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m小說 >  靈妻 >   第276章 打開蛇棺

-

我看著這個突然出現在洞府的“墨修”,心頭一股子懼意慢慢湧起。

蛇棺的意識我見過,雙眼盤蛇,給人的感覺就像隨時都會將人吞噬了一樣。

眼前這個不是墨修,也不是蛇棺。

那又會是誰?

怎麼會有這麼多墨修、這麼多龍靈?

難不成真的是“龍靈”“墨修”都成了化蛇?

所以己身萬千?

可明明我是藉著墨修留的那縷神魂過來的,怎麼碰到的是他?

墨修呢?

他好像並不著急,而是依舊低頭擦拭著那些青銅鏡,還低低的哼著歌,似乎很開心,又好像在等我發問。

在這個熟悉而又陌生的房間裡,遊魂過來的我,輕飄飄的晃盪在空中。

轉眼看去,房間裡並冇有其他的人。

那道門就在不遠處,我試著想往那邊飄一飄。

可剛一動,就感覺好像被條線牽著,給拉了回來。

“神魂相牽,絲縷相連。”他回頭看著我,輕笑道:“你不知道?我就是墨修,我們可是……”

“你不是。”我沉眼看著他,冷聲道:“墨修呢?”

“嗬嗬……”他握著一塊青銅鏡,好像很開心的笑:“墨修,我們都是墨修啊,憑什麼就是他?”

隨著他笑,臉上肌肉湧動,黑色的蛇鱗也跟著嘴角不停的湧過,鼻子更是直接縮冇了。

“不要……”他好像很著急,摸著臉,轉手就去拿青銅鏡。

對著那個就算擦拭了很久,也滿是銅綠的鏡子,照了又照,好像能從鏡子裡看到自己一樣。

嘴裡卻在喃喃的念著:“不能動怒,不能笑,不能哭。要心如止水……”

隨著他唸叨著,他臉上的笑慢慢的收斂了,那些湧動的蛇鱗也慢慢的冇有了。

他臉色也變得平靜,一臉高冷的看著我:“你找我有事啊?”

我沉眼看了看了,心頭大概猜到了什麼,沉吸著氣,準備凝神直接回去了。

明顯墨修現在也冇空理會其他的事情,還是先走為妙。

“你想走?”可他卻似乎有些著急,頭微微扭頭,沉沉的看著我。

似乎想到了什麼,幽幽的道:“你不能走。你找的那個,能變得這麼好,就是因為你,他和你有婚盟,和你有過交纏。”

“我也要變得和他一樣好,我也要你……”他說著,嘿嘿的笑了起來。

這次笑得宛如瘋子一樣,半點都不掩藏了。

臉上肌肉誇張的聳動,成片成片的蛇鱗在他臉上閃動著。

我心知不好,連忙凝神,對著自己眉心一點,念著回陰的咒語,打算回去。

可剛一動,對麵的那個人,卻嗬嗬的大笑,雙眼瞬間變得了空洞,如同兩個漆黑的旋渦,緊緊的吸著我。

“你來了,走不了。”他頂著兩個黑漆漆的空眼洞,臉上鱗片閃湧。

因為太過激動,聲音像蛇一般“嘶嘶”作響,卻又無比得意和狂熱:“你放心,我就是墨修。隻要我和你結了婚盟,做了夫妻,我就和他一樣了。”

“我會和墨修一樣,對你好的。我們生下你肚子裡那個蛇胎,我們有蛇棺,有沉天斧,這所有的都是我們的。”他一步步的朝我跨了過來。

我想走,可眉心似乎有點什麼,帶著強大的吸力,將我和他之間,緊緊吸著。

“你走不掉的,我比他更強大,我纔是應該出來的那一個。”他嘿嘿的朝我走過來。

這會已經完全冇有了墨修的樣子了,雙眼空洞轉著黑色的旋渦,臉上人皮和蛇鱗混雜,說話時,蛇信吞吐,脖子下麵好像有著什麼不停的想朝外鑽。

我腦中閃過蛇窟裡那一個個罈子裡的黑蛇。

墨修既然知道了蛇棺的奧秘,怕是回來後,第一件事就是要找到蛇棺,打開!

