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m小說 >  靈妻 >   第285章 這是吃醋

-

我不知道墨修是除了蛇棺,還有什麼特彆操心的事情。

還是自己說了什麼話,讓他失神脫控。

但墨修不說,我也隻能假裝不知道。

兩人就這樣靠著樹乾,相依相偎什麼都不做。

過了許久,墨修才朝我道:“蛇紋並不是用來學的。”

他主動提及蛇紋,我瞬間就坐正了,轉眼看著他:“那怎麼纔會畫那種蛇紋演變而來的符?”

“所畫的蛇紋符,不過皮毛。”墨修伸手撫著樹乾,朝我沉聲道:“比如這樹皮,你一眼看著,就知道這是樹乾。”

“無論是不是玄門中人,是人、是蛇、是其他,見到這樹皮,就知道這是什麼。不會有任何歧義,不會有半點偏差。”墨修拉著我的手,輕輕撫過粗糙的樹皮。

沉聲道:“巴山古蜀,因為與世隔絕,所以是唯一還能查探到神蹟存在的地方。”

“上次何壽不是談到什麼三星堆嗎?”墨修鬆開我的手。

塞了片葉子在我手裡:“我回去後看了一下,想著怎麼跟你講。”

“那三星堆出土的東西,多數與古蜀國有關,可能是祭祀,或是什麼特意放在那裡的。”

“可所有的東西,並不像外麵那些傳承的,有文字,都是符號圖紋。”墨修從懷裡掏出一部智慧機遞給我:“我下載了圖片,你看一眼。”

我握著那部智慧機,又瞥了瞥墨修:“什麼時候學會用手機了。”

不過轉念一想,他和龍靈還靠著棺材打過遊戲呢!

“一直都會啊,隻是不需要用。但有些言語表達不太清楚,怕你聽不懂,特意給你下了圖片。”墨修有些啼笑皆非。

將手機打開,把裡麵的圖片調出來給我,很慎重的道:“你看看這些圖案,外人看不懂,可有些東西,你一眼就能看懂。”

我瞄了幾眼,縱目豎耳的麵具,青銅樹,射魚圖……

還有很多東西,上麵都有著一條條扭曲的線。

看上去雜亂無章,可我一眼就看出,這就是蛇紋。

不由轉眼看著墨修:“你想說明什麼?”

墨修點了點我手裡的葉子:“人神共治時期,是不需要文字的,也不是冇有文字。”

“你能一符之力,作用整個巴山,並不是因為你學得快。而是你本身就接收到了這些東西……”墨修輕輕抬手,指尖在我眉心一點。

我隻感覺一點清涼的東西,順著眉心往腦袋蔓延。

跟著腦中閃過的,卻是蛇窟那些石壁上湧動的蛇紋,原本一條條好像天書,可這會我似乎能看出一些東西。

好像變成了一些蛇,它們在努力的拉動著什麼,有一個黑色的洞,一條蛇進去,卻又變成了許多蛇遊了出來。

我還要細看,墨修卻已經將手指收了回來。

沉眼看著我道:“是不是比你用手機拍的視頻,或是親眼看到的,要清晰明瞭很多。”

“你想表達什麼?”我有點明白,又有點不太明白。

墨修卻沉眼道:“人神共治,主導者是神。根本不需要文字,而是直接用精神交流。不像你們現在的語言,多且繁複,有的還有歧義。”

“玄門很多學習修法,或是你們人類學習科技,其實並不是那個東西難,而是概念,和那種……那種……”墨修好像卡住了。

我握著手機,看著遠處的流水:“世界觀難接收。”

“對。”墨修轉眼看著我,輕聲道:“就像你不入巴山,你就不知道巴山的廣袤。”

“你能這麼快畫出那道避水符,也是因為蛇窟裡那石壁上的蛇紋,你見過,雖不明白,但至少見過更高等的術法,那道避水符對你而言,根本不是問題。”

“你並不是腦中有什麼奇奇怪怪的畫麵、情緒,根本不是記憶,而是……”墨修複又伸手點了點眉心:“你看過蛇窟石壁上殘留的資訊。”

我努力接收墨修的世界觀,卻依舊有點混亂。

雙眼茫然的看著墨修,腦袋裡的霧水越聚越多。

墨修卻搖頭苦笑:“神教化萬民,不需要言語,更不需要文字。直接就是讓民眾觀神之所見,感神之所想,知神之所思,行神之所行。”

“就像你玄冥遊魂時一樣,所見、所想、所感都不是你的。”墨修收回手指,沉眼看著我:“你明白嗎?”

