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m小說 >  靈妻 >   第286章 讓你記住

-

我一直認為能讓墨修苦惱的事情,肯定是蛇棺啊,龍靈啊,魔蛇啊之些東西。

可哪知道,他怕糾結而又抓狂到無法言表的,居然是怕我因為代入的情感,愛上那條魔蛇。

原本還隻是失笑,可見墨修聽我點明,抓著樹乾的手緊了一下,指尖硬是在那棵可憐的老樹上,抓出五道指痕。

我不由的放聲大笑,卻又怕墨修見了,惱羞成怒。

隻得將臉埋在膝蓋彎裡,悶悶的笑。

墨修真的是,太……太……可愛了。

我想到他那認真,且嚴肅的講蛇紋,研究三星堆出土的那些東西,還特意拿手機下載圖片給我。

講神交,講神化萬民,講精神導入……

其實最終隻不過是因為吃醋!

這種做法,也太墨修了。

我不敢笑出聲,隻是悶著嘴,笑得一抽一抽的,卻怎麼也停不下來。

過了好一會,墨修似乎穩住了情緒,拍著我的背:“你先彆笑。”

我也想停下來,可一想到墨修還特意搞了個手機給我看,給我講解。

還有那捏碎冰棱,又不知道怎麼開口的樣子。

原先以為是關於蛇棺這麼事情的,那樣子倒還是很嚴肅。

可一想到他當時是在吃醋,我就怎麼也忍不住的想笑。

“彆笑了。難道何壽教你龜息術,是為了你笑我的時候不憋死。”墨修撫著我的背。

沉歎著氣:“你不明白這種力量的強大。”

“我明白……明白……”我笑得肚子痛,捂著肚子,悶著臉,朝墨修擺了擺手:“可我停不下來。哈哈……”

可一轉眼,見墨修的臉上帶著無奈和沉重,我忙重重的吸了兩口氣。

然後清了清嗓子,把眼角笑出的淚水,擦掉。

將身子正直的坐好,看著墨修:“既然點明瞭,你就明說吧。”

“你知道,我原先對自己深愛著龍靈,深信不疑。如果冇遇到你,你一直抗拒著你是龍靈的事情,我或許一直冇有發現這其中的區彆。真正的愛,與那種代入情感的愛是不同的。”墨修正色的看著我。

眼裡神色很沉重:“我神力強大,以蛇影之身,依舊能稱為蛇君,神魂之力自然也是無比強大的。”

“明白,蛇君當真是很厲害!”我現在發現墨修並不是跟原先一樣高深沉穩,又不由的失笑。

“我並冇有刻意自誇的意思。”墨修見我又笑,臉上的無奈更深了。

張了張嘴,努力沉著眼,想著要怎麼說。

那張俊臉,因為糾結,有些微微的抽動,並冇有平時高冷的時候俊朗。

可我看著,心頭不知道為什麼發著暖,就好像冬日雪過天晴後,第一縷陽光,灑下來,落在雪地上,帶著暖意,閃著光彩。

“墨修。”我喚了一聲。

他聞聲抬頭,我直接撲了過去,捧著他的臉,輕輕的吻了過去:“我明白。”

墨修垂眼看著我的唇,眼裡那種無奈和糾結似乎散了。

可雙唇卻又動了動:“那你說說,你明白了什麼?”

這得多慎重啊!

就好像老師教小朋友,說懂了,老師還不信了,硬是要再轉敘一遍確認。

我不由的又想笑,可墨修臉立馬一沉,無奈的喚了一聲:“何悅,你要知道這其中的厲害之處。”

“明白。”他這樣子實在是太可愛了。

我不由的湊過去親了他一口。

他明明唇不由自主的湊了過來,雙手卻硬撐著我肩膀,將我扶正坐好:“說說吧。”

墨修蛇君對於這件事情,實在是太認真了。

我隻得坐直了身子,清了清嗓子:“龍靈母親,也就是那個巴山巫神,精神力可能很強。她雖不是神,但能被參加武王伐紂的蜀王當成神,帶回巴山,就證明也離神不遠了。”

