手畫個避水符就能讓水逆流沖天,多厲害啊。”何壽將布條紮穩。

拍著我的肩膀道:“你這拿的可是升級流,大女主的劇本啊。彆人撿寶撿秘籍還得修練呢,你這就是信手捏來。”

知道何壽這是打著哈哈安慰我。

我等手指骨綁好後,直接拎了拎已經變乾的衣服,朝外走去。

那隻杜鵑鳥,好像認得我一樣,發著啾啾的雞仔叫聲,跟著我腳後跑。

何壽伸手就把它抓住,遞給我道:“你倒是有天生護崽的本事啊,先是阿寶,現在又有這隻小杜鵑。”

我苦笑一聲,捧著那隻小杜鵑,走到山巒外麵。

抬頭看去,卻發現摩天嶺旁邊似乎已經聚成了汪洋,那一汪水順著摩天嶺還在往上,似乎當直要衝出天際。

山巒下麵,山穀裡聚集的水汽化成水珠,也慢慢朝上湧。

“這是倒著下雨啊。”何壽看著感慨道:“你說如果於心鶴冇有攔住,這些雨水最終會去哪裡?”

摩天嶺旁邊,穀逢春帶著穀家子弟,朝著各山奔去。

有時在樹上縱躍,有時是由白猿揹負。

她們好像知道要發生什麼事情,所以直奔目的地而去。

我轉眼看著何壽,往旁邊的山洞看了看。

將那隻看上去明明是隻小絨雞的杜鵑,朝他遞了遞:“大師兄,鳩占鵲巢指的不是巴山,而是我。”

何壽目光頓了頓,嗬嗬的笑道:“你有阿問雷心桃木的鎮魂釘,還有蛇君的神魂加持,不會有事的。”

“你們一直都知道,我體內真的有另一道陰魂,對不對?”我將那隻杜鵑攏在袖子裡。

苦笑道:“就像墨修,雖然和我爸媽談好,讓我回去見一麵。”

“可他心裡清清楚楚的知道,我不會回去的。”我轉過身,將頭幾乎昂平。

看著高聳著依舊看不到頂的摩天嶺:“墨修準備了吃食,知道怎麼進入蛇窟。肯定也知道冇有我的血,進入蛇窟也冇有用,所他來,就知道我會跟他下蛇窟。”

“所以從一開始,你們就知道我體內這道陰魂是誰。”我轉眼看著何壽。

沉聲道:“我體內那道陰魂,從來都不是龍靈,是不是?”

“可你們或許想錯了。”我轉眼看著何壽。

沉聲道:“你們以為是你們在謀劃,可你們也隻是按著彆人設好的路線走。大師兄,我們不該來巴山的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