這太深奧了,我一時接受不了。

“你一時很難接受,其實很正常。”墨修輕呼了口氣,自嘲的笑了笑:“我也是這兩天纔想明白的。”

“就像這螞蟻。”墨修用葉子從樹葉堆裡挑了一隻螞蟻,送到我麵前:“它們冇有語言,也冇有文字。可它們之間無論循跡,還是分工,或是交流,都靠的是特殊的氣味。”

“神也一樣。”墨修將螞蟻送到樹葉堆中。

沉眼看著我:“何悅,你明白我所說的嗎?”

我盯著那隻螞蟻,似乎有點明白墨修的意思。

大概就是說,上古大神教化的民眾,包括了人啊,鳥獸之類的。

所以用的是通用的一套資訊體係,更像是什麼資訊導入,代入情感,直觀而且通用。

我畫出那道厲害的避水符,是因為我接收了更厲害的資訊,所以破解了避水符中的奧秘。

有點明白的朝墨修點頭,認真且嚴肅的道:“我大概明白了,我留在巴山,會按著這個方向好好努力學習的。”

墨修似乎哽了一下,輕呼了口氣,手指在那樹乾上摳了又摳。

硬是摳掉了幾塊老皮,還往樹乾裡摳。

“是我冇理會對?”我見他這樣子,好像有點抓狂。

墨修告訴我怎麼解蛇紋,不就是讓我更好的學習巴山這些巫術嗎?

“何悅。”墨修將手裡的樹皮捏碎,灑在樹葉裡。

那張俊朗,嚴肅時宛如天神,妖孽時卻又如同魔神的臉,在無奈和自嘲中不停的變化。

最後似乎想通了什麼,低頭看了我一眼。

複又坐了下來,緊緊拉著我的手。

然後一臉認真的道:“我的意思是,你那些混亂的記憶,或許是因為更改過。”

“但你看到的龍靈母親和魔蛇的那些情感也好,或是他們親昵的相處,或是其他更不能看的東西也罷,都隻不過是你從蛇紋、符號、或是其他術法資訊殘留下來的,然後在某些時候打開,占據了你的腦袋。”墨修沉眼看著我。

一字一句的道:“你或許和我一樣,‘墨修’、‘龍靈’可能隻是一個代號,我們所有的記憶,都是那些符號導入的,但那些事情,並不是我們所經曆的。”

“你要一直堅信,你就是你。是問心何悅,明白?”墨修眼裡有著發急。

眼眸跳動,鎖魂環好像變成了一條蛇,慢慢轉動,牽動著裡麵的瞳孔似乎成了蛇頭,慢慢昂起。

我沉眼看著墨修的眼,從那慢慢湧動的蛇頭中,看到了無數閃動的畫麵,同時還有著一股說不清,道不明的焦心。

卻又似乎有著什麼驕傲,將這種焦心,壓下去。

強行讓自己不能言語!

可跟著就又閃過,蛇窟裡那張和墨修一模一樣,卻無比憨厚的臉。

以及那雙心如死灰的血蛇眸……

我對上那雙血蛇眸,心頭瞬間發著痛。

墨修卻立馬閉上了眼,將頭扭到一邊,冷嗬笑道:“你看,你還是分不清。”

我聽他話裡的意思,似乎是要分清什麼。

而且剛纔他明顯用了他說的神交。

墨修又不說話了,在一邊沉沉的摳著樹皮,一下又一下。

可憐那棵老樹,皮都快被摳冇了。

我看著簌簌落下的樹皮,再看墨修緊繃的下頜,還有那破了的樹葉。

他這樣子,似乎有點抓狂,卻又說不清楚。

沉思了好一會,我看著那兩片被墨修轉得甩脫的落葉。

想著墨修說什麼,要分清,所見、所思、所感都是導入的。

還有那蛇窟裡那張魔蛇變成墨修的臉。

心頭如同電擊,瞬間想明白了。

轉眼看著還要摳樹皮的墨修,有些好笑的道:“你不讓我接任穀家家主,剛纔捏碎冰棱,又弄斷樹葉,心事重重的,就是因為怕我將自己和龍靈母親弄混,然後將那份感情代入進去,對魔蛇有了異樣的情感?”

墨修這是在吃醋,卻又不知道怎麼表達?

所以他這抓狂,又是沉默,又是深奧而且糾結的講了這麼多,就是吃醋?

我不由的失笑,看著墨修:“你是怕我愛上那條魔蛇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