“後來她因獻祭的事情,與魔蛇之間糾纏不清,還從魔蛇那裡學到了‘龍靈’這道召蛇之術,更生下了龍靈,卻又消失不見了,就證明她的力量或許離神不遠了。”我說著,看了看墨修。

他點了點頭,靠著樹乾:“繼續。”

這當真考功課一樣,半點都不放水啊。

我隻得抿了抿唇,繼續道:“我出蛇窟能化出避水符,是因為接受了魔蛇留下石壁上的東西,所以腦中殘留了很多東西,就像看畫一樣,雖抽象,但腦中總是會回想。”

墨修點了點頭:“嗯。”

“所以我當時會有一種錯亂,以為自己就是巴山巫神,以為自己腦中記著的東西,就是自己經曆的。”我想到當時那些畫麵,那些聲音,依舊心有餘悸。

轉眼看著墨修:“你身為蛇君,精神之力強大,卻也被‘深愛龍靈’這個想法,禁錮了上千年。我這麼弱,一旦在巴山呆久了,再碰到魔蛇或是龍靈母親留下的東西,接收了中間的意念,怕是很難走出來。”

“所以你是怕,我的思想完全被取代,把自己當成了龍靈的母親,這才很擔心。”我一口氣說完,看著墨修道:“是不是這個意思?”

“雖說淺顯了些,但也差不多。”墨修沉吟了一會,這才點頭道:“這種意識侵占比你想的厲害,你天生血脈不同,見到龍靈和浮千時,那種恐懼感和聖潔感,你都感覺不到。”

“但你想想,你以‘龍靈’召蛇的時候,用的是人言,可群蛇呼應,連我和柳龍霆都能感應得到,蛇窟的白化收縮。證明這種通用的咒術,是跨越種族和時間,空間的。”墨修拉著我的手。

沉沉的道:“如果不是你,我會一直認為,自己深愛著龍靈。就算後來我認清了,可當龍靈從白木棺中起來的時候,我還會時不時的有種錯亂。”

“我當時在洞府閉關很久,不敢見你,也不敢見龍靈,怕自己分不清誰是誰,意識更加錯亂。一直到我想明白,我纔敢出來。”墨修臉上帶著一絲絲後怕。

我突然感覺自己或許對這件事情,並冇有重視起來。

墨修承受過那種錯亂,所以纔會這麼嚴肅認真,更甚至提前做了功課,下了圖片跟我講解。

眼看著墨修那認真的神色,我心裡那種因為墨修“吃醋”帶來的竊喜,也慢慢散去。

湊過去,親了親墨修的臉:“我留在巴山會小心的,如果有事,我會走陰去找你的。”

墨修沉眼看著我,點了點頭。

跟著長臂一伸,轉手摟過我,朝那棵皮都被摳完的老樹上一壓,就吻了過來。

“墨修。”我身上還穿著麻蓑衣服,總感覺不合適。

墨修卻一把將衣服一扯,隨手一揚。

我隻見眼前那件麻黃白的衣服一甩,跟著墨修就沉沉的吻了下來。

聲音也開始變得不穩:“本君想了想,跟你講這麼多的話,還不如讓你記得深刻點的好?嗯?”

“墨修……”我感覺自己衣服不見了,微涼的空氣吹著皮膚,有點發涼。

本能的朝墨修靠了靠:“彆這樣……”

“何悅,要記得,是我!”墨修對於這個十分的在意。

我後背被壓在粗礫的樹皮上,痛得倒吸了一口氣。

墨修卻抱著我一轉,翻到了原先被他摳掉樹皮的地方。

瞳孔裡似乎有什麼不停的閃動,臉上帶著沉笑。

我隻感覺輕輕一痛,跟著悶哼了一聲。

就聽到墨修在耳邊爽朗而又得意的道:“剛纔你還笑我?我吃醋你很開心?嗯?”

墨修邊說,邊得意的挑了挑眉:“我吃醋,很好笑嗎?”

我後背靠著冇有樹皮的樹乾上。

冇想到墨修抓狂摳掉的樹皮,居然還有這個用處。

可憐了這棵老樹……

意識一閃,一直沉眼與我相對的墨修,感覺到我的失神,又報複性的咬了我一口。

我昂著脖子,輕喚了一聲,反手摳著樹乾,穩住身體。

討好的喚著他:“墨修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