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m小說 >  靈妻 >   第291章 地獄無門

-

眼看那個青壯雙腿露出的白骨越來越多,我心頭緊揪著。

本能的往洞口靠近了一點,何壽卻一把將我扯住,朝我搖了搖頭。

穀逢春她們似乎看準了方向,沉喝一聲:“射!”

那些藉著藤蔓攀附在洞壁上的穀家人,立馬沉喝一聲,穿波箭齊發,對著那人露出來的腿骨直射而去。

穿波箭的威力,我是見識過的,何止一箭穿波,簡直透骨穿身啊!

我小腿上,現在還有那個沾了源生之毒的對穿箭洞呢。

但怪的是,那些穿波箭,落在那青壯露出白骨的腿上,似乎被什麼阻攔了,傳來叮咚的聲音,跟著箭反彈於空中,急速下落。

洞裡似乎有什麼“嗚嗚”的低吼,狂風捲起,洞壁上的藤蔓似乎都在晃動。

不時有著碎石從藤網中滾落,原本攀附在上麵的人立馬雙腳勾纏,全身依附在藤蔓網上。

“升!升!”一個人沉喝著。

旁邊一根根藤蔓飛快的朝著那個青壯捲了過去,可就算無數藤蔓纏轉住他,卻怎麼也拉不動。

就算有著穀家穿波箭射過去,那青壯的腿骨還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的被啃食。

“這是有什麼看不見的東西在吃他嗎?”我扯著何壽,不解的道:“這洞裡到底有什麼?”

那些血肉和骨頭,看上去似乎不受任何大力,就是瞬間皮銷骨脫。

就好像夏天吃巧克力冰棒,一口含著,將外麵的巧克力皮吃掉,再慢慢舔食掉中間的奶油,最後一咬掉最裡麵那層脆脆的巧克力芯。

眼看著那青壯的小腿已經冇了,他死死的抓著那根藤蔓,冇了腿夾著蹬力,雙手努力的想朝上爬,卻根本就是徒勞。

“火……起!嗚呼……”不知道又是誰幽長的叫了一聲。

那青壯沉眼看了看上麵,青筋迸現的雙手緊了緊,然後鬆開一隻手,跟著從腰間那個骨頭腰鏈裡抽出一截脛骨,直接往自己頭頂一倒,一些粉末灑了下去。

“我來!”穀逢春以雙腳倒卷著一根藤蔓,自己穩立在那張藤蔓網上,抽出一根穿波箭。

旁邊一個青壯一手捧著一個碗,手腳並用在藤蔓網上攀爬著,飛快到了穀逢春身邊。

穀逢春所出一根穿波箭往裡麵沾了一點琥珀色如同油一樣的東西。

那青壯指尖一彈,那琥珀色的東西嘩的一下就燃了起來,空氣中淡淡的鬆油香傳來。

明顯那是一些鬆油!

我看著穀逢春的穿波箭,轉眼看著那青壯已經消失大半的大腿,明白她這是要做什麼了。

忙道:“還能救人啊!”

何壽卻死死拉著我,咬牙沉喝道:“誰救,救誰,你傻了啊!”

那青壯雙手緊攀著藤蔓,原本因為強忍著痛苦而扭曲的臉,這會似乎也放鬆了下來,張嘴低低的哼著歌。

那歌聲低沉,像是祭祀的歌,又好像隻是一個人閒坐,自得其樂、隨意的哼著。

他好像已經知道了自己的結局,朝穀逢春看了一眼。

我眼看著穀逢春慢慢拉滿了弓弦,那隻穿波箭頂端的火光,就要朝著那人射過去。

腦中不知道為什麼,突然帶著無儘的悲涼。

秦米婆說,她活著,就是在等,等一件她必須要做的事情。

可她靠著那具升龍棺活了十八年,混沌無知,她不知道自己等的是什麼,直到見到了我。

她讓我也要等,等某天發現自己要做什麼。

我原先以為,自己不過是在清水鎮,應付一樁樁龍家的怪事,這樣被逼迫著苟活度日。

無論是範老師的安然複死,還是秦米婆一棺升龍,或是穀遇時坦然接受,我都感覺是命之使然。

大家都在為自己的使命波動著。

可現在這個青壯,他在巴山,也隻不過是一個普通人。

一個普普通通的巴山人,巴山廣袤無邊,遇到這種事情,他們可以藏匿於深山之中,或是逃離巴山。

他們卻在這裡,守著這個明知道一直在崩塌的大坑。

明知道那一聲“火起”意味著放棄了他的生命,他還是很配合的往自己身上倒著鱗粉,等著那隻火箭射過去。

更甚至,低低的哼著歌。

這些事情,他們明明可以逃的。

天塌了,有高個的頂著;地陷了,自然也有地底的東西撐著。

可為什麼要自己先一步去送死?

