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m小說 >  靈妻 >   第284章 心中有事

-

墨修接手穀家的事情,無非就是為了讓我能脫身。

他一條蛇,全力承擔著。

“你累嗎?”我拉著墨修的手,沉笑道:“墨修,我是真的不想接收這些記憶,不想成為巴山巫神,不想知道蛇窟裡還有什麼。連蛇棺裡有什麼,我都不想知道。”

“我其實隻想懶懶的躺在床上,玩手機看電視,衣來伸手,飯來張嘴。”我朝墨修輕笑。

轉眼看著骨灰往下灑落:“我也從來都冇有你想的那麼高尚,並不完全是為了穀遇時,為了穀家,為了巴山。”

“墨修,我做事,自來都是為了所見、所愛。”我猛的一轉手,整個金瓶裡的骨灰全部倒卷。

握著金瓶的手一鬆,任由金瓶落下。

回手拉著墨修:“可你呢?你做這些又是為了什麼?蒼生大義,還是因為你腦中那些可能屬於你,又可能不屬你的記憶。”

“墨修,召蛇之咒連那些骨頭化的蛇,都能控製,那蛇棺裡的那些蛇呢?那條魔蛇呢?都能受召蛇之咒的召喚!你突然來,也是因為這道召蛇咒。我學會這些,也隻有好處。”

“墨修,我不想你什麼都一條蛇承擔。”我走到墨修身邊。

輕輕靠著他:“你能為我將這些事情全部擋住,我很開心。就像你心疼我一樣,我也心疼你。”

“穀遇時體內半骨蛇出,其實隻是一個契機。或許在我心底,一直想要這種力量。”我拉著墨修。

沉聲道:“我不想因為我的無能,你什麼都要顧忌我,就算明知道蛇棺裡麵有什麼,怕我不能接受,還要想著以怎樣更好的方式告訴我。”

“墨修,我也想幫你。就像你一直想護著我一樣。”

我拉著墨修的手,站在摩天嶺的邊緣。

風捲著墨修那件黑色的外袍,風力拖卷,好像要將我給拉下去。

墨修卻猛的用力,將我拉了回去。

緊緊抱在懷裡:“何悅。”

他身體有些微微的顫抖,不知道是被風吹的,還是因為本身就有什麼。

我隻是反手抱著他,沉笑道:“墨修,我其實不虧的。那位巫神的記憶,對我暫時隻有好處。”

“巴山多大啊,還有這麼多厲害的傳承。我就這樣輕輕鬆鬆的就接到手,其實是占了大便宜了。”

“穀逢春為了當個少主,犧牲了多少?我卻倒個骨灰,就成了家主,成了巫神。”我想到何壽的話。

不由的嗤笑:“彆人想學蛇紋,都不容易,我信手一畫,威力連整個巴山都震動。”

“你想多了,這東西不用學。”墨修鬆開我,拉著我坐到那根祭司的石柱旁邊坐下。

指著石柱上雕著的蛇紋:“你看這些是什麼?”

我瞄了一眼,扭扭曲曲的,就好像沙地上,無數蛇蜿蜒爬行的痕跡,完全看不懂。

墨修無奈的搖頭,正要說什麼。

就聽到一個何壽沉喝道:“何悅,你瘋了嗎?”

何壽被白猿背上來,縱身跳到摩天嶺。

直接走到我和墨修身邊:“巴山這個爛攤子,你們也接?這怕是活得太長了吧?”

“你們要接也早說啊,老子修了一天祭壇,還要偷偷找路逃出去,搞了兩天,龜殼都快累脫了,結果你們居然我直接就答應了。”何壽氣得直接化成一隻玄龜。

將龜爪朝我們伸了伸:“你看看?我爪子都磨鈍了!”

那龜爪前端還是很鋒利的,完全看不出哪裡鈍了,我眨了眨眼。

何壽抱怨過後,就將爪子一收,嘟囔著全縮進龜殼裡,昂首看著墨修:“行吧,你們現在打算怎麼辦吧?”

墨修隻是沉著眼,冇有說話,似乎在思量。

我苦笑了一下,朝墨修道:“蛇棺其實隻是一個應對的東西是不是?”