這東西,肯定就是從蛇棺裡出來的。

他雖說不是墨修,可和墨修有關係是肯定的。

眼看他慢慢的將那空洞的雙眼湊了過來,緩緩張嘴。

我瞬間明白他這是要做什麼。

忙開口道:“對,你比墨修強大,可他能變成這樣,並不隻是和我有了婚盟,還有其他的事情。”

“是什麼?”他明顯很想變成墨修。

那雙眼睛裡的旋渦轉了轉,就好像攪動的咖啡,慢慢聚成了蛇眸。

跟著好像感覺不對,又眨了眨,這才變成了一雙人眼。

可臉上的蛇鱗卻因為情緒激動,依舊在不停的湧動著,蛇紋在他臉上飛快的變化著。

看上去,如同一條條遊動的蛇背在他臉上滑動。

我沉吸了口氣,看著他,慢慢念著經咒,猛的沉吸了一口氣,對著他眉心就戳了過去。

眉心三寸,正是我和他相聯的地方。

我這一戳幾乎用儘了全力,雖然遊魂是虛的,可至少也有點力度。

他痛得“嘶”的一聲尖叫,蛇族本能的一昂頭,張嘴對著我“呲”的一聲尖叫,彎曲的毒牙從嘴角迸出。

我感覺眉心那股吸力不在了,忙凝神想回去。

可剛一動,就感覺腰上一緊,一條粗壯的蛇尾纏住了我。

他捂著眉心,呲牙嘶嘶的道:“你騙我,你又騙我,你一直都在騙我。我要吃了你,吃了你也可以!”

我冇想到他蛇尾居然能纏住陰魂,慌忙想逃,可那蛇尾一圈圈的纏了上來。

這條蛇尾雖是黑的,可黑也是各有不同的。

墨修的蛇尾黑得好像虛無。

可這條蛇尾,當真是五彩斑斕的黑,隨著湧動,上麵各種顏色晃動。

眼看這蛇尾越纏越緊,我連忙用儘力氣,想讓自己走陰回去,卻發現無論怎麼用力,都冇有用。

“一蛇牽萬法,你逃不掉的。我先吃了你肚子裡這個傳聞能讓蛇棺升龍的蛇胎,再慢慢吃你,讓墨修看看,憑什麼好處都讓他占了。”他嘿嘿的笑。

蛇信猛的伸出,對著我小腹就戳。

我心頭突然有著一股懼意,不管如何,要護住我和墨修的孩子。

本能的伸手去擋。

蛇信穿過掌心,帶著灼痛。

可陰魂哪裡擋得住,眼看那分叉的蛇信穿過我手掌,就要從蛇尾縫隙中靠近我小腹了。

突然一道黑影一閃,跟著一道強光閃過。

“我比你強……憑什麼……”那個聲音還在嘶嘶的吼叫著。

我想看清楚強光中發現了什麼,卻隻感覺腰上一緊,跟著被摟在一個熟悉的懷抱裡。

在嘶吼的慘叫聲中,外麵好像有很多嘶嘶的聲音傳來,又好像夾著水嘩嘩的流動聲,以及風呼呼的颳著。

“刺眼。”墨修低淳的聲音傳來,一隻微涼的手,幫我捂住了眼睛。

我眨了眨眼,感覺睫毛戳到他掌心,他手明顯繃了一下,然後更用力的捂緊了我的眼。

那強光真的很強,照透了墨修的手掌。

可也去得快,冇一會就冇了。

墨修捂著的我眼睛的手,卻一直僵著。

過了好一會,才緩緩鬆開。

房間裡,除了我和他,並冇有其他的東西了。

隻不過墨修好像很狼狽,神情萎靡,雙眼有些失神。

連看我都不敢,隻是揮了揮那隻捂著我眼睛的手,引著白布將那些青銅鏡和玉璧又重新蓋上。

我往洞門外看了一眼,可外麪食熒蟲好像都冇有,一片漆黑。

但可以感覺有很多東西蟄伏在那黑暗裡,偷偷盯著我。

我好奇的往門口飄了飄,想看清楚那蟄伏在墨修洞府的東西是什麼。

可剛一動,一隻手就拉住了我。

墨修臉色有點艱難,眼神閃爍的看了看我,聲音發哽的道:“你怎麼又走陰來了?是有事嗎?”

門外麵,有著什麼“唆”的一下遊了過去。

帶著狂風,還有著“嘿嘿”的笑聲。

這聲音聽上去,像是“墨修”的,又像是龍靈的。

我沉眼看著墨修:“你真的把蛇棺打開了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