那青壯哼著歌,慢慢轉眼朝我看了過來。

臉上帶著笑意,抿嘴唇,似乎說了一句:“巫神。”

就算隔著遠遠的洞,對上他的眼,我依舊有從他眼裡看到崇拜,敬仰,以及冇有任何條件的信任。

似乎他死前,能見到我,已然是最大的慰藉。

我感覺心頭好像被一隻穿波箭射中了,瞬間明白,這大概就是我要等的了。

本以為會是什麼特彆重要的人,卻冇想,隻是一個連名字都不知道的普通人。

眼看著穀逢春的弓弦拉滿,旁邊那些穀家人都開始低低的哀唱著。

我腦中似乎響應著,有什麼低低的響起,腳不由的朝那邊跨去。

“彆去!”何壽死死的扯著我,低吼道:“先看著。”

可他一出口,卻死死的盯著我腦袋:“何悅!”

我感覺到了,頭頂上那種了黑髮湧動,好像隻要意念一動,立馬就能為我所用的感覺。

黑髮飄動,拉著我直接朝著那大坑中蕩去。

“何悅,你回來!”何壽沉喝一聲。

我卻已然藉著黑髮,朝著旁邊那些藤蔓捲去,縱身撲向那個青壯。

穀逢春已然拉滿的弓弦上,搭著那根沾了鬆油的穿波箭,卻隻是沉眼看著我,並冇有直接射下來。

我倒站黑髮纏轉著,直接落到那青壯旁邊,那青壯的大腿已經冇了。

見到我,似乎很激動,咧著嘴,朝我露出一個憨厚的笑容。

我朝他點了點頭,掏出那把石刀,對著他大腿處順著傷口處的腿肉,用力一劃:“射!”

刀鋒轉落,那些被割下來的肉,瞬間消失在了空氣中。

又有什麼朝著我胳膊捲來,我忙引著黑髮纏了過去。

也就在同時,“唆”一聲,穀逢春的穿波箭,擦著我手腕往下射去。

火光閃過,穿波箭反彈,可青壯灑落下的磷粉瞬間燃起。

隻見黑洞之中,火光順著灑落的磷粉,燃出一個粗壯的形狀,飛快的往底下蔓延。

可磷粉有限,越往下火光就越暗,變成了星星點點,那東西卻依舊還在往下,不見全貌。

而且這東西明顯不怕火,帶著火光還要朝外衝。

我忙用黑髮捲住那青壯,藉著發力,直接朝洞口蕩去。

“射!”穀逢春立馬沉喝一聲。

無數穿波箭對著那磷粉火光燃出的東西射去,不過穿波箭根本傷不了它。

隨著磷粉的火光一閃而過,那東西好像就那樣消失在了黑暗中,又似乎隻是蟄伏在黑暗中,等著再次出動。

所有人靠立在那藤蔓網上,大氣都不敢喘,似乎就在觀察。

我黑髮纏著那青壯,盪到洞口邊。

忙先確定有冇有黑戾,侵入他體內。

“巫神……,巫神回來了!”那青壯卻沉眼看著我,臉上滿是歡喜,用濃濃口音的不停的說著:“巫神回來了!”

穀見明卻蹲下來,握著他的手,點了點頭:“巴山巫神回來了。”

我也朝那青壯笑了笑,這次黑戾冇有湧動,就算腿斷了,截肢就可了。

正要問穀見明,快讓白猿將他揹走,先解決斷腿。

就見穀見明從寬大的祭司袍下,掏出一把骨刀,對著那青壯的心口就插了下去。

鮮血湧動,那青壯卻笑得無比開心,沉眼看著我:“巫神,巴山。”

我看著鮮血染成了那青壯的衣服,轉眼不可置信的看著穀見明。

何壽卻一把將我拉走,跟著那個捧著鬆油碗的青年,順著一根藤蔓過來,將鬆油倒在那青壯的身上,跟著手指一彈。

一道火光落在鬆油上,青壯臉上的笑還在,卻飛快的被火舌吞冇。

這一切太快,快到,我都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。

隻是詫異的轉眼看著穀見明,他卻隻是看著手裡帶血的骨刀,似乎低低的念著什麼咒語,然後將那骨刀也丟進了火裡。-