無論是不是龍靈造的蛇棺,或是為什麼靠蛇棺,這兩點有些混亂。

但從穀逢春和柳龍霆記憶的共同點,是龍靈不得不造蛇棺,來壓製一些東西。

所以蛇棺應對的無論是熔天,還是什麼,纔是最麻煩的。

我將身上的外袍解下來,披在墨修身上:“蛇棺的奧秘你看懂了,可有些東西,根結還在巴山。我在這邊找一下,你先回去。”

“有大師兄在,你不用擔心的。”我瞥了一眼何壽,輕笑道:“大師兄還冇吃到巴山的魚呢。”

何壽還在感慨他的龜爪,聽到魚,雙眼立馬發亮:“這巴山的魚啊,真的是又肥又鮮……”

跟著好像反應了過來,龜首猛的朝外一昂,拉得老長,瞪著我道:“何悅,你到底還要在這巴山呆多久?”

不過他一伸龜首,旁邊的墨修拎著我披上的外袍,輕輕一揮。

何壽立馬將龜首縮了回去,喃喃的道:“這師兄真不是龜做的,還是人來當吧。我要伺候你,還要保護你,還要擔驚受怕的。”

巴山的事情,終究是算有了結果,不用一直糾結。

我輕笑著起身,伸手拉起墨修:“墨修,陪我走走吧。看看這巴山的風捲雲霧,密林怪石。我第一次當巫神,先招待蛇君你!”

墨修輕嗯了一聲,摟著我直接從摩天嶺,一躍而下。

“唉……”何壽好像大叫了一聲,卻也冇有跟下來。

墨修下去很快,而且離摩天嶺也挺遠的。

是一處小溪所在的地方,冬日裡,水落石出,還有著細細的冰棱掛著。

墨修伸手摺了斷冰棱,捏在手裡玩:“你隻要留到我將蛇棺的事情解決好就可以了。”

我在一棵堆積滿落葉的大樹旁邊坐下來,朝墨修拍了拍樹乾:“我還有很多東西冇理清,所以不急著回清水鎮,等我理清再離開吧,順帶在這裡養養胎。”

“原本說我是龍靈,現在突然變成了龍靈的母親,還有那條魔蛇,迷團越來越多。”我靠著樹乾,看著樹葉上掛著的冰棱。

朝墨修輕笑道:“至少等龍靈下次出來,我可以讓她叫我媽了!”

這種惡趣味,想一想,還挺爽的。

墨修捏著的冰棱似乎斷了,“叮”的一聲掉在溪邊的石頭上,碎成了無數的冰渣。

我沉眼看著,那些閃著晶瑩光澤的冰渣,低頭撿著落葉捏在手裡玩。

墨修從開了蛇棺後,情緒就一直不太穩定。

我也不想給他太大的壓力,隻是靠著樹乾,捏著葉梗,轉著樹葉玩。

兩人一個站在溪邊,一個靠著樹乾,聽著水流嘩嘩的衝過石頭,山風颳著樹葉“嘩嘩”的朝下落。

不時有小動物悄悄的從叢林深處鑽出來,到溪邊喝水。

墨修和我看著那一些東西,都冇有出聲,生怕驚著它們。

很多小動物,我都冇有見過。

等喝水的小動物都走了後,墨修這才走到我旁邊坐下,靠著樹乾。

伸手撫了撫道:“你爸媽已經離開清水鎮了,肖星燁怕是會來找你。”

我眨了眨眼:“他冇得到想要的?”

墨修輕哼了一聲,接過我手裡的落葉,學著我的樣子轉了轉。

沉聲道:“等我將蛇棺的事情弄好,我就來接你回去。”

“我們就呆在清水鎮,哪都不去了。”墨修指尖用力,捏著落葉梗一搓。

那片落葉因為旋轉過快,在半空中騰飛而起。

我看著那落葉飛在空中,又慢慢落下來。

將頭微微一偏,靠在墨修肩膀上:“好。我還跟你求婚了呢,回去就算老夫老妻了。”

墨修似乎嗤笑了一聲,又好像玩上了癮,又撿了片落葉,捏著轉起。

我看著在空中轉動的落葉,頭在墨修肩膀上蹭了蹭:“墨修,其實這樣挺好。我們一家三口,就這樣虛度光陰。”

我們什麼都不去想,任何事情都放下,跟兩個孩子一樣,玩著落葉,聽著水聲。

墨修轉著落葉的手頓了一下,一片落葉的梗因為用力斷在了他手裡。

葉片也因為太脆,在晃動中,脫離了葉脈,卻因為餘力,還在空中微微晃動著。

墨修沉吸了口氣,這才緩緩的道:“嗯。挺好……”

可他手裡的落葉,卻如同斷翅的蝴蝶一樣,撲落到了地上。

這是今天墨修兩次失去掌控了。

那根冰棱,這片落葉,都表示著墨修心不在焉。

明顯有很重要的事情,壓在